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慕凛找不到任何对罗夜国君贺兰封客气的理由,别说还有一笔苏婳宛的仇,单就冲着对方适才对白鹤染的那番言语,就足够他将其大卸八块。  他告诉对方:虽说来者是客,但客人若是自己不要脸,本王也就不可能有手下留情的觉悟。然而今日宫宴,在宫门口就打打杀杀毕竟不好,故而你算逃过一劫。但本王就纳了闷了,没想到罗夜国君竟

是这等鼠辈小人,偷偷摸摸入我东秦,还打着个王爷的旗号。怎么,是不是国君当够了,想换个王爷来做做?贺兰封,你若是有此想法,本王不介意帮你一把。

罗夜国君眯了眯眼,早听说东秦的十皇子最是难对付,今日遇上果然传闻诚不欺他,在这十皇子面前,真的是半点空子都无处可钻。

他勾勾唇角,十殿下多心了,孤王只是不想惹人耳目,以免给东秦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君慕凛哟了一声,什么麻烦?怕被刺杀啊?贺兰封,你惹不惹人耳目与我东秦何干?你该不会认为如果在我东秦国土上遇刺,我东秦就要对你负责吧?真是笑话!自己出门不带好护卫,又或者带来

的护卫太没用,又与我东秦何干?放心,东秦是不会往自己身上揽责的,所以等回去时把你国君的仪仗打上,大大方方的走,别像个偷鸡贼似的,让人笑话。

贺兰封被他说得脸上阴晴变幻,情绪在隐忍与爆发之间不断徘徊,最终还是选择了前者。

这里是东秦,而他,也不是来打仗的。  十殿下的嘴皮子比传闻中还要好。贺兰封已然笑不出来,冷着脸朝下方看去,却见白鹤染也正仰着头看他。精美的脸蛋上挂着一抹不屑之色,竟是丝毫不将他这位国君放在眼里。这还不止,不止白

鹤染,就连边上那个穿着火红裙子的女子也是一双厉目不加掩饰地瞪过来,目光中透着满满的鄙夷与厌恶。

他有些纳闷,都说东秦女子温婉贤淑,怎的他遇上的都是这个脾气的?  君慕凛听到有人夸他,笑了起来,国君过奖了,要说嘴皮子,这几年也不行了,退步了。光顾着带兵打仗练实在功夫,嘴皮子就荒废不少,让国君见笑了。他说着,伸手朝白鹤染指了指,行了,贺兰封,别给脸不要脸。区区属国国君,见了本王竟还老老实实坐在宫车上,你的屁股可够沉的。本王给你脸面,不与你计较行不行礼的事,但今日王妃在场,你就不能不有所表示。来吧,依着规制,罗夜

小国的国君只相当于我东秦一个侯爵,见了尊王妃,过来行个礼吧!

他这话一出,身后跟着的侍卫落修立即上前一步大声道:请罗夜国君下宫车!

随着他这一嗓子,一众御林军也跟着齐声高喝:请罗夜国君下宫车!  贺兰封坐不住了,直到这时他才知道,这十皇子何只是不好对付,这简直就是无法无天。他好歹也是来朝贡的属国国君,可人家却一点脸面都不打算给他留,当街羞辱,当街以势压人。他甚至不怀疑

,一旦自己反抗,这位手握重兵的十皇子就能立刻下令,出兵收了他罗夜。

贺兰封的心情十分沉重,缓缓地从宫车上走下来,到了白鹤染面前躬身行礼:罗夜贺兰封,见过尊王妃。适才不知竟是王妃大驾,多有得罪,还望王妃恕罪。

白鹤染点点头,好说。

贺兰封很是尴尬,好说是什么意思?他这礼也行完了,可以回去了吗?  这时,就听君慕凛又说话了:入乡就得随俗,你在你的罗夜小国怎么折腾本王不管,但既入我东秦,就得按着我东秦的规矩办事。来人,撤了国君的宫车软轿,皇宫大内,还是动动腿脚,走路为好。

此言一出,立即有御林军在落修的带领下冲上前去,将罗夜国人坐着的车马收缴,只是在到了苏婳宛的宫车前时,动作停了下来。

落修回过头来看向君慕凛,主子  君慕凛亦朝那处看去,而白鹤染却已经抬步走到了宫车下方。她仰头朝宫车上坐着的黑衣女子看去,半晌,终于又开口说话,却不是说给苏婳宛听,而是在问那罗夜国君:方才你言语间冲撞于我,这

件事情,是公了还是私了?

贺兰封一愣,怎么这件事情还没完没了了呢?刚才他不是已经赔礼了吗?

