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公主君灵犀已经被送入昭仁宫内,夏阳秋跟进去继续疗伤,而白鹤染却被挡在了外头。

四皇子的脚步也停了下来,与白鹤染并肩站着,依然是平和面容带着淡淡的哀伤,却是义不容辞地为白鹤染求情:母后息怒,灵犀受伤事出有因,并不怪白家二小姐。  陈皇后已经很难维持理智了,原本自八皇子死后她再无心生儿育女之事,只将全部心思都放在君慕楚和君慕凛两兄弟身上,将他们当成自己亲生儿子来养着。而天和帝也因江如锦和江如玉相继离世,

伤心欲绝,再无心后宫。

可是后来一次饮宴,二人都喝醉了,也不怎么的就又凑到了一起,陈皇后就是那一次怀上了君灵犀,为此她还跟天和帝大吵一架。

但天和帝怎么说的?他说其实是故意给了陈皇后这个孩子,因为她是正宫,是他的发妻,他不忍看着正宫皇后没有一个亲生的孩子伴在膝下。

君灵犀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出生,是陈皇后痛失爱子之后又得的一个宝。

失去过一个孩子的母亲,通常都会对另外的孩子灌注一种极端的疼爱,陈皇后也不例外。

她疼爱君灵犀,疼爱到几乎变态的程度,那何止是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她简直是把君灵犀当成眼珠子,恨不能饭都一口一口地喂。

不只是陈皇后,同样给予她如此疼爱的,还有四皇子九皇子十皇子,以及天和帝。

君灵犀在这样的呵护下长大,从小到大,连块皮都没磕破过。人人都以为身为嫡公主的她,能够就这样顺风顺水过此一生,却没想到,将将十三岁,竟遭遇如此灭顶之灾。

这叫陈皇后如何息怒?

母仪天下,如果母仪天下的权力能换她的女儿不受此痛苦,她宁愿不做这个皇后。

白鹤染!她伸出手指向前方,我儿视你如命,你就是这样回报他的?本宫只剩下灵犀这一个孩子,你却让她替你挡了刀?

白鹤染二话不说,直接跪到了皇后面前,臣女有罪。

君慕息上前一步,直接挡在了她的面前,母后,灵犀已经救回来了。

可是她遭的罪谁又能给赎回来?陈皇后几乎是在嘶吼,大殿上的一只琉璃宝塔在她一挥之下落到地上,摔了个稀碎。  昭仁宫的宫人们吓得全部跪到地上,那琉璃宝塔可是八皇子离世后天和帝诵经七七四十九天之后请回来的,陈皇后视之为珍宝,更是将其视之为一种精神寄托,平时是任何人都不许碰的,就连小公主

想拿起来看看都不准。

可是今日盛怒之下竟将之一扫在地,可见这怒火是有多大,怕是怕是这位国公府的二小姐很难逃过这一劫了。

母后。君慕息也是阵阵心惊,打碎了琉璃宝塔,这一劫他还能不能替她挡得住?

白鹤染抬起头来,冲着他微微摇头,四殿下,是我的罪,我该认,别再求了。  陈皇后看着地上碎掉的琉璃宝塔,身子晃了几晃,几乎站立不稳。她呢喃开口,像是在自语,又像是在同白鹤染说话。她说:本宫将昭仁宫里所有物件都削去了棱角,你可知道是为了什么?因为本宫怕灵犀不小心磕碰到,会疼了伤了。你看,本宫连小小的磕碰都舍不得她受,如此呵护着的宝贝女儿,却为了救你,受了这么大的罪。白鹤染,你叫本宫如何原谅你?也怪本宫,太纵着她,想出宫就出宫

,想胡闹就胡闹,你们这是给了本宫当头一个教训,可是这教训的代价也太惨重了。  她眼里有泪流了下来,伸手指向碎了一地的琉璃宝塔,本宫失去过一个孩子了,所以知道丧子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白鹤染,你告诉本宫,你是如何做到眼睁睁看着她替你挡刀的?你为何要她替你

挡了这一刀?

陈皇后不知该如何泄愤,盛怒之余几乎砸光了这昭仁宫大殿。所有宫人都不敢吱声,更不敢劝,因为他们知道,嫡公主对于皇后来说,意味着什么。

白鹤染跪在地上,什么也没说,眼泪却是一颗一颗接连不断地往下掉。

她哭不是因为被骂,也不是因为生气和委屈,她只是心酸。别人都有爹疼有娘爱,为什么她没有?前世没有,今生还没有,到底是老天爷成心亏欠她,还是她命里就该断了亲缘?

