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染简直要气疯,这特么的无赖吧?

君慕凛。她狠狠磨牙,迅速给我滚一边儿去,晚了后果自负。

某人特别识趣地滚了。

白蓁蓁把蒙头的衣裳拽了下来,终于找到新话题:姐,说说呗,怎么个肌肤之亲法?

老夫人红氏,连同白浩轩都将期待的目光投向她,竖起耳朵等着听故事。  白鹤染想了想,告诉她们:还记得二皇子救白惊鸿那次吧?因为下水救人而有了肌肤之亲,不得已只好当场向白家提亲,虽说没被答应,但事儿还是有那么个事儿。我跟十殿下呢,跟他俩差不多,肌

夫之亲一说,也仅是因为落水被救,没什么稀奇。

白浩轩小大人一样点点头,原来是这样,那姐姐是该好好感谢人家。

白鹤染赶紧纠正:不不不,是我救了他。

白浩轩一愣,随即改了口:那姐夫还真是懂事,知道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

她给了白浩轩一个赞许的目光,轩儿真是明事理啊!

马车行得快,仅用了两个时辰就到了上都城门口。白鹤染掀开帘子往外看时,刚好看到君慕凛骑着马走在最前头,守卫的兵将正在跟他行礼。

她放下帘子,心里想着是不是要下马车陪他走一段路,又或者趁这会儿没什么要事,跟着他在上都城里转转,再或者是一起去看看新医馆装饰的进展。

其实君慕凛说得没错,他们两人相处的时间是有点儿太少了,虽说古代青年男女的确都是这么过来的,但她身体里毕竟住着后世的灵魂,有婚约的人不好好谈个恋爱,这婚没法结。

她这头做着下车的打算,而这时,刚带着队伍走进西城门的君慕凛却被一人拦了下来。

来人是九皇子身边的近侍护卫无言,快马加鞭,直奔着君慕凛这头就冲了过来。到了近前下马行礼,也不拐弯抹角,开口就问:十殿下,白家二小姐同您在一处吗?

君慕凛皱着眉一脸不快,你打听我媳妇儿干什么?

无言一脸苦色,属下没别的意思,实在是着急了。殿下,宫里出事了。

恩?君慕凛一愣,吊儿郎当的表情瞬间收起,随之覆上了一抹浓重。出了什么事?  无言告诉他:今日散朝后,四殿下当着满朝文武的面突然就吐了一大口血,人随之倒地昏迷,直到属下出宫之前也没能醒过来。太医们束手无策,国医夏阳秋去了也没办法。人命关天,九殿下命属下

速请二小姐进宫。

君慕凛!身后有个声音响起,他回头,看到白鹤染正快步朝这边走过来。

他心里也急,赶紧转过身同她说:四哥吐了血,染染,这病你能不能治?

白鹤染点头,应该能。但不管能不能,总得先进宫去看过再说。快走吧,我随你骑马。

当下也没人再多话,侍卫们主动自觉地承担起护送马车回国公府的任务,而白鹤染则上了君慕凛的马,二人共乘,随着无言一起赶往皇宫。

白鹤染这是第二次进皇宫,第一回是被老太后诓进来治病的,第二回却还是为了治病,却不是被诓骗,而是确有其事。

可她宁愿事情是假的,也不想看到一个吐血昏迷的四皇子。

东秦四皇子给她的印象极深,从前她不知为何那人眼底总藏着悲痛,直到君慕凛给她讲了当年苏家的事,她这才明白,原来最大的悲伤不是失声痛哭,而是隐藏心事强颜欢笑。

她对君慕凛说:我能救他的人,却救不回来他的魂,我能救他的命,却救不回来他的心。他若长此以往继续下去,早晚有一天还会倒下。

皇宫里,群臣散去,天和帝守在鸣銮殿偏殿里,看着榻上昏迷的四儿子,面如死灰。

他的一生有很多女人,很多儿子,他偏疼的并不是这个第四子。如果今天躺在这里的是老九老十或是江越,他肯定会急得发疯。

这个四儿子虽不至于让他发疯,却能让他心里难受得想要流眼泪。

他不知道白鹤染医术究竟如何,虽然夏阳秋说得神乎其神,但究竟能不能把他的儿子救活,一切还是未知。  他跟身边陪着的江越说:你四哥跟老九老十他们不一样,这孩子把什么事儿都窝在心里,从来都不说,也不知道寻个别处去发泄。朕知道当年苏家的事对他打击很大,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朕也没见他如何伤心难过,以为都没事儿了的。可是你听听方才夏阳秋那老头子说他什么?说他是气火多年郁结于心,无处化散,以至于心力衰竭,生机流失。他说人没治了,我怎么就不相信好好的一个人突然就

没治了呢?明明早朝那会儿他还跟朕说话来着。

江越心里也不好受,跟这位四哥接触虽不及九哥十哥那么多,但四哥见了他也总是亲亲和和的,从来不摆王爷的架子,逢年过节府里有什么好东西,也总少不了他一份儿。

四哥是个好人,连九哥十哥都说他是个好人,可好人怎么就没好报呢?

