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慕凛从外头进来时,正听到他媳妇儿在跟他四哥说:我看病很贵的,但这次就不跟你收诊金了,不过你记着,如果下次再发病请我来治,那我就得把这次的诊金一并收取回来,绝不是我摸你两把再多看

你几眼就能了事的了。

君慕凛抚额,他家媳妇儿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  赶紧快步上前解释:四哥你别听她瞎说,她没摸你,就是扎针的时候在心口那地方找了一会儿穴位。不过你也不用太往心里去,我们家染染都要开诊堂了,是个大夫,大夫治病救人是不分男女的,情

份什么的你不用觉得亏欠,反正早晚都是一家人。

白鹤染也无奈了,就冲四皇子这个脸皮的薄厚程度,君慕凛这番话还不如不说。

果然,四皇子脸又红了,看着自家十弟缓缓摇头,只道:凛儿真是长大了。

一条人命救活,君慕凛将御膳房备好的清粥留下,拉着白鹤染急匆匆滚蛋了。

因走得太急,迈大殿门槛的时候他还绊了一下,白鹤染十分不解,怎么着,让狼撵了?

君慕凛一脸苦色,比让狼撵了还可怕呢!染染,我真怕你看上我四哥。

恩?她都听愣了,我看上你四哥干什么?  因为我四哥不但长得好,身上还有一股子仙气儿,任何女子看了都难免心动。虽说首先肯定是顶礼膜拜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可一旦有了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就没什么人能抗拒得了他那种与众不同的

气宇。  白鹤染有注意到,当君慕凛提起他的四哥时,虽说话里是带着吃醋的意思,但面上却尽是敬仰和崇拜的神色。且这种神色是他在看到和说起九皇子时所没有的,由此可见,同父异母的四皇子,在君慕

凛心中的份量极重。  我没看上他。她实话实说,天底下好看的人多了去了,气质不凡的人也多了去了,我若见一个就看上一个那还得了。她伸手去扒拉君慕凛的眼皮,我到是觉得你这双紫眼睛长得漂亮,人嘛也还行

,我这人十分懒惰,既与你走在一处,就没有精力再去理会别人了。不管是你九哥还是四哥,对我来说也都只是兄长而已,没有什么不同。

真的?他笑了起来,我就知道我们家染染最好。  她却轻轻地叹了口气,看着他笑得一脸灿烂,带着几分羡慕地道:你的父亲真好,如果我的父亲能及上他十分之一,我都会用二十分的好去回报。可惜,我没有这个福份。说到这里,又自顾地摇头

,不提这个,闹心。你现在是带我往哪儿走?天眼瞅着就要黑了,我不能一直留在宫里,送我回家吧!

君慕凛却舍不得,在宫里用过晚膳再走吧,我都让御膳房那头备下了。父皇说你太瘦,兴许是白家太穷养不胖你,让我给你多备点儿肉吃。

她面上终于见了点笑模样,行,那我就多吃些,长胖一点。

君慕凛点点头,这样才乖。然后很自然地拉起她的手拐出鸣銮殿范围,进入玉石小径。

白鹤染没有抗拒,很顺从地由他拉着,默默地跟着他走在自己完全陌生的道路上。偶有遇上往来宫人,虽惧于十皇子威严,却还是忍不住要往他们这边多看几眼。

在古人眼里,别说未婚男女,就是已婚夫妻都甚少有手牵着手走在大街上的,他们俩个俨然成了皇宫一景,着实叫人大开眼界。

可是君慕凛不在意,白鹤染更不在意,所以两人走得十分自然,偶尔还轻聊两句,笑上几声,惹得更多人朝着这边注目。

白鹤染有的时候会生出些恍惚,有点想不明白自己跟这个牵着手的男子是如何发展成今日这般光景的。仅仅是温泉初遇时的所谓肌肤之亲?还是回京后她再次施以援手,他又一次次从旁相助?

似乎都不是,一切都发生得那么自然,像几世注定的缘份,躲也躲不开,绕也绕不过。

吃晚的地方在后宫跟前朝之间,有一个幽雅的小院子。二人到时,外头已经跪了一排宫人,有太监也有宫女,甚至还有几个嬷嬷。

她不解:迎接你的?

