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府被砸,叶家人在这一日终于坐不住了,在大老爷叶成仁的带领下,全家上下老老少少几十口,全都聚到了文国公府门前,跪在地上忏悔自己的罪行。  白鹤染到时,叶成仁正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跟白兴言和老夫人哭诉:老夫人妹夫,我们真的知道错了。从前不该做下那些糊涂事,不该仗着有位姑母进宫做了太后就以权势压着白家,更不该把妹妹教育得那么跋扈,让妹夫和白家为难。惊鸿的事叶家也有责任,毕竟她身上也流着一半叶家的血,她做下此等丧尽天良的事情,也是我们叶家疏于教导。嫡公主砸了叶府我们没有半点怨言,今日是来请罪

的,请二小姐宽恕叶家这一回,我们再也不敢了。

老夫人听着这些话就觉好笑,你们一家老小跪在国公府门口是干什么?给我们白家上眼药么?这样子是做给谁看的?想让上都城的百姓都指责我白家仗势欺人?

不不不。叶成仁赶紧道:白家没有错,错都在我们叶家,我们是真心来请罪的。

白兴言在边上搭了腔:我明白大哥的心意,也心疼叶家一家老小,可是这件事情我真做不了主。你们也知道,如今咱们公国府里也实不相瞒,我的梧桐园也被砸了呀!

叶家当然知道白家也被砸过,但白家被砸的都是白兴言和叶柔娘仨的院子,别的院儿可是一动都没动,这更是让叶家人恨得牙痒痒。

叶成仁对白兴言表示理解,一抬头,正看到白鹤染走到了门口,赶紧大声道:二小姐!求求二小姐放过我们叶家吧!

在他的带动下,叶府男女老少皆俯地磕头,齐声高呼:求二小姐放过我们叶家吧!  白鹤染没说话,白蓁蓁先听不下去了,怒道:你们还能不能要点儿脸?叶家是好是坏跟我姐有什么关系?我姐也没抓着你们叶家,何来的放过一说?谁欺负你们了找谁去啊,这大清早的堵我们家门是

什么意思?  叶成仁眼里闪过一丝怒意,心里将白蓁蓁骂了千百遍,可面上却还是一脸的虔诚和可怜状,也不理白蓁蓁,苦着老脸对白鹤染道:我知道二小姐恼我们叶家,这也是人之常情,毕竟在二小姐的生母过世之后,是我们叶家的女儿入了国公府,坐了您生母原先的位置。我知道二小姐也不是针对叶家,当年就算不是我的妹妹,换了别人家的女子入府,您该恨也是要恨的,这个很正常。而我的妹妹这些年对

二小姐也疏于照顾,是她不对,今日我代我的妹子给二小姐磕头认错,不求原谅,只是希望二小姐心里能好受些。

说完,又是三个头磕到了地上。身后的叶家人也跟着一起磕,一点都不含糊。

白鹤染看得直想发笑,叶家人的头还真是不值钱,说磕就磕。

二小姐。叶成仁又说话了,如今叶家已经受到了惩罚,嫡公主砸了叶府,一片完整的瓦片都没给留下,如今我们一家人连睡觉的地方都没有,二小姐还不能消气吗?  白鹤染终于开了口,她问叶成仁:没有睡觉的地方?难不成这些日子叶家人是坐在院子里整夜无眠的?她一边说一边扫了一圈叶家众人,一个个面色红润衣着光艳,怎么看也不像在残垣瓦砾里苟且

偷生的样子。叶大老爷莫不是在提醒我转告诉嫡公主,你们叶家还有外宅么?还想让公主殿下把外宅也给砸了?

叶成仁一哆嗦,没有没有,二小姐误会了。他抬手擦了一把脑门子上的汗,再一次感叹白鹤染的不好对付。

白鹤染问他:莫要顾左右而言他,今日带着一家老小跪到我文国公府门前,除了给我白家添堵之外,你们到底还为了什么,说说吧!  叶成仁赶紧解释:真没有给白的家添堵的意思,我们跪在这里只是为了表示诚意,请二小姐千万不要误会。至于为了什么他哭丧着脸又开始磕头,求二小姐看在叶府已经被砸叶家人已经得到

教训的份儿上,救救我家二弟,将他从阎王殿里放出来吧!

