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春拿进来的东西是用一只暖玉盒子装着的,虽为暖玉,却还是有浓重的寒气坐里面渗透出来,冷得迎春直打哆嗦,连拿盒子的手指都被冰得没有血色。  白鹤染对盒子里的东西很是好奇,接过来将玉盒打开,这才发现里头竟是一只通体月白的发簪。发簪的材质很特殊,像是玉又不是玉,也并非水晶,触感冰凉,冷不丁触到还要小运下内力才抵得起这

股子严寒。可内力运过之后,那种寒气被内力化开融入鼻息,却又让人顿觉全身舒畅,就连周遭空气都变得更加通畅起来。就好像整个人正只身在山水之间,扑面而来的全是大自然给予的芬芳清香。

簪顶是一朵莲花,垂着两颗同样是这种材质的珠子,有淡淡薄薄的寒气自簪体散发着,使这发簪看起来就像只身于仙境一般,仙气缭绕。

好特别的簪子。白蓁蓁下意识地往后躲了躲,这玩意冻人啊!  红氏却看着那簪子琢磨了开:这东西似乎是千年寒冰打制成的,我曾听大哥提起过,千年寒冰这种东西极难开采,东秦这些年想尽一切办法,得到的也不过半只手臂长那么一块儿。红家也曾召集开采队往极寒之地去,本来是想碰碰运气,万一能采出来就能被朝廷用大价钱收走,往后还能把这单生意长期接着。可惜千年寒冰太难采了,红家去了几次全都却无功而返。朝廷得来的那块据说还是四皇子九

皇子还有十皇子联手之下才得来的,十分珍贵。  白蓁蓁也想起来一些事,我也听说过,千年寒冰似玉非玉,比玉要美,比铁要坚。这种东西打不破,摔不碎,除非内力极其浑厚的高手,否则无人能将千年寒冰碎掉。想来当年宫里采出来那一块,就

是集了三位殿下的内力于一体,方才得了那么一小块回来。  红氏继续给她科普:千年寒冰是人间至寒之物,这一小枚发簪都带有如此寒气,可想而知如果是个大物件儿,怕是这间屋子都呆不了人了。红家常在宫中走动,听宫里太监说,储存千年寒冰的那间屋

子,每到夏日里就会放进去各种瓜果,没多一会儿就镇凉了,正好端给主子们吃,很是方便好用。

白鹤染失笑,千辛万苦得回来的宝贝,结果就一冰箱的功能,也不知道君慕凛做何感想。

不过这样礼物送得却是很合她心意,既是一枚曾加美观度的发簪,又可以做为攻击利器,可以攻敌于不备,说不准一簪子扎下去,血肉都冻住了呢。

这玩意不只好看,据说还养颜。白蓁蓁说,只看哪个女子有本事戴得起来它,一旦配得起它的冰寒,就能在它的滋养下获得盛世美颜,连衰老都会放缓慢。

有传闻说前朝有一位皇后就得了这千年寒冰打制的一样贴身之物,整整佩戴了一生,直到九十六岁那年薨世时,其容颜看起来也就四五十岁的样子,十分神奇。  这母女二人一人一句,白鹤染跟听故事似的阵阵惊奇。她不得不感叹:你们知道得可真多。其实前世白家藏着的古籍中也有关于千年寒冰的记载,但毕竟只是生硬的记录,并没有红氏母女亲口说来

这般生动,让她对这个东西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没办法,红家干的就是赚钱的买卖,走南闯北,靠的就是见闻。红氏说,二小姐过去是不理这些俗事,若是一早就是如今这般性子,这千年寒冰也必然会知晓。她说到这下意识地打了个哆嗦,双

臂环抱住,无奈地道:太冷了,只这么件小东西就能让屋子里冷得像在冬日,这千年寒冰还真是名不虚传。恭喜二小姐得到这么件宝贝。

白蓁蓁也跟着道:这也就是你拿着,换了一般人,这只手怕是要冻废掉。快戴上吧!这样好的东西放在暖玉盒子里实在太浪费,该着你就是它的主人。

白鹤染笑了起来,对着铜镜将发簪插到头上,同时内力稍微运转,转而就将冰寒抵消。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东西已经被她使用的原因,屋内原本的冰寒也开始消散,很快就复了之前的正常温度。只是红氏和白蓁蓁离她比较近,还是能感觉到一点寒气。  白鹤染很喜欢这个礼物,乐呵了好一会儿方才想起正事儿。她跟红氏说:明日我要往红家走一趟,上次蓁蓁同我说起红家要将药品生意接过来的事情,我还没倒开空亲自去谢谢舅舅们。正好明日应该