君慕凛瞅了一会儿,摇头道:还真不是,像是

话没说完,里头就有一个清脆的动静传了来,是个女子的声音,有些像白花颜,刁蛮又无礼——别以为你是嫡公主你就可以随便欺负人,这只兔子明明是我先发现的,自然是要归我处置。  紧接着,一个比她更刁蛮更无礼且更加有气势的声音也跟随而来——别以为你是庶公主你就可以卖惨装可怜,身份不如本公主还不知道玩意儿着尾巴做人,搁这儿跟我瞎咋唬什么?本公主可不吃你那一套,你要说我以嫡公主的身份欺负你,那我今儿还就欺负了,你能把我怎么着?这兔子谁先发现的我管不着,但你要取了它的命去红烧,那我就必须得管。兔子的命也是命,凭什么你说吃了就给吃了?

再说,宫里哪来的野兔子?明明是有主的,你捡到了就应该还给人家,不还就是抢,就是盗。强盗是害虫,跟过街老鼠没有区别,人人喊打。

白鹤染眨眨眼,原来是庶公主遇着了嫡公主,两人因为一只兔子吵起架来。  这时,有宫人上前向着君慕凛行了礼,开口道:十殿下,小公主听说您带了未来的王妃要到这院子里用晚膳,早早的就吵着过来凑个热闹,可是没想到在这儿遇着了六公主,这会儿正宫人说到这

里,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白鹤染,然后低下头不再做声,一脸的为难。

白鹤染不解,几个意思?两位公主吵架,关她什么事?

君慕凛为她解惑:六公主,跟你还真有些关系,且还算是不远的关系,你该叫她表姐。  她想起来了,白老夫人有个女儿进了宫,生六公主君长宁,如今身居嫔位,她若记得没错,应该是康嫔。可那位姑姑的女儿不是已经不小了,听说得有十六七岁了,怎的还会因为一只兔子跟小公主吵

架?

她问君慕凛:我那位表姐是个什么性子?我听着她说话的声音和语态,像是跟我家里的五妹妹白花颜有几分像。  君慕凛想了想,告诉她:跟你的五妹妹像不像我不知道,但跟你们家里那位大小姐到是有几分像的。模样生得不错,所以心气儿高,拖到十七岁也不肯出嫁。前些年父皇给她选中了驸马,可她说什么

也不愿意,以死相逼,弄得对方不得不主动向父皇提出退婚。  还是个有脾气的?她尽可能地在脑子里搜寻关于那个姑姑的记忆,可惜,太少了。淳于蓝嫁入白府的时候,那位姑姑已经入了宫,似乎在原主很小的时候见过一次,但也只是远远的,连长什么模样

都看不清楚。对于那个表姐就更陌生,如果不是今日遇上,她几乎都忘了还有这么个人。

晚上该怎么办呢?场面似乎有些尴尬呀!

她跟君慕凛说:女孩子之间吵个架,也不算什么大事,咱们就别跟着掺合了。这饭改天我再陪你吃,你先送我出宫如何?  哎哟!王妃,使不得,可使不得呀!上前行礼的那个小太监一脸苦色地求着白鹤染:小公主说了,今儿说什么也得跟未来的嫂子吃上这顿饭,如果等不到您,她晚上就离宫出走住到文国公府去,必

须把饭给吃上。说完,又看向君慕凛,殿下,小公主这个脾气奴才们也是没办法,要不您跟王妃解释解释?

君慕凛抚额,你们没办法,本王就有办法了?除了四哥,谁治得了那丫头?行了行了,你们千万别跟那丫头说我俩来过了,让她们在里边儿慢慢的打,好好的打,本王走了。

说完,拉着白鹤染就逃之夭夭。

白鹤染有点儿不明白,看你这样子似乎很怕那位小公主?  君慕凛告诉她:染染,这世上我第一怕的女人是你,如果还有第二个,那就只能是她了。那丫头啧啧我这么同你说吧,去年春天宫里开了一场宴席,宴间左相府的一位庶小姐也不知道怎么惹

了她,结果她三更半夜带着暗卫逃宫,摸到左相府里,剃光了那位庶小姐的头发。

这么帅?白鹤染突然对那位小公主生出了无限大的兴趣,她扯扯君慕凛,要不咱俩回去吧!这么过瘾的小公主不认识一下太遗憾。

君慕凛坚决不同意,染染,一个君灵犀已经够闹腾了,再加上一个你本王深深地以为,你俩要是凑到一起去,皇宫不保。

我不至于!她赶紧摇头,我真不至于。

不至于?他看看身边媳妇儿,染染,你是不至于,但如果让那丫头知道白兴言诓你去光明寺祭祖,然后半路设卡埋伏你,你信不信,今天晚上文国公府就要不保。  他刚说到这里,就听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惊叫——你说什么?亲爹埋伏亲女儿?卧槽,文国公特么的是想死还是不想活了?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