郭问天很快就有了决断,就听他说:旗儿受伤之后一直待在府里,从来没出去过,起居饮食都是自家人在侍候着,绝不会有事。但受伤那日却是在叶府上

一句话,把叶家给扔了出来。

其实他完全可以扔出一个郭家的下人出来顶罪,但那就是他郭家的错,自家下人有问题他却赖到皇子头上,天和帝一定不会轻饶了郭家。于是权益之计,只好让叶家人顶一顶。

叶家是民不是官,到时候随便指个下人砍了头也就罢了,只要郭家不大肆追究,皇上也不会再多过问。毕竟官员可以罢免,但老百姓再免也是老百姓,这事有可能就到此为止。

他在赌,赌皇上不会在宫宴之日过多纠缠,也在赌叶家足够聪明,知道配合。

白鹤染听着他这话就想笑,跟毒有关的事瞒不过她的眼睛,郭旗的毒分明中了才不到一日,最多几个时辰而已,怎么可能是叶家做的。

不过这事儿她不想管,郭家跟叶家,狗咬狗,咬死一个算一个,她乐见其成。

天和帝打的正好也是这个主意,只是表面上还是要做出愤怒与痛心疾首的模样,他告诉郭问天:这事儿朕一定替你做主,绝不轻饶了叶家!  郭问天赶紧跪了下来:老臣叩谢皇上,只是他装做为难的样子顿了顿,又道:郭家与叶家到底是有姻亲关系的,这件事如果真是叶家做的,那也算家丑。家丑不可外扬,老臣想给两家都留些脸

面。所以皇上,您看这个事可不可以交给老臣来处理?  天和帝几乎要笑了,家丑不可外扬?那你们郭家闹这一出给谁看呢?连个当小将军的孙子都保不住,这还不是最大的丑吗?还有脸面,也不看看今天你们干的这些事儿,哪一件跟脸面是能挨上边儿的

?脸早就被你们自己给丢尽了。  不过他也不揭穿,只是做出恼怒的样子道:郭旗也是我东秦的小将军,此事也是国事,朕绝不能让臣子妄死。虽然叶家也算是皇亲,但就是因为这样,朕就更不能姑息,不能让人说朕护着自家亲戚,

而不顾功臣一家的死活,这话要是传出去,皇家的脸面简直没地儿放了。  这也是天和帝刚刚兴起的一个念头,他要借着这个事儿再打击打击叶太后。他做为一国之君,虽然也烦死那个老太太了,但也不好拉下脸上亲自找太后的麻烦,所以这次的事就是个好机会。事儿是郭

家和叶家挑起来的,这就不关他的事了,郭家是有大军功在身的,他就是把叶家都给砍了,叶太后也不敢说什么,否则就是跟整个东秦做对,老百姓都不能饶她。  这就是利弊的权衡,当然也不能真把叶家给砍了,叶家肯定会推出新的替罪羊,最小是个奴才,最大也有可能是个不中用的子侄。这个事追不追究全在于他,他完全可以利用这个事跟叶太后做一笔交

易。至于这个交易是什么,他暂时还没想好。不过不急,慢慢来。

郭问天当然明白天和帝这老狐狸打的是什么主意,心里头也是懊恼。但事已至此,他再没有别的办法,只好硬着头皮谢恩,想着赶紧出宫去,把这个事儿跟叶家通个气儿。  天和帝摆摆手,行了,今日宫宴,案子不能可着一天审完。你们家里也有丧事要办,还是先回去吧,把丧事办好才是正经事。不过老皇帝话锋一转,脸又阴了下来。郭爱卿,你痛失爱孙这件事

朕替你难过,可是你赶在宫宴的日子闹进宫来污蔑皇子,这个事儿也不能就这么算了。死因都不查明就敢闹进宫来,皇家在你们郭家人眼里,还真是没脸面。

郭问天心里咯噔一声,知道这事儿郭家要是不表个态是不能善了了。可郭家还能怎么表态呢?兵权都被要走一半了,难不成还能把另一半也要了去?