然而这是在东秦,偏偏他遇着的还是无理都能辩出三分的君慕凛和白鹤染,当下也就只能吃个哑巴亏,人家划了道,不走也得走。

但好歹还是得为自己争取一下的,于是他道:孤王不知是王妃大驾,不知者无罪。

君慕凛都听笑了,中原道理讲得还挺好。不知者无罪?这是圣人的事,但是很显然,本王不是圣人。他摊摊手,说吧,公了还是私了?

贺兰封听得直皱眉,敢问殿下,私了您要什么?

君慕凛指指白鹤染:不是本王要什么,得看本王的媳妇儿想要什么。

我要这个美人!白鹤染直盯苏婳宛,扬声道:国君选择私了,就将这美人赔给我。

贺兰封一愣,王妃要美人?随即笑了起来,没想到堂堂尊王妃,竟是好这一口。说罢又看向君慕凛,十殿下还真是海纳百川啊!如此性情的王妃都能容忍。

君慕凛点头,那是,我们家染染说什么就是什么,喜欢什么本王就给什么。

贺兰封觉得自己可能是遇着了一个无赖,那是孤王的女人,所谓君子不夺人所爱

君慕凛摆手,不是跟你说了嘛,本王不是圣人,自然也不会是什么君子。

白鹤染亦道:更何况,夺不夺人所爱的,这不都是跟国君您学的么。自己方才做了什么事,心里没数?她终于转过身来,我就要这个美人,国君给个话,能不能私了?

贺兰封摇头,恕孤王不能从命。

那便公了吧!白鹤染的面色沉愈发深沉,公了的话,我要你罗夜国土五分之一。

什么?贺兰封终于明白,他遇着的何止是一个无赖,而是两个啊!王妃莫开如此玩笑,国土与女人怎可混为一谈?

不能吗?白鹤染偏头想了一会儿,既然不能混为一谈,为何不能干脆一点,将女人赔给我,那样我便不要你的国土了。  白蓁蓁没忍住,插了句嘴:就是,大漠里的小国,连粮食都不产,还得年年往里头搭钱给百姓吃喝,亏死了。男子汉大丈夫,说话做事一点都不利索,舍不得国土就把美人舍出来,赶紧的给个痛快话

,别跟个娘们儿似的磨磨叽叽,没种!

贺兰封都惊了,这特么的是三个无赖啊!

他看着面前这三人,摇了摇头,美人不能给,国土也不能让。十殿下和王妃若执意想要赔偿,便换个条件吧!只要别让孤王太为难,孤王都愿意奉上。  白鹤染皱了眉,虽然是背对着,但她依然能感觉到苏婳宛的呼吸节奏有了改变,时而急促,时而屏息,时而长长叹息,时而又均匀安宁。这一切都是极其细微之事,即便是陪在身侧的侍女都不觉有异

,却瞒不过她的耳朵。

她知道,苏婳宛是希望自己能被要下来的。

于是她开始坚持这个条件,执着地一口咬死私了的决定——我就要这个美人,你若不给,今天这事儿,没完!

媳妇儿都发话了,君慕凛自然得全力支持,于是点了点头,也跟着开了口道:那便只要这个美人了!贺兰封,将人赔出来,相安无事。如若不赔,本王可不保证你能平安进宫。  贺兰封抬向他二人,面上现了怒容,正要开口说话,却听白蓁蓁又来了句:对!如若不赔,明儿就给你们罗夜国断粮!哼!用水果换我东秦的粮食,用香料换我东秦的牛羊肉。这些年买卖做得挺滋润是吧?便宜占得挺开心是吧?该不会背地里还在骂我们东秦是傻子吧?五个梨就能换一斤米,三块香料就能换一斤牛肉,你们罗夜国的梨和香料是镶金边儿的怎么着?得了便宜还卖乖,到了东秦来不知道

放低姿态,今天看上这个明天看上那个,见一个就想抢一个,怎么着,现在轮到我们抢你的人了,舍不得了?你还能不能要点儿脸?

贺兰封被骂了个狗血淋头,这还不算,关键是白蓁蓁的话竟是句句夹针,且针针见血。

水果和粮食的交换比例,香料和肉类的兑换配值,这个小姑娘居然一清二楚。

他偏头看了一眼自罗夜国跟来的一个随从,却见那随从似也在思考,半晌终于想了起来:这位小姐是红家  文国公府四小姐!白蓁蓁一脸的不耐烦,方才不是说过么,聋?行了,别整那些没用的,我姐姐相中了宫车上那个美人,你们只说给不给吧!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