无事,便去一趟吧!  红氏有些不好意思,那都是他们应该做的,哪里用得着二小姐亲自去谢,该让红家谢二小姐才对。要是没有二小姐,只怕红家她顿了顿,轻叹了一声,红家都是精明人,生意做到这个份儿上,不会不明白今后的下场。有时候顺风顺水也不是万事大吉,总得合计合计为什么别人家都不行,就红家一切顺利。太顺利了就是不顺,是有人在背后有意推波助澜,将红家推到了首富的位置上去。而这些

财富说到底也不过是暂时搁在红家罢了,一旦有一天人家需要,便会悉数拿回去,红家到头来何止一场空,命能不能保得住都不见得。

白蓁蓁已经听傻了,到底年纪太小,许多事情不是她这个年纪能理解得了的。

但白鹤染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所以对红氏的话也并不意外。她没说太多,只告诉红氏:一个家族能不能保得住,主要还是看那一家人的本心。本心本性至善,老天就一定会眷顾。  红氏用力地点头,二小姐放心,我的兄长同我说起过将来的打算。原本是打算再挣几年,在远离上都城的地方置些田产,然后选个好时机将财富都送进国库,以此来保命。但现在咱们都听二小姐你的

,二小姐你无论做什么,红家都站在你这边,都是你最强有力的后盾。

她说到这里,突然站起身来,在白鹤染面前直挺挺地跪下。

白蓁蓁吓了一跳,姨娘你这是干什么?

红氏没搭她的话,只是对白鹤染说:求二小姐保红家一条生路,我红家愿认二小姐为主,终此一生唯二小姐之命是从。  白蓁蓁更惊讶了,却好像也琢磨出一些门道来,于是她问红氏:是不是有人眼红红家钱多,要对红家不利?对方是个厉害角色,大舅舅是不是已经兜不住了?她再看向白鹤染,姐,你真能保得住红

家吗?如果你说能,那我也跟姨娘一起跪。  白鹤染看着这二人,轻叹了一声道:能救红家的只有红家人自己,朝廷要银子也是为国为民,如果红家能先朝廷一步把这事情给做了,那银子在谁手里都是一样的。只要红家明白这个道理,他们就能

救自己。

次日,白鹤染带着白蓁蓁和白浩轩一起去了红家。

马车到时,红家三位老爷带着一众家眷齐齐等在府门口,个个笑意盈盈,一团喜气。

大老爷红振海还不等马车停稳就迎了上来,扬着洪亮的嗓门喊着:阿染,大舅舅盼星星盼月亮,总算是把你给盼来啦!

身后,二老爷红振江和三老爷红振河不乐意地道:怎么就只有大舅舅盼呢?二舅舅和三舅舅也盼着呢!哟,蓁蓁和轩儿也一起来了,今儿咱们府上可是热闹了。  红振江一边迎客一边回头跟女眷们说:快去跟厨下说声,把轩儿最爱吃的大肉饺子给包上,还有蓁蓁最爱吃的红糖芝麻饼。说完,又问刚下了马车的白鹤染,阿染,你平时喜欢吃什么呀?跟二舅舅

说,二舅舅让厨子给你做。

白鹤染很喜欢红家的这种气氛,也很喜欢红家人的爽利,于是偏头想了想,道:我爱吃萝卜糕,就上次给祖母带去的那种,闻着很香。

妥了!他赶紧又回头吩咐,蒸萝卜糕,多蒸些,回头给白老夫人也带上一屉。  一行人被热热闹闹地迎进府,白鹤染一边走一边同红振海说:车上有些薄里,是送给舅母和弟妹们的。红家好东西多,我实在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就自己亲手配了些香料还装了几个荷包,香料给舅母

们用,荷包就给弟妹们挂着,夏天防蚊虫很是不错。

人们听了这话都很开心,二老爷家的儿子红飞纠正她:我可比你大上两个月呢!阿染你得跟我叫表哥。

白鹤染向他看去,只见说话的是个一脸阳光的少年,皮肤不似京中贵少那般白皙,是很健康的小麦色,想来应该是经常随着家人走南闯北晒出来的。

她赶紧叫了声表哥,白浩轩很贴心地给她介绍:是二舅舅家的表哥,叫红飞。  白鹤染再点头,到是弄得那红飞不好意思了,不用这么客气,都是实在亲戚,以后常来常往,慢慢的就熟了。说完又给她介绍其它几位小辈,这是我的胞妹,红若美。边上那个小的,是三叔家的丫

头,红若琪。她们俩个都比你小他拍拍身边两个妹子,快叫染表姐呀!这么没眼力见儿。

两个小姑娘都十岁不到,还小着,嘴巴到是很甜,冲着白鹤染笑得弯了眼睛,齐齐叫了声:染表姐!最小的那个还补了句,染表姐你长得真好看。

几个小孩子一闹腾,逗得一家子人都笑了起来。白鹤染又跟红振海道:我初次上门,该先去拜见老夫人,大舅舅带我去一趟吧!  听她说起这个,红振海不由得有些为难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