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昔院儿,白鹤染躺在床榻上,已然沉睡。

君慕凛坐在榻边,握着她划出口子的那只手,用白棉布小心仔细地为她包扎。

他在战场上受过无数次伤,大伤小伤,医官为他包扎过,他也为自己包括过,但却从来没给别人做过这样的事。没想到第一次做,就是给自己未来的媳妇儿。  以前总嫌弃你太瘦,想把你喂胖一点。但你这样折腾自己,如何胖得了。棉布条缠到最后一圈,系了个结,可是系完又不满意地拆了开。女孩子的结应该系得好看一些吧?可是好看的怎么系呢?君

慕凛有些为难。他偏头问站在一旁的默语,你会系蝴蝶结吗?过来给你家小姐系一个,系好看点。

默语也同样为难,奴婢也不会

君慕凛看了她一眼,皱着眉道:果然是你家主子养的奴才,跟她一样,蠢得要死。

他开始自己琢磨起蝴蝶结的系法,试了一次又一次,都还是觉得很难看。  女孩子的东西就是麻烦,你要是不受这个伤,就不用这样麻烦了。他握着她的手,怎么都舍不得放开,以前都是我受伤你救我,这次也终于轮到我管你一回。只是染染,我是宁愿一辈子都没有为你包扎伤口的机会,我想你一辈子都不会受到伤害,可惜,这次却是因为我的妹妹。染染,你会不会怪我?我在母后面前不够强硬,没有不顾一切的保你护你?都是我不好,我是真的没有办法。她是养母,

于我和九哥有大恩,所以我只能委屈你,只能眼睁睁看着你还这份情。染染,我盼着你醒来,醒了之后你打我一顿,出出气。醒了之后,一切就都好了

九皇子君慕楚回府时,天已经大亮,守门的侍卫告诉他:四小姐一夜没醒,就在前厅的门槛上坐着,不吃不喝,也不说话。

君慕楚听得皱眉,再抬头往里去看,果然看到一个穿着红裙子的小姑娘坐在门槛上,双臂环膝,下巴抵在膝盖上,看起来落寞又可怜。  也不怎么的,他一下就想到从汤州府回京的那天早上,这个丫头也是这个模样躲在宫门外,明明是在等他回来,却不承认,还看到他就跑。她说她怕他,却一次又一次往刀尖儿上撞,不但敢当街拦他

的马,还敢跑到阎王殿去拆他的墙砖。

他简直不明白,这究竟是怕还是不怕?

有下人端了茶点送到白蓁蓁面前,劝了好一阵,白蓁蓁只是摇头,一块儿不吃。

君慕楚走上前,从下人手里将盘子接了过来,亲自递到白蓁蓁面前,吃了。

她一怔,匆匆抬头,你回来啦!火红的小人儿一下就跳了起来,抓着他的胳膊不停地摇晃,我姐救回来了吗?小公主有没有事?皇上皇后有没有发怒?他们罚我姐了吗?

君慕楚被她晃得迷糊,你一口气问出这么多问题,本王该先回答哪一个?

按顺序,一个一个答。白蓁蓁的思维到是十分清晰。  君慕楚点头,好,首先,你姐姐没事,其次小公主没有事,皇后发了怒,皇上态度还好,至于罚没罚你姐他顿了顿,再道:算是罚了,让她跪过,但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有件事情本王必须告

诉你。

白蓁蓁脸色不太好,什么事?

君慕楚告诉她:你姐姐为嫡公主换血,医好了嫡公主的隐症。

什么意思?她不太明白,换血是怎么个换法?

他说:就是将嫡公主原本的血液逼出体外,再将她的血灌输进去。

开什么玩笑?那我姐岂不是要没命了?谁听说这么个换法,谁失了一身的血还能活,我姐她  你姐她就能活。君慕楚随着她一起直起身来,劝慰道:你先冷静,本王答你的第一个问题时就已经说了,你姐姐没事,那就是真的没事。虽然本王也不明白为何失了全身血液的人还能继续活着,但

是你姐姐她说养上三五日就能彻底恢复,本王信她。眼下凛儿已经送她回府,你可以放心了。

已经回府了?白蓁蓁听得懵懵的,换血,她姐一定是疯了。她松开抓着君慕楚的手,

大步迈开,我走了。

君慕楚一愣,这就走了?

白蓁蓁停下来反问他:不然呢?

好像也没什么不然,她来本就是为了救她姐姐,现在人没事了,肯定是要走的。可是再想想,又追了句:你一夜未归,回去之后会不会遭人为难?

