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叶氏听来,这一声快回来治眼睛无异于叫魂,就跟快回来送死吧是一个道理。

她打心眼里不想治这个眼睛了,因为原本眼睛就没坏,只不过抹了点辣椒水,让眼睛看起来红肿一些,眼泪多流一些,回头拿清水洗洗也就没事了。

可这出戏是她自己演出来的,现下被白鹤染联手那该死的韩府尹给逼到这处,已然是骑虎难下了。  白惊鸿都快气炸了,白鹤染这是摆明了不想让她的母亲顺利回府,什么治眼睛,治人还差不多。她装了十几年端庄闲淑,却在白鹤染回府之后,每每与之相对都感觉要装不下去,眼下外人虽多,她也

快要装不下去了。

然而,叶氏就在身边,她太了解自己的女儿,在这种时候她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让白惊鸿原形毕露的。

于是用袖子藏住手,轻轻捏了白惊鸿一把。

白惊鸿忍了又忍,勉强将这口气暂时搁置,然后瞪着一双憋得通红的眼转头去问白鹤染:二妹妹就不能放过母亲吗?

白鹤染不解,这说的是什么话?明明是二夫人自己来求我看病的,谁不放过谁啊?

白惊鸿被堵得哑口无言,心中也是懊恼,母亲伤到哪里不好非说伤到眼睛,万一这白鹤染使了坏,把这双眼睛彻底治得看不见可怎么办?

她的担忧都写在脸上,求助的目光不由得投向了白兴言。可白兴言却冲着她微微摇头,还给她一个放心的眼神。

白惊鸿心头一动,是了,这么多人在场,白鹤染是公开看诊,只要当着众人的面,就不可能下黑手把人给治坏了。于是松了口气,放下心来。

但叶氏还是担心,犹豫不决,脚步也不肯迈回去。

白鹤染笑着问她:怎么,不治了?二夫人对姨娘们可真好。

一句话,又把叶氏给气够呛。  白鹤染的话却还没说完,她给叶氏详细分析:你看啊,眼睛不治好怎么看帐目呢?不看帐目怎么找回国公府里消失的银子呢?不找回那些银子我们就又要饿肚子,更何况,二夫人,不找银子也不治眼

睛,那你今天可就没有留下来的借口了。  排队的百姓一直听着看着,直到现在终于反应过来了,敢情这国公府的夫人跟二小姐关系并不好,甚至十分紧张。想想也是,续弦的后娘怎么可能对前任嫡女有多好,这怕是积怨已久,仇恨已经根深

蒂固了。

而他们今日上门可是冲着二小姐来的,家人的不治之症还等着二小姐伸手援助,这韩府尹和夏神医也都是向着二小姐说话,更何况二小姐还为穷人筹集银两,还自己掏银子给他们买吃的

人们看看手里拿着的包子大饼,看着后面还有新送来的甜汤豆汁,心里缓缓有了决断。

他们得懂事啊,得明白谁是恩人谁是敌人。于是百姓们几番商议下口径渐渐地得到统一,开始集体声讨叶氏,义无反顾地支持起白鹤染来,纷纷催促叶氏赶紧回来把眼睛给治了。

老夫人看着这一幕,欣慰地点了点头,付出终于有回报了。

叶氏实在没有办法,还没来得及回去的厉嬷嬷也一点都没辙,只好硬着头皮转过身来,走回到白鹤染身边。

治就治吧,但愿她当着这么多外人的面,不会玩儿阴的。

这是叶氏心里的祈祷,然而,不玩儿阴的那还是白鹤染么?  就见见她面上含笑语带夸张地说:二夫人这个眼睛是生生哭瞎的,我闻着上头好像还有辣椒水的味道,这是在哭的时候手指头沾了辣椒水忘洗了么?唉,本来眼睛就不好,还沾了辣椒水,不瞎就怪了

。  她一边说一边伸出手,抓上叶氏的腕脉装模做样地号了一会儿,然后又道:经脉还可以,就是气血有些紊乱,急火攻心,又由心上了眼,加上辣椒水的刺激从而导致失明。二夫人这个眼睛可是不太好

治啊!

叶氏一听这话心又凉半截,不好治,这意思是要下手了?

她猜对了!

不过想要治好这双眼睛也不是没有办法。白鹤染面上浮了一层玩味的笑意,只要二夫人吃得起苦头,再难治的病症我也一定尽全力为你治好。

叶氏一哆嗦,吃苦头?