原来是为了那贿赂韩天刚的叶成铭。  白鹤染失笑,嫡公主砸你们叶家是因为白惊鸿行刺,说到底是嫡公主跟白惊鸿之间的恩怨,同我可没有半点关系,我为何要看这个份儿。你们要跪也是该跪嫡公主,缘何到我家里来?哦,是不是因为

嫡公主住在皇宫里,你们见不着啊?没关系,按着你们叶家人的逻辑,直接跪到皇宫门口去就行了,就跟现在一样,跪在门口,将你们的所谓委屈说给所有人听。

叶成仁一个头两个大,跪皇宫?还不得被御林军一刀砍死啊?  还有。白鹤染继续道:贿赂官员是大罪,你们叶家做得出,就别怪阎王殿查得到。我不过是侯爵府里的小小嫡女,阎王殿的事我如何管得?我要真有从阎王殿要人的本事,阎王殿要真有人情的成份

,那阎王殿也就不是阎王殿,也不足以被世人所畏惧了。不过既然你们都求上门了,我也不好一下援手都不伸

叶成仁一听有戏,心中立即期盼起来。可惜紧接着就听白鹤染道:先前听说是要过油锅的,那我就拜托十殿下跟阎王殿那头说说,别把叶家二老爷扔油锅里炸吧!

这叶成仁差点儿没气死,这叫什么援手?伸了跟没伸有什么区别?  白鹤染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了意思,于是笑着道:这区别可就大了,下了油炸,人即便不死也得炸酥一层皮,关键是遭罪呀!多疼啊!她说着还打了个激灵,叶大老爷身为他的哥哥,难道就不想让自

己弟弟少遭些罪吗?我这可是卖了你们叶家老大一个人情呢!

叶成仁气得脸直抽抽,眼下又不好翻脸,只好闭着眼睛表示感谢,继而再苦苦相求:二小姐开恩,就帮帮叶家,将我那二弟从阎王殿救出来吧!

白蓁蓁听不下去了,聋是吧?没听见我姐说这事儿管不了啊?有本事你们上阎王殿门口跪去,或者上慎王府门口跪去。什么事儿就得求什么人,阎王殿的事你跪我白家干什么?

白兴言大怒:混账!大人说话小孩子别插嘴!

白蓁蓁表示不服:人家求我们小孩子办事呢,大人别插嘴!

一句话就把白兴言堵上了。说得好有道理,他竟无言以对  眼看这次跪求之中已经走到了死胡同,白鹤染油盐不进是如何求都没用的。叶成仁一咬牙,大声道:我弟弟命悬一线,二小姐若是不帮忙他就只有死路一条。我叶家人今天既然来了就不能白来,二小

姐要是不答应,我们就跪在这里不起来了,直到二小姐同意为止。

老夫人气得咬牙,你们叶家简直是无赖!

叶家人不再说话,只安静地跪着,大有一副你不管我我就跪到地老天荒的架势。

白蓁蓁撇撇嘴,真不要脸。  白鹤染点头,是不要脸。叶家这个主意打得是不错,只可惜啊,你们实在是高估了我的心肠。跪死也没用的她说着话,看向了白兴言,我这人心肠一向比较硬,这都是跟我父亲学的。想当年我

母亲也是跟你们现在一样,就跪在文国公府的大门口,哭着求他不要抛弃我们娘俩。可惜,我父亲没答应。跪死也没用,这话就是当年我们敬爱的文国公跟我母亲讲的,一字不差。

白兴言额上渗出冷汗来,也不知为何,他如今特别害怕白鹤染提起当年的事,不管是淳于蓝那一档,还是那个溺水的孩子那一档,都是他挥之不去的噩梦。  可白鹤染却偏偏要提,她大声地告诉叶家人:莫要以为长跪不起就是多大的代价,当年我母亲跪在此处求助无果,最后是一头撞死在门柱上,方才换来父亲将我重新领回家中抚养。今日你们就只跪一

跪,便想换回叶二老爷的一条性命?想得也太美了!

她目光阴寒,当年的事虽是原主所经历的,却在二人记忆融合之后,一天比一天深刻地印在她的脑海里。仇恨渐渐融为一体,让她对淳于蓝的死始终耿耿于怀。  她往前走了几步,走到了叶成仁面前,当年的事我亲眼所见,印象深刻,不如你们叶家今儿再重来一次,也在文国公府门口磕死一个?豁得出去磕死个叶家人,我立马就到阎王殿去给那叶二老爷说个

人情,若是豁不出去,一切免谈!

叶家人大惊!

长跪变成了送命,白鹤染这是要叶家以一命换一命!可是谁能去换这条命?

叶成仁转回头去看,目光在叶成铭那几个小妾身上来回徘徊,甚至还落到了叶二老爷的正室夫人张氏的头上。  张氏大惊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