白蓁蓁打了个哆嗦,为难?好像会的。  上次回去晚了,父亲不让我们进门。我姐为汤州府制解药那次夜不归府,被我爹骂成水性阳花残枝败柳。估计我这次也好不到哪去,不过没关系,管他怎么说呢,我又不能少块肉。大不了就是再被赶

回红家,那样到是更好,当谁稀罕他的文国公府一样。  她浑不在意,君慕楚却想得更多一些,未出阁的姑娘,一些都要仰仗家里,你不在意的那些,却是你将来出嫁最大的资本。即便有红家撑腰,婚姻大事还是白家说了算。他看着她依然无所谓的样子

,无奈地摇摇头,走吧,本王送你回去。

不用!白蓁蓁步步后退,真不用,我们家人都怕你,你去容易把人吓着。

吓不着。他拽了她一把,走吧!

白蓁蓁嗷地一声叫了起来,你离我远点儿!吓死我了!

君慕楚简直无语,行,那你自己走。

终于,白蓁蓁上了君慕楚的马车,无言驾车,缓缓往文国公府而去。

一路上,白蓁蓁始终不愿说话,只坐在角落里,离得君慕楚远远的,就像一只受惊的兔子,哪怕君慕楚喝一口茶她都能吓一哆嗦。

这让君慕楚十分诧异,你为何如此惧怕本王?

她答得理所当然,所有人都怕你,我为何不怕?

别人怕本王,是因为做了亏心事,有把柄在阎王殿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本王就会收了他们的性命和财富,所以他们有怕的理由。那你呢?他问白蓁蓁,你姐姐都不怕本王,你为何会怕?  我我哪能跟她比。白蓁蓁闷闷不乐,再说,你也就是赶上了好时候,要是再早几年认识我姐姐,怕是她的胆子还没有我大。我这也就是没有机会,但凡有机会,我也上洛城住三年去,没准儿回

来之后也是神医一个,还有一身绝世武功。她握握拳,到时候我肯定比我姐强,就那座破文国公府,我拆了它!

君慕楚点头,还行,没傻,还是那个二乎乎的小丫头。

今日的文国公府实在很是热闹,前脚一个十皇子进来还没走,后脚这九皇子又到了。白家人一个个心里都在合计,今天到底吹的什么风,两位瘟神先后上门,难不成真是末日到了?  白蓁蓁站在前院儿劝君慕楚,九殿下您请回吧,还搁这儿等什么呢?我祖母腿脚不好,从锦荣院儿出来接您大驾可得走好一会儿工夫。我姨娘院子住得也远,一时半会儿到不了。我那个破爹算了

当他不存在。总之您该回了,快回去吧!

君慕楚摇头,就这么走了,本王这一趟可就白来了。

白蓁蓁不解,合着你不是为了送我,还有别的目的?你到底来干什么的?

他无奈,本王的确是为了送你,眼下不走,是为了把你送得更好一点。

白蓁蓁往后退了几步,这话怎么听着那么别扭?这是要把我给送走了啊?上西天啊?  本王是要确保你平安,别让这座吃人的文国公府再把你给吃进去!君慕楚简直不知道该怎么跟白蓁蓁交流,这丫头的脑子跟他完全不在一个点上。不对,是跟正常人都不在一个点上,这同样都是白家的女儿,怎么白兴言生出来的孩子差距就那么大?白蓁蓁。他认真地同她说,本王从不做莫名奇妙之事,却偏偏遇着你这么个莫名奇妙的人。也罢,全当是在还你姐姐救了灵犀的恩情,依凛儿的性子,你们家那个杀人的大小姐肯定是放不出来了,本王再将慎王府先前派来的侍卫留给你他狠狠地瞪了白蓁蓁一眼,左右你赶人的本事不赖,他们你想留就就留,不想留便自己将人赶走。本王这就回去

了。

他话说完这话,转身就走。  白蓁蓁突然有些后悔,张了张口,想说其实可以留下来喝盏茶,但先前那样赶人家,这会儿哪好意思又反悔。于是只能看着君慕楚的背景越走越远,直到快走至府门口了,就在这时,白家终于有人匆

匆赶到,脚步杂乱,几乎是在一路小跑到了前院儿,然后冲着就要出了大门的君慕楚大喊一声:九殿下留步!九殿下请留步!  白蓁蓁心里一抽抽,来的人是她的姨娘,红氏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