百姓立即附和:良药还苦口呢,谁治病还不吃苦头啊?这不算什么。

叶氏没了话说,到是白惊鸿多问了句:二妹妹指的吃苦头,是何意?吃什么苦?  白鹤染答:置之死地而后生。说完,也不等对方问就自顾地解释起来,所谓置之死地而后生,就是我再给二夫人灌点儿辣椒水,让她这双眼睛彻底废掉,然后再由我施金针,让眼睛重新恢复光明。

至于为什么灌辣椒水,实在是因为之前二夫人自己就用过这个方法,所以我也只能采取同样的手段,否则可就失了功效了。

叶氏差点儿没咬了舌头,这叫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面?

白惊鸿急了,哪有这样治病的道理?

白鹤染耸耸肩,我就这么治,你们也可以选择不治,但若不治,现在就送我们这位尊贵的二夫人出府回娘家去吧!

白兴言终于听不下去,大喝一声:这座府里究竟是谁说了算?

老夫人在边上立即用同样的大喝声接话道:老身说了算!

对此,没有任何人提出疑议。人家是老夫人,是文国公的娘,在家里当然得说了算了。

白兴言被逼得也是没有办法,实在是没辙了,只能小声同叶氏商量:要不你就让她治治?反正最后也是能好的,虽然遭些罪,但总好过再回叶家去。

叶氏很想骂人,可是不行,她必须得忍,不然这出戏就白演了,而想再找下一个回府的机会,还不知道要等到何时。她不能留女儿自己在这里,白鹤染这个小贱人越来越邪性,她的惊鸿对付不过的。

于是叶氏点了头,那就都听阿染的,治吧!

白鹤染乐呵呵地开始给叶氏灌辣椒水了,韩正刚看热闹不嫌事大,还建议再加点儿胡椒粉,结果夏阳秋斥他不懂医术别胡来,然后亲自上手给叶氏添了一把盐,美其名曰:排毒。

叶氏的嚎叫声凄惨无比,期间晕过去两次,都被白鹤染拿金针给扎醒了。

如此折腾了小半个时辰,终于停下来时,叶氏发现,自己彻底看不见了!

她吓得大叫:我的眼睛!我的眼睛看不见了!什么都看不见,我瞎了!  白鹤染失笑,要的就是置之死地,不瞎怎么能算是死地。行了,别闹了,堂堂文国公府的二夫人,这样大吵大嚷的多让人笑话。之前我治好那么多小孩子,人家小小年纪都没哭,你挺大个人哭什么。

听白鹤染这样一说,围观的百姓赶紧附和:就是就是,三岁小孩儿都不哭,二夫人这样子太夸张了,怕该不是装的吧?

叶氏都要气疯了,装?你们灌辣椒水加盐粒子试试!

送二夫人回屋吧!白鹤染发了话,今天就治到这里,别耽误别人看诊。

厉嬷嬷一愣,这就结束了?不是说置之死地而后生,现在已到死地,生呢?  她看了那老婆子一眼,冷笑道:生得慢慢生,嬷嬷来时不是说二夫人是日久天长哭瞎的双眼么,日久天长才瞎的,怎么可能一下子就复明。这个生啊,也得是日久天长才行。不过这不也正庆了你们之

前的打算,留在国公府里,慢慢治。

厉嬷嬷听傻了,没想到自己原以为到位又得体的话,却能被这二小姐反过来说,成了堵她嘴的有利证据。她还能再说什么?

叶氏也不知该说什么,就连白惊鸿都认了栽。

罢了,事到如今多说无益,好在演这出戏的目的已经达到,她能顺利住回文国公府就是胜利。这样一想,心里多少也能好受点儿。

叶氏被扶回了福喜院儿,白兴言跟着一起去了,那厉嬷嬷不敢再多留,带着一众叶府下人逃也似的离去。文国公府前厅又恢复了正常秩序,人们又开始排着队一个一个的接受诊治。

可白鹤染却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她治了这一天,排队的人不但没见少反而还越来越多了,怕是她再治个十天半月也治不完。

默语也在边上提醒她:小姐已经一整天都没吃东西,再这样下去身子熬不住的。

她点点头,的确熬不住,可若不熬,又该如何?

边上,夏阳秋频频给她示意:王妃不如把病患转手?送到国医堂去,然后你每隔几日就去坐一次诊,不去的日子,这些人老朽来治。

她眼一亮,你堂堂国医,不是一向不轻易出手为人治病么?

哎!夏阳秋大手一挥,此一时彼一此,如今老朽觉得给百姓治病也没什么不好,只是老朽医术比不得王妃,所以要治这些人,王妃您需得多教老朽几手才行。

她就知道,这医痴老顽童是变着法儿的想从她这里套些好处。

不过既然是济世救人,她也不吝惜针法和药方,只是自己就这样转手国医堂,似乎往后跟她又没有太大关系,过段时日人们一说起这个事儿来,能记得的就还是国医堂,而不是她白鹤染。

总得想个两全其美的法子才是。  就在这时,府门处传来一声唱喝——礼王殿下到!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