他劝着天和帝:父皇也别太难过,不是说白家二小姐能治么,九哥已经叫人去请了,应该很快就能进宫来。咱们再等等,等人来了四哥就有救了。

老皇帝长叹一声,连夏阳秋都没有办法,你让朕怎么相信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医术高得过夏阳秋?你信吗?  江越赶紧道:我信啊!夏国医那人脾气虽然怪了些,人也不靠谱了些,但关于医术方面的事他可从来不打诳语,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他说能治那就一定能治。再说了,十哥那个性子您也知道,那发

起火来天都能捅个窟窿的人,一般女子能入得了他的眼么?要是没有点儿真本事,白家二小姐也拢不住十哥的心,所以我相信她能治。

天和帝沉思了一会儿,也点了头,你要这么分析,那也有道理。罢了,你快去看看人进宫了没有,只要她能治好你四哥,要什么朕都给。

白鹤染到时,看到的是一位黄袍老者陪着一个面无血色的儿子,时不时地帮着儿子理理头发衣裳,眼中有焦虑,也有疼惜,甚至带了隐隐的自责。

这是她第一次见到活的皇帝,她能感受到来自皇帝独有的威严,只是在这样的场合下,威严更多的被悲伤取代,让真龙天子看起来就是个普通的垂垂老者,暮年沧桑遍布在面容上,说不出的凄凉。

整个鸣鸾殿都被这种悲伤笼罩着,让进来的人也不由自主地跟着一起悲伤,心酸不已。

君慕凛拉着她走到天和帝跟前,先开口说了话:父皇,阿染来了。

白鹤染小退了半步,跪到了地上,认认真真地行了一个臣女面君的叩首礼,端端正正地道:臣女白鹤染,叩见皇上。

天和帝转过头来,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叹了一声道:你将头抬起来,给朕看看。

白鹤染依言抬头,不卑不亢地与之对视,虽面上从容,心头却依然能够感受得到那种至高无上的威压。即便她是后世之魂,在面对这样一位帝王时,也要不由自主地生出敬畏。

史籍有载,东秦王朝的皇位传到天和帝这一代已是第五任国君。前四位国君中,除了太祖开国时打下大片疆土外,其余三位都相对保守,在政纪上无功无过,在军功上也无建树。

直到了天和帝这代,治国风格和手法就跟从前截然不同了。  这位天和帝一生好斗,更是个火爆的性子,你惹我我就骂你,你骂我我就打你,你打我我就灭了你。于是自他继位以来,周边小国接二连三地被吞并,国土一再扩张,终于将东秦一举推上了这片大陆

上第一大国的宝座。  这是一位真正的帝王,可对于白鹤染来说,之所以跪他敬他,却并不只是碍于身份和来自九五之尊的威压,而是她此时此刻,在这位东秦大帝的眼中在这间偏殿里,感受到了来自一位父亲对孩子的

疼惜之情,爱护之绪。

她有些茫然,也有些忧伤,身为君者尚且能够如此疼爱自己的孩子,可是她的父亲呢?

白鹤染看着天和帝,神色黯淡下来,又默默地将头低了回去。

她也有父亲,可是她的父亲视她为眼中钉肉中刺,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怎么把她弄死,这让她就像一个弃婴般,在真正的父亲爱面,感到了深深的自卑。  你天和帝看着她,若有所思。过了好半晌终于才又开口道:你同你的母亲生得很像,当年歌布国皇子来我东秦朝圣,你的母亲也跟着一道而来,朕见过她,就跟你现在的模样差不太多。他一边说一边回忆,可终还是摇了摇头,年头太多了,记不住了。只记得当初那位皇子,哦,也就是你的舅舅,他带了当年国君的亲笔书信给朕,上面写着的内容是要将你的母亲送入朕的后宫,以换我东秦百年庇佑。但是朕没答应,因为当年发生了一件事情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