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阎王殿做了一件大事。九皇子亲自带人,连夜将叶家二老爷叶成铭给抓了。理由是:行贿东秦官员。

这些年叶家其实一直堤防着阎王殿那头,平日行事甚少留下把柄,除了有亲戚的郭家之外,从来不主动与朝中其它官员打交道。

可惜,千防万防,却没防到一百万两银票居然没能打动一个小小的上都府尹,还被人家给实名举报了。那送去的银票上头还盖着叶成铭的私人印章,想赖账都赖不掉。

此时,叶成铭已经被押到府门外,九皇子君慕楚骑在马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叶家人哭爹喊娘地追出来,一个个跪在他面前不停地为叶成铭求情,求他面饶了叶家这一回。

然而,在九皇子面前,从来都没有人情可言。更何况他如今恨叶家入骨,求又有什么用?  叶成铭被押着,早吓得没了魂。一进阎王殿不死也被扒层皮,这是人人皆知的秘密,他万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也会落到阎王殿手里,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甚至来人抓他的时候他还正在小妾的屋里缠绵,

这会儿连衣裳都没穿好就被揪了出来,早吓得两腿打晃,站都站不稳。

他不停地喊着:冤枉!我是冤枉的!大哥救我,快救救我,我不想进阎王殿去。

大老爷叶成仁心里也急,可是他又有什么办法?九皇子油盐不进,他如何救这个弟弟?  他心里恨竟冲天,既恨白家连个白浩宸都护不住,又恨这个弟弟私自行动不跟自己商量。他也是直到今日才知自家二弟背着他去贿赂韩天刚,想要将白浩宸给救出来。可惜,知道得太晚了,晚到都来

不及想想该如何应对,阎王殿的人就到了。

见叶成仁不吱声,叶成铭更害怕了,整个人都瘫到地上,站也站不起来,更是在看到九皇子那张冷硬的脸时,吓得直接尿了裤子。

君慕凛几人的宫车就是在这个混乱的局面下乱进来的,远远地就听他喊了一声:九哥!大晚上的好雅兴,这么有趣的事情怎么也不叫上我一个。

九皇子扭头看他,面无表情地道:本王没叫你,你不也是来了么。

君慕凛笑嘻嘻地问:叶家犯什么事儿了?这是要抄家吗?需不需要人手?我让人回王府叫些侍卫过来,帮九哥一块儿抄。

叶家人听得阵阵发寒,这怎么一眨眼就上升到抄家的程度了?

宫车在叶府门前停了下来,白鹤染起身,由君慕凛扶着下了宫车。

叶家人在看到白鹤染露面的一瞬间,一个个情绪都激动起来,睁圆了眼珠子狠狠朝她这边瞪了过来,恨不能用目光将她生吞活剥。  叶成仁也是怒极了,他站起身来指着白鹤染大声问道:二姑娘,我们叶家究竟哪里对不住你,竟如此加害于我们?若说惊鸿和浩宸二人入了白家族谱,分了你嫡女的尊荣,这也是你们白家长辈自己的

决定,是你的父亲娶了我叶家的女儿,你就算心里有气也该朝着你的父亲出,与我白家又有何甘?  白鹤染听得直皱眉,我害你们什么了?你拿你们叶家出什么气了?还有,什么对得住对不住的,如果一定要论,那你们叶家又哪里对得住我了?非要让我一桩桩一件件都给数数清楚?叶大老爷,别怪我没提醒你,有些事情不摆到明面上来说,那是叶家跟白家做为亲戚之间的家事。可一旦拿出来仔细掰扯,那可说不定就能掰扯出另外一些无家事无关的旁枝来。怎么样,你是希望我说,还是希望我不说

?  叶成仁心头一震,他不知道白鹤染指的事情是什么,可是这些年叶家做了太多事,一时间他也捋不清楚哪件事是跟家事有关,哪件事是跟家事无关。所以冷不丁被白鹤染这么一挤兑,到还真就不敢点

这个头。

白鹤染还没太明白叶家这一出是因为什么闹起来的,于是跟身边一个侍卫打听。那人看看九皇子,见九皇子点了头,这才把事情缘由跟白鹤染详细地说了一遍。  白鹤染终于明白前因后果,但也更想不通叶成仁的这个脑回路了,于是她问对方:你们自己行贿官员不成,这个事与我又有什么关系?是冤屈还是事实,到了阎王殿一查便知真相,怎的一看见我就不

管不顾先责问一通?你们叶家这是什么规矩?拿谁当出气筒呢?

