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御林军,把将军府里三层外三层地给包围了起来。别说是人,就是只鸟都飞不进去更飞不出来,如此严防死守在外人看来,郭将军府造反那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君慕凛这会儿已经下了马,有人搬了椅子给他坐,后头还打了把大伞,更有人拿了两只大蔳扇分站左右两边给他扇风。

他就悠悠哉哉地坐在椅子上,舒舒服服地往椅背上一靠,那个滋润劲儿就别提了。知道的是来抓反贼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搁将军府门口纳凉看风景呢!  有几个官兵站在边上,正在一本正经地给他出主意,其中一人说:应该跟郭家索要赔偿,文国公府那也是一品侯爵府,可不是说闹一通就能去闹一通的。朝廷法制摆在那里,什么人都能闯到侯爵府打

砸抢杀,那侯爵府成什么了?朝廷封这种一等爵还有什么意义?这过得简直连普通百姓都不如嘛!

有人搭腔:就是。这在民间叫私闯民宅,在官家就叫私闯官邸,不管民宅还是官邸那都是有罪的。应该赔偿,而且赔偿还不能少了。  另一人说:光是赔偿简直太便宜郭家了,这是犯罪啊,犯罪是赔偿就能了事的么?特别是还有尊王妃在呢,居然还有人敢跟王妃叫板,这把东秦皇家当什么了?皇家是任由他们将军府随意搓磨的玩物

吗?依属下之见,应该让郭家人跪到王妃面前磕头赔罪!将军再大也大不过皇族,否则就是意图谋反。  那位打上门的郭家大小姐真不是个东西,这种女人就应该扔到花楼里去,让她好好学学怎么做女人。提刀弄枪不算什么,但这种没脑子的人提刀动枪就太可怕了。前几日不是还有文国公府大小姐刺杀

嫡公主的事发生了么,这才几天工夫,居然又有郭家大小姐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谋杀尊王妃,都这么整还不天下大乱了?这简直太可怕了。  还有更恶心的呢!一位知情人爆料,那位郭家大小姐当着王妃的面,说咱们十殿下是她的凛哥哥。这不是成心恶心人么?殿下什么时候有那种妹子了?王妃说这是冒认皇亲,属下觉得王妃这个罪名

给的十分到位,这就是冒认皇亲。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世道,怎么什么人都敢自称是皇子的妹妹,这要是打着皇子妹妹的旗号在外头做些什么坏事,锅不还得咱们十殿下背啊?

君慕凛长叹一声,老子命苦啊!老子好欺负,谁都敢上老子这儿来踩上一脚。

殿下确实是太好欺负了。落修也跟着感叹,就像郭家这种,欺负人都欺负到王妃头上了,按正常的律法来讲,谋杀皇子妃那可是全家抄斩的大罪。

君慕凛顺着这话往下唠:抄斩可不敢啊!人家手里有兵权,你家殿下我还没活够呢!  那就更不该如此嚣张啊!众官兵以及围观的百姓都听不下去了,兵也是皇家的兵,权都是皇家的权,兵将保卫的是皇家的国土,不是他郭家的。郭家这么干那不就是功高盖主吗?保家卫国战场杀敌

的将士多了去了,白家也有一位三老爷是将军,人家怎么没像郭家活得这么嚣张呢?人家怎么不一天到晚总把军功挂嘴边上呢?郭家这么做明显就是想让皇家领他们的情,就是想让皇家也听他们的。

就是!再大的功,东秦也是姓君的,难不成要改姓郭?那不就是造反吗?  君慕凛一拍大腿:今天可不就是来抓反贼的!说完又怂了,可人家是将军府啊!功高盖主,试问这天下谁敢动郭家?就是父皇来了也得给郭老将军面子,否则人家军功往下一压,咱们君家不成白眼

狼了?

话刚说到这,将军府的大门缓缓打开,郭老将军洪亮的声音自府门里传了来——十殿下如此说话,是打定了主意要将我郭家陷入不仁不义不忠之境地了?

这声音渗透着内力,猛地响起,惊得府门外无数百姓都下意识地捂起了耳朵。

如此威势镇压之下,先前为皇家打抱不平的百姓都生了惧意,有人后退,也有人小声嘀咕:看来十殿下说得还真没错,这郭家的威风的确压皇族一头啊!  君慕凛看着郭老将军,眼一眯,突然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然后冲到郭老将军面前,直接单腿往地上一跪,放声哀求:老将军,我错了,你饶了我们君家吧!我们再也不敢招惹郭家了,我们错了啊!

