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蓁蓁再见到君慕楚还是害怕,怕得完全不敢直视对方的眼睛,于是就一直低着头,将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讲了一遍。直到讲完才恳求道:九殿下你进宫去帮我姐说说情好吗?嫡公主在我们家遇刺,还是为

了救我姐,皇后娘娘必然大怒。我真怕我姐出事。

君慕楚也是万没想到居然会出这样的事,这趟宫他必须得进了,就算不为白鹤染,他也得进宫去看君灵犀。被刺中后心,就算治得好,那得遭多大的罪啊?

本王即刻进宫。他转身就走,可走了没两步却又停了下来,看了白蓁蓁一会儿道:你先在慎王府里待着,等本王回来再送你回去。

白蓁蓁连连摆手,不用不用,我可以自己回去,再说我也带了丫鬟来,我们两个一起回去,路上也算有个伴,不碍事的,不劳烦九殿下。  君慕楚听得直皱眉,本王不是担心你路上出事,本王是怕你回到家里出事。你们白家人连刀子都动上了,那还算什么家?老老实实在这待着,等本王回来。说完,又吩咐那个已经听懵了的守门侍卫

,带四小姐到客房去,好生侍候着。

他就这么走了,打马而去,直奔皇宫。

白蓁蓁站在慎王府门口看了一会儿,直到再看不见影子方才收回目光,然后跟那个侍卫说:你把府门关上吧,我不能留在这里,我还是得回家去,家里还有我的娘亲和弟弟呢!

那侍卫苦着一张脸求她:四小姐,您就留下吧,王爷的吩咐谁敢忤逆啊!您是走了,回头小的可就得遭殃,咱们王爷那脾气您应该也知道,您这一走,相当于把我送上断头台啊!

她有些为难,可是我的亲人们怎么办?我的姨娘和弟弟怎么办?家里有个持刀的疯子,万一她再发疯伤人

就算再发疯,那也不是您能拦得住的。那侍卫给她出主意,四小姐先进府歇着,白家那头小的派慎王府的侍卫过去,保证把您在意的亲人们给护得好好的,您看如何?

白蓁蓁想了想,终于点头,既如此,就多谢这位大哥了。  您可千万别这么叫,除了宫里的皇后娘娘和嫡公主之外,咱们这座慎王府还是头一回有姑娘上门,更何况还是三更半夜的,四小姐您是头一份儿。想来您跟殿下关系必不一般,否则殿下也不会如此担

心您的安危。快进来吧!

白蓁蓁走进慎王府,琢磨着侍卫刚刚的话,唇角不自觉地上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来。

此时,送君灵犀回宫的马车已经行至百仪门前,马车停下时白鹤染就准备起身下车,却被君慕息拦了一下。他说:你先回家去,这一遭我替你挡挡。  她先是怔了怔,而后便摇了头,不行,我自己惹下的祸必须自己担着,灵犀是我带出宫去的,她又是为了救我才受了重伤,我不能就这么走了,不能让她醒来之后发现自己救了一个胆小鬼,连罪责都

不敢承担。  她看向君慕息,真诚地道:谢谢四殿下的好意,我心领了,但真的不能让你为我挡这个责。我从来没想过会有人舍命救我,更何况还是才认识不久的小公主。她一边说一边敲敲额角,有些茫然地道

,这个事有些捋不清楚,灵犀的善良让我开始对人性有了新的认识。  君慕息见拦不住,便也不再拦,只告诉她:灵犀其实是一个很孤独的孩子,因为身份特殊,因为皇后曾经丧过一子,故而对这个小女儿是百般的呵护,小时候连走路都怕她摔了。宫里甚少有孩子愿意同她一起玩,她的几个姐姐更是见都不愿见她。所以她是跟着老九和老十长大的,性子自然也随了他们两个,特别是像凛儿更多一些。她跟他们两个的感情很好,好到自然而然地就将你也纳入一家人的行

烈。所以她舍身救你,就跟救她十哥是一样的。  他看了会儿君灵犀,又回过头来跟白鹤染说:人现在已经没有性命之忧了,皇后那边我会替你说话,至于凛儿,你这一入宫,他肯定会得到消息,想必也在赶来的路上,所以也不用太担心,皇后听他