陈皇后的气不消,白鹤染也不为自己求情,场面就这样僵持着。

君慕息看着这一幕幕,也没有办法,于是他并着白鹤染也跪了下来,你想跪,我便陪你跪,有些事情不只你想不明白,我也想不明白。刚好,一起想想吧!  白鹤染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同是天涯伤心人,想跪就一起跪吧!她不怪陈皇后,只是惦记着内殿里的君灵犀,也不知道夏阳秋治疗外伤的手法好不好,伤口虽然在后心,可女孩子背上要是留了

疤,也是不漂亮的。

她胡乱想着,脑子里转悠起白家传自上古时期的一个古方,祛疤效果极好,且只要她将自己的血加入药材中一起熬制,疤见无痕!

暂且先让夏阳秋治着吧,如果治不好,她今后再给君灵犀熬药便是。只是不知道还有没有这个机会,陈皇后的怒火,看起来没那么好消。

皇后娘娘。殿外有宫人来报,九殿下到了。

陈皇后此时正在折磨几只花瓶,已经碎得不能再碎了,她还在不停地砸,举着椅子砸。似乎只有不停的摔砸东西,才能让她的情绪释放出来。

这会儿听到九皇子君慕楚也进了宫,陈皇后摔东西的动作顿了顿,气恼地问了句:他来干什么?三更半夜,深宫内院什么时候让这些皇子说进就进了?御林军是干什么吃的?

宫人十分无奈,回娘娘,几位皇子能随时进宫的玉牌,还是您给的。  住口!陈皇后的怒火又盛了几分,本宫若早知道他们有一天会用那玉牌来为伤了灵犀的人求情,当初无论如何也不会将玉牌给了他们!说完,又看向君慕息,还有你!本宫统统看走了眼,以为你

们对灵灵犀的疼爱都是真的!

君慕息一个头磕到地上,母后,无论到何时,儿臣对灵犀的疼爱,都是真的。  儿臣也一样。九皇子君慕楚走进大殿,同四皇子一并跪一下来,四哥方才的话,就是儿臣要说的话。无论何时,儿臣对灵犀的疼爱,都是真的。但是他顿了顿,看向白鹤染,半晌道:灵犀能

舍命相救之人,儿臣信她值得。更何况,能救国者,什么都值得。  什么都值得?陈皇后仿佛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你们口口声声疼爱灵犀,可是现在灵犀还躺在病榻上,浑身都是血,一刀扎进了她的心窝子,你们却说她什么都值得?也值得灵犀替她挨了一

刀?  母后君慕楚大声道:灵犀有她自己的选择,她选择救,就说明这个人值得救。母后现在发怒,让她跪,甚至打几板子,儿臣都能理解。但是母后有没有想过,灵犀舍自己性命好不容易保下来的人,

若是反过头来折在母后手里,您让灵犀醒了之后该如何面对?她这一刀不是白挨了?母后——君慕楚一个头磕在地上,求母后息怒,求母后将怒火发在该死的人身上。

九哥说得对!该死的人来了,母后,这口恶气儿臣帮着您一起出!

殿外一声大喊,白鹤染神经一振,是君慕凛来了。  所有人都回过头去,只见殿外一身玄袍的十皇子君慕凛正大踏步朝着这边走来。他不是一个人来的,在他手里还抓着两个人,左右手一边一个,拖死狗一样拖在地上,任凭那两个人放声嚎叫,浑不在

意。

染染。他走到她面前,停住了脚步,你怎么跪着?地上凉,快起来。

白鹤染皱眉,不要闹,这是我该受的,我愿意跪着。

君慕凛果断摇头,该受的人在我手上,这一切又与你何甘?  他话说至此,抬头看向陈皇后,母后,灵犀替我妻挡了一刀,这份情儿臣这辈子都记着。将来若灵犀让我用命去还,我这个做哥哥必当义不容辞。但是现在,母后该将精力放在真正的罪魁祸首身上,

而不是一味的摔东西。这些东西泄不出我们的怒火,只有这两个东西,才能让咱们痛痛快快的替灵犀报了这个仇!

说罢,手臂一扬,狠狠地将手里提着的两个人摔到了大殿中间。

伴随着砰砰两声,人们这才看清楚,这两人其中一个竟是文国公白兴言,而另一个另一个是谁呢?

殿内的宫人们没看清楚,只知道是个女子,面目狰狞,样貌极丑。

但白鹤染等人却知道,那是白惊鸿,是曾经盛极一时,被誉为东秦第一美女的白家大小姐,白惊鸿!

陈皇后的眼睛都烧红了,她狠狠地瞪向白惊鸿,双拳都握出了声响来。她想找东西去砸人,可殿里能拿得动的东西都摔得差不多了。  几番寻找不成,陈皇后果断放弃,然后指向白惊鸿,大声道:来人!将这个贱人给本宫拖出去,杖毙!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