郭老将军被他这一跪可是吓得不轻,赶紧侧开了身子,十殿下这是在干什么?我们郭家是东秦臣子,皇族为君,何来皇子跪臣民一说?  他侧了身,君慕凛也侧了身,反正你往哪边躲我就往哪边跪,这个礼你受也得受,不受也得受。老将军就别客气了。他一脸诚恳,您有军功在身,本王是惹不起郭家的,别说是本王,今天就是我父

亲来了那也是要给您下跪磕头的啊!

郭老将军都懵了,他几乎以为这个十皇子是个疯子,这胡言乱语说的是些什么话?

他瞪着君慕凛怒声质问:你到底是在干什么?  君慕凛作势一哆嗦,看在别人眼里那绝对就是被郭老将军给吓的,老将军别发怒,您一发怒我就害怕。我在干什么很明显啊,我这就是在求情呀!求郭老将军饶了君家吧,你们想要什么都好商量,只

要能保东秦百姓平安,任何条件都可以谈。东秦就仰仗着郭家呢,没有了郭家我们都得上街要饭去,所以请您一定息怒,一定放我们一马。

郭家人全糊涂了,一个个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这个混世魔王十皇子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这一出当街下跪闹下来,还说皇上来了也要磕头,这不是把郭家造反的罪名坐实了吗?

郭闻宇听不下去了,大声喝斥:十殿下,休得胡言乱语!  君慕凛哟了一声,然后指着郭闻宇,回过头来跟身后的官兵御林军还有百姓们说:你们听听,你们看看,这位是郭老将军的儿子,在朝廷可是没有一官半职的。可是他竟敢公然责骂本王胡言乱语

,连他都能这样跟本王说话,本王不跪还有活路吗?

一时间,百姓们群情激愤怒:原来郭家人真要造反,这都公然不把皇子当一回事了。难道东秦要变天了吗?可是我觉得现在的皇家挺好的呀!  百姓七嘴八舌说了开,人人都说君家好,人人都骂郭家孬。一个造反的罪名被翻来覆去提了几次,甚至还有人指着十皇子说:殿下到现在都还在跪着,郭老将军都不说把人扶起来,这跪礼受得如此心

安理得,怕不是现在就把自己当皇帝了吧?

郭老将军气得差点儿没死过去,赶紧伸手去扶君慕凛:十殿下快快起身,有话好好说。

君慕凛一脸惧意,郭家人都提剑杀上门了,我哪敢不跪啊?  我郭家人何时提剑入皇宫了?郭老将军急得直跺脚,他现在真有心跟这十皇子翻脸,可是他不能,当着这么多百姓的面,一旦他哪句话说重了,郭家这个造反的帽子可就摘不下去了。殿下快快起身

吧!莫不是要老朽也跟着一起跪?

君慕凛眨眨眼,老将军要觉得不应该跪,那您站着也行。

你老头子简直气到无语,这个混世魔王也太能讲歪理邪说了。  你们是没提剑入皇宫,可是进文国公府了呀!君慕凛给他讲道理,不但进了文国公府,要杀的还是我定下来的媳妇儿,这我能不害怕吗?说完还指了指郭闻宇,还有他,都到这会儿还跟本王叫板

呢,这真不能怪人们怀疑郭家的意图。

郭老将军气得发狂,狠狠瞪向自己的大儿子,怒喝道:畜生!跪过来向十殿下赔罪!

郭闻宇也知自己刚才那句话说重了,这会儿这十皇子明显是在扮猪吃虎,对于刚刚那句话可以不正面硬刚。可一旦这个事一过,就依着这位皇子极度记恨的个性,还不得把他砍了?

他越想越后怕,腿肚子一哆嗦,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小人知罪,是小人口无遮拦说错了话,十殿下您宽宏大量,请一定饶过小人这一回,小人知错了!  君慕凛撇撇嘴,用宽宏大量这个词形容我的,二十来年了,你还是头一个。他站了起来,拍拍腿上的土,一边拍一边再跟郭老将军道:天下之事还真是没有什么是你们郭家不敢的,都敢大白天的杀

我媳妇儿了,真当本王是死的不成?

这话虽然说得不好听,可郭老将军连同郭家人却是集体松了一口气,至少这位魔王说话正常了,不再像先前那样阴阳怪气了。只要正常就好,正常就能交流。  然而,他们到底还是低估了混世魔王的战斗力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