的。

白鹤染轻叹一声,这不是听不听的事,就算皇后不怪我,我这心里也有愧,更不知道该如何补偿。所以我到是希望皇后能够降罚于我,至少心里会好受些。

她下了马车,君慕息立即唤来御林军守卫上前帮忙,抬着担架一路将君灵犀送往皇后娘娘的昭仁宫。

白鹤染跟在后面,夏阳秋也跟在后面,谁都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与此同时,白家那边也乱成了一团,白惊鸿被关进屋子里,外头由十个丫鬟守着。人们能听到她在里头疯狂砸东西的声音,更时不时撞门想要跑出来,可惜都未能成功。  白兴言已经成了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四皇子和白鹤染抬着小公主走了,对他们家这边的事管也没管问也没问,甚至也没有人把白惊鸿给抓起来。越是这样他越害怕,心里这块石头总是不能落

地,悬得心慌成一团。

老夫人也坐在前厅,白家所有主子都已经往这边集中过来,人人都知道白惊鸿想杀白鹤染,结果小公主替白鹤染挡了刀,也就是说白惊鸿实际上杀的是小公主,这得是多大的罪啊?

白花颜腿肚子都在打哆嗦,一直在想会不会被诛九族。那可是嫡公主啊!  这时,突然新来的管家白顺跑进厅来,朝着一众主子行了个礼,然后道:禀老夫人,老爷,门外来了一群侍卫,要求进入文国公府,说是保护红姨娘和小少爷,还有老夫人的。奴才问了他们是哪里的

侍卫,对方回答说,是慎王府的。

慎王府的?

人们狠狠地打了个哆嗦,慎王府,那不就是九皇子的家么,这不如直接说是阎王殿的人,是来接白惊鸿进阎王殿的吧?除了白惊鸿还会接走谁?

小叶氏相对理智很多,她听明白了白顺的话,于是赶紧道:你说侍卫是来保护白家的?

白顺纠正她:不是保护白家,他们说了,大小姐行凶杀人,白家实在太不安全,所以九殿下特地派人过来,但只保护红姨娘小少爷,还有老夫人。其它的人,一概不在他们的保护范围之内。

人们更疑惑了,慎王府什么时候跟红氏这么熟了?

白燕语眼珠子在人群里扫了一圈,然后开口问:四姐呢?怎么没见到四姐?

红氏撇了她一眼,主动开口道:四小姐去慎王府了。

这话听得人们更糊涂了,但比起白惊鸿闹的这一出事,人们已经分不出精力再去分析白蓁蓁跟九皇子到底有什么关系。既然人已经来了,想保护就保护吧!

于是白的兴言挥挥手,算是同意了侍卫入府,自己则迈了大步离开前厅。

小叶氏站了一会儿,也悄悄跟了出去。  梧桐院儿的书房里,小叶氏告诉白兴言:唯今之计,老爷是无论如何也保不住大小姐了。叶家更没有能力保得住,宫里的姑母虽顶着太后之名,但是妾身相信老爷心里也清楚,太后实际上没什么权力

。前些年无风无浪,太后的存在还能够帮着皇家粉饰太平,可是现在今时不同往日了。

白兴言重重地叹了一声,是啊,今时不同往日了。自从白鹤染回来,所有的一切就都变了样了,连宫里的太后他都听说没什么好日子过,被几位皇子牵制得十分厉害。  老爷别抱任何希望。小叶氏的话还在继续,刺杀嫡公主,别说叶家,就是郭家出面也一点希望都没有。老爷现在要想的不是如何保下大小姐,而是要想想如何保住自己,保住整个白家。否则,一旦

诛杀的圣旨降下来,一切就都晚了。

白兴言听到这里不由得打了哆嗦,诛杀,是啊,刺杀嫡公主,是诛九族的大罪,别说白惊鸿活不了,他也活不了。

大小姐的脸,是没得治的。小叶氏又下了一记猛药,与其保一个毁了容貌的美人,不如保全自己。

白兴言沉默了,他也知道,唯今之计只有舍下白惊鸿才能保命,可他就是下不了这个决心啊!更何况若舍了白惊鸿,他的大计怎么办?  老爷。小叶氏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轻轻的,低低的,却直入人心。她说:老爷,您不只大小姐一个女儿,叶家也不只大小姐一个外孙女。就算是郭家,在无路可走的时候,也要做出不得不做的选择

。  白兴言瞬间清醒,是啊,她还有别的女儿,他身边的叶家人,可不只是叶之南和白惊鸿,还有他看向小叶氏,这个小妾年轻漂亮,这小妾生出来的女儿也是貌美如花。现在年纪还小,但再长几年,

也难说长不成倾国之姿。明明就有现成的人顶替接班,他何苦还执着于一个白惊鸿?跟自己的性命和整座文国公府比起来,毁了容的白惊鸿,什么都不是!  昭仁宫里,皇后大怒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