她的目光阴寒下来,一双眼死盯着叶成仁,直盯得对方浑身不自在。  理智告诉叶成仁,不该再多费口唇跟白鹤染在这打嘴皮子官司了,眼下不是斗嘴架的时候,他得静下心来想办法救他的二弟。可白鹤染就是有一种本事,只要她一开口,说出来的话那就是句句扎心,

句句都能把人气得火冒三丈理智荡然无存。以至于他现在不跟这丫头辩解几句,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恶气。

他忍了再忍还是没忍住,于是大声道:若不是你害浩宸下狱,又何来我们叶家捞人一说?这一切归根究底还是因你而起,你敢说自己完全置身事外?  白鹤染冷笑起来,我当然敢,我有什么可不敢的。只是我有一点就想不明白了,那白浩宸他不是姓白么?他不是人前人后都以白家大少爷自居,这怎么白家人出了事我们白家自己还没着急,到是把你

们叶家急够呛?除了跟白府要银子之外,什么时候你们叶家对白家也这般关怀起来?一百万两,不是小数,前些日子白家没银子吃饭时怎么没见你们去扶贫呢?

叶成仁气得直跺脚,浩宸是姓白,但他身上也流着一半叶家的血,他也是我叶家的孩子!如今人出了事,你们白家无动于衷,我叶家自然就得出面。  哦。她点点头,那你们想出面就出面呗,又没人拦着你们。行贿官员被人家反举报,这只能说明你们关系不到位,行贿的功夫也不到家,自己失了手可怨不得别人。另外——她往前走了几步,凑到叶成仁跟前,冷冷地道:白家的人我们自己都不捞,轮得到你叶家强出头?白家不捞自有不捞的道理,趺家横插一脚算什么?你说我父亲要是知道了这个事,是会感激你们出手相助,还是会责怪你们多

管闲事?万一他有更好的办法将人给救出来,现在却被你们打乱了计划,坏了他的事,你说他是会领你们的情,还是会怪你们狗拿耗子?

叶成仁心下一惊,白鹤染的话提醒了他。

是啊,老二鲁莽行事,说不定就扰乱了白兴言那边的计划,让救出白浩宸更是难上加难。

对于白兴言那个妹夫,虽说叶家平日里是恩威并施地压着,可是他心里清楚,单凭叶家,是压不住堂堂一代文国公的。真正让白兴言忌惮的虽然也并不是宫里那位老太后,而是他们的外祖郭家。

白兴言相中的是郭老将军的权势,吸引他与之合作的也是郭老将军在军中的声望。而他白家,说句不好听的,除了一个白惊鸿给了他做国丈的希望之外,其余的基本都是搭的。

一旦真的惹恼了白兴言,对叶家可是没有半点好处,甚至还会偷鸡不成反蚀把米,将几乎唾手可得的世袭爵位也给搭了进去。  如今的白兴言可不再像从前了,有了这个二女儿的强势回归,有了这位二小姐跟十皇子的婚约一定,他就是没有白惊鸿,没有叶家和郭家,国丈也是十拿九稳的。人家凭什么还要大费周张跟他们联手

?好好讨好这个女儿不就完了吗?

叶成仁越想越心凉,白鹤染却已经不再搭理他,只转过身冲着九皇子施了一礼,道:阿染回府路过这里,扰了殿下办差,实在不该。我这就回去了,殿下您忙您的。

九皇子点点头,去吧,让凛儿送你。  这时,身后宫车里突然扬起一个声音来:别急着走呀,这么大的热闹还没看完,走了多遗憾。声音才落,宫车的帘子又被挑了起来,小公主君灵犀笑眯眯地从里头钻了出来,冲着九皇子打招呼:嗨

,九哥。

九皇子一愣,当时就朝着君慕凛看去。君慕凛赶紧摇头:可不是我把她给带出来的,是她一定要跟着我们一块儿出宫,母后不管,我自然也拦不住。

君灵犀小嘴巴嘟了起来,九哥,你见到我似乎一点都不高兴,是不是灵犀做错了事惹恼你了?你跟灵犀说,灵犀一定改。

君慕楚听得直皱眉,这个最小的妹妹几乎是他们看着长大的,又是皇后娘娘嫡出,跟他们算是最亲的兄妹,他跟老九自小就偏疼这丫头,如何会见到她不高兴?

只是天都黑了,你身为公主私自出宫,这事儿你让本王跟你十哥回去怎么向父皇交待?听九哥一句,快回宫吧!

君灵犀脑袋摇得跟波浪鼓似的,我不回宫,说好了跟十嫂到国公府去转转,这会儿回宫多扫兴。再说,眼下这么大个热闹我都还没参与参与,就这么回去了也太有失我嫡公主的风范。  她话说完,目光一转,带着一脸的讥讽与不屑朝着叶家人投了过去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