郭问天有些绷不住了,怒火又蓄势而起,就听他道:今日之事都是老臣的错,可是先前四殿下也废了我郭家子孙的胳膊,老臣是没跟皇上要说法的。  那能算多大个事儿?天和帝大手一挥,那不过就是小小惩戒,都能治好,等两头气都消了让夏阳秋给接上就完了。堂堂皇子连这点权利都没有了?不过现在人都死了,死了就没法接了,你们也太着

急了。

最后这一句话说出口,在场所有人都是一震,就连白鹤染都恍然大悟。  看来跟这位成了精的老皇帝比起来,她还是太懒。之前查出郭旗中毒时她就曾分析过这毒会是谁下的,因为毒很有可能来自大漠,所以她很自然的就想到了刚好符合中毒时间进入京中的罗夜人。罗夜

国君应该跟郭家没仇,不但没仇,十有八九还是有利益关系的。毕竟如果一点牵连都没有,叶太后当初也不会把苏婳宛送到罗夜去。

那既然罗夜人没有下手的理由,便很有可能是苏婳宛在报仇。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不借此机会打击一下对手是不甘心的。之所以选择了郭旗下手,估计也就是趁他病要他命。

这是她原本的想法,可是眼下看来肯定是错了,一来苏婳宛不会这么做,因为这样会牵连到四皇子。二来苏婳宛自保尚且力不从心,哪还有能力派人暗杀郭旗。  天和帝这一句话将她点了个通透,郭旗不是被仇人杀死的,他很有可能是死在郭家自己人手里。毕竟一个废了双臂的人已经没有用了,活着也是郭家的耻辱,不如就豁出来利用一把,死也拉个垫背的

四皇子。

她再往郭家人堆儿里看去,就见一名妇人正悄悄将怨毒的目光投向郭问天。君慕凛附在她耳边小声说:那是郭旗的母亲。

她懂了,天和帝说对了,不但说对了,还成功地给郭家人挖了个坑,种下了离间的种子。  因为郭家弄死郭旗是因为自知郭旗已经废了,可现在天和帝却告诉他们人根本没废,只要皇子公主们气消了,夏阳秋自然会出手把胳膊再给接上。这下郭旗的母亲哪还能受得住,眼下只是怨毒地瞪人

,回到家里还指不定怎么折腾呢!

她不由得暗自感叹,姜果然还是老的辣,天和帝这一手玩儿得太漂亮了。

郭家人走了,因为有大丧在身,不便参加宫宴,当然也没那个心情参加宫宴。

这会儿已经奔着傍晚去了,陆陆续续开始有人进宫。男宾到鸣銮殿这头向皇帝见礼,女眷便到后宫去给皇后问安。

京城里没有秘密,郭家大张旗鼓地闹事哪还能瞒得住,早就在一众权贵圈子里传了开。  但大家都是懂事的人,进宫之后所有人都对这个事绝口不提,一个个乐呵呵地说着汤州府的事,有聪明的人更是夸起白鹤染来。总之就是气氛一派和谐,就像刚刚的事情根本没发生过一样,甚至都没

有人多嘴提起罗夜使臣,毕竟那是四皇子心里的痛,谁愿意触这霉头。

四皇子君慕息心情不好,虽然面上依然一派云淡风轻,但是了解他的人都明白此刻他心里该有多难受。甚至白鹤染留意到他垂在袖子里的手在微微颤抖着,像是在压制巨大的悲伤。

君灵犀主动追过去,毫无顾及地挽住他的手臂,四哥,我陪陪你吧!

四皇子一愣,随即苦笑了一下,我没事,还不用你一个小丫头来安慰。你四哥至于那样不堪一击,区区一个郭家就能将我打倒?  听他这样说,君灵犀心里更难受了。这是避重就轻,不提苏婳宛的事,只提郭家。可越是这样就越说明心里头装着那个事儿,根本放不下。她心里难受,自小是跟着九哥十哥混着长大的,可是每当她

心里不好受的时候都是四哥陪着她一起熬,今天论到四哥心情不好了,她说什么也得帮着四哥把这道坎儿给过去。

君灵犀的手臂收得更紧了些,就差整个人都挂在她四哥胳膊上了。四皇子十分无奈,都是大姑娘了,也不知道注意些,这人来人往的叫人看见多不好,你嫡公主的面子还要不要?

有什么不好的?君灵犀翻了老大一个白眼,你是我亲哥,我是你亲妹,亲兄妹之间关系好怎么了?他们不乐意看就别看,本公主想要怎么过日子还论不着他们来非议。

四皇子苦笑摇头,也不再说什么,只由着小丫头拉着他往前走,也不知道要走到什么地方。反正他也是无事,便干脆也不问,走到哪算哪吧,左右都是皇宫里,还能翻了天去?  另一头,君慕凛正送着白鹤染和白蓁蓁回昭仁宫去,他告诉二人:今日宫宴设在千秋万岁殿,是整个皇宫地势最高的一处宫殿。大殿直接建在山顶上,山还十分陡峭,上来下去的不是很方便。但是同样的,若有人想从千秋万岁殿逃出来,也同样是个大问题。有罗夜人在,今晚八成不会太平,你们一定要小心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