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语去传话了,白鹤染阴沉的脸色终于缓合了些,语调也放了轻柔,她告诉老夫人:不要怕,阿染说过会保护祖母,就一定会保护。您爬坡,哪怕来了高手,也伤不到祖母分毫,不是吗?她指指地上的

黑衣人,所有心怀歹意者,都会在接近祖母三步之内立即毙命,即便是三步之外要使暗器,也会在运起内力的同时气绝身亡。  她说到这里,做了个深吸呼,是一种迷香的香味,里面混合着近十种药材,能致人深度昏迷。但是对祖母无效。目光一偏,落在老夫人放在枕头边上的一只荷包处。她笑了起来,将荷包拿起放到老

夫人手里,祖母切记,无论何时何地,贴身带着,他算计不了你。

老夫人震惊,原来这才是阿染对她的保护。可是这荷包里放的是什么?

白鹤染告诉她:是我亲手配制的一些药材,平常用来避毒或驱驱蚊虫,但凡有心怀歹意者在一定范围内运起内力,药材就会散发出一种毒性,十分凶猛,无解。  老夫人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天下竟还有这样神奇的药材,我的阿染真是个有本事的姑娘。她略微放下心来,可还是阵阵后怕,不只后怕,还十分难过。真是悔不当初,老身怎么就生了这么个儿子

?又让他占了世袭的爵位?

一直在认真听着的白浩轩脸都白了,说话声音都在打颤,他纳纳地问:父亲要杀祖母?儿子要杀母亲?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如此混乱?父亲为什么要这样做?

话是问向白鹤染的,带着疑惑和期待解答的目光。  可惜,白鹤染无法给他解释,只是告诉他:这个答案只有父亲才可以告诉你。轩儿,你不要学他,他不是个好父亲,也不是个好儿子,更不是个好人。你当他是什么都好,就是千万不能当成是榜样。

屋里燃着半柱香,是给白兴言算的时辰,眼瞅着就要燃了底根儿了,院子里终于有慌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白兴言连滚带爬地来了。

他其实一点都不想来,可是没办法,默语扔出的阎王殿三个字已经让他吓破了胆,暗卫失败的消息更是让他措手不及。半柱香的时辰实在太短了,他用了最快的速度跑过来,心里却依然没底。

那个女儿是说得出做得到的主儿,他完全相信但凡自己晚了一步,就真的只能到阎王殿里相见了。九皇子的阎王殿那是什么地方啊?好人进去都能被扒层皮,更别说是他。

因为心中慌乱,进门的时候绊到了门槛上,摔了一跤,掉了一颗门牙。

白兴言疼得直想哭,可是紧接着,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传来,瞬间就将他已经蓄在眼眶的泪水又给吓了回去。那是白鹤染在说——晚了几息,香灭了。默语,杀了他!

这声音好似宣判,带着浓浓的内力沉重地压了下来,直压得白兴言一下跌坐在地,再也没有站起来的勇气。  他吓得抱起头,嗷地一声怪叫——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不是说晚了去阎王殿么?为何直接就要杀人?他下意识地想保命,可是刚说完就后悔了,阎王殿是一个比直接死去要痛苦千万倍的地方,自

己是得有多大的勇气才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前方传来一声冷哼,是说过要去阎王殿,所以我现在送你上路,去见阎王。亲爱的父亲,有什么不对吗?

白兴言又崩溃了,见阎王?那不就是送他去死吗?他看向白鹤染,努力地为自己争取机会——我是你父亲,你不能杀我!

白鹤染切了一声,真逗,你都能杀自己的母亲,我为什么不能杀自己的父亲?这不就是你对我的教导吗?我有样学样,是不是学得挺像的?还算有几分天赋吧?

白兴言十分懊恼,他跟这死丫头掰扯什么呢?这丫头油盐不进,哪有理可讲!

于是他不再跟白鹤染说话,转而对老夫人道:母亲误会了,我怎么可能要杀你,你是我的亲生母亲啊!这里面到底是有多大的误会?

老夫人气得不行,哆哆嗦嗦地指着地上的黑衣人:误会?人都躺在这里了,你跟我说是误会?白兴言,你行的事端天理不容啊!

不是,这不是我的人,跟我没有关系!他决定据死不认。

默语在边上提醒:这人在白家多年了,长眼睛的都看着过。老爷如果想不认,就不应该让自己的暗卫在府上频繁现身。或者您若实在不想认,那就还是让阎王殿断断吧!

闭嘴!白兴言总算把火气发了出来,你是个什么东西?竟敢如此跟本国公说话?

默语也当仁不让:上梁不正下梁歪,老爷您身为家主,自己将整个家族都给带歪了,就别怪下面的人不遵规矩。二小姐说得对,这都是跟您学的。

你们——  我们什么?白鹤染又是一声冷哼,我不动你的暗卫,不过是想着他们也都是奉命行事,没欺到我头上,我便留他们多活两天。可若是像这种主动送上门的,亲爱的父亲,你听好了,来一个我杀一个

,来两个我杀一双。没准儿哪天你又惹我不高兴了,那我就搜了这整座文国公府,将你身边所有的暗卫赶尽杀绝。

白兴言心都凉了,下意识地就信了白鹤染的话,信了白鹤染真的说到就能做到。  于是他不再否认地上躺着的是他的人,只是辩解说:方才我看错了,这的确是我的人,可是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跑到这里来。兴许是兴许是走错了地方,对,一定是走错了地方,否则我的暗卫怎

么可能到锦荣院儿来?

老夫人都听不下去了,你当老身是三岁的孩童?能任你如此糊弄?白兴言,枉费我生你养你一场,到头来你却如此对我,你你不得好死!

这是一个母亲对一个儿子说出的最重的话了,白鹤染知道,这一刻,老夫人对这个儿子已经再没有一丝感情,她就是当场杀了白兴言,老太太也不会眨一下眼睛。  可是,不能杀。她心里头还有一个疑惑未解,她必须得知道当年白兴言落在东秦的把柄是什么,有没有证物落到对方手里。否则那个把柄将一直威胁着文国公府,哪怕白兴言死了,也将是其它人的魔

咒。

更何况,如此罪大恶极之人,为什么让他痛痛快快的死去?天底下哪有那么便宜之事?  白兴言已经无法再辩解,虽然他想不明白白鹤染怎么会有那么高的武功,怎么会知道他昨晚派人刺杀老太太,可是他却清楚地记得一件事,那就是九殿下很买这死丫头的帐,一旦白鹤染将他送到阎王

殿去,他很有可能再也无法活着出来。  求生的欲望让他再也顾不得脸面,直接跪到老夫人面前,左右手齐开弓,狠狠地抽起自己的嘴巴。一边抽还一边哭着说:都是儿子不好,驭下不严,不管母亲信不信,儿子都从未动过想要杀害亲娘的

念头。求母亲原谅儿子这次,以后我一定好好管教这些暗卫,他们若再生事端,定全杀不误。求求母亲原谅儿子!

他说得痛哭流涕,可老夫人只要一想到这些都不是真心话,地上躺着的人分明就是她儿子派过来杀她的,瞬间就没了同情心。  可这时白鹤染却开了口,先是对默语说:将尸体吊起来,挂到梧桐园门口去,让咱们国公爷的暗卫们都看看,这就是行不义之事的下场。也给他们提个醒儿,护主就好好的护主,弑杀主之母,那就是

死罪。我不管他们听谁的,我只管保我想保之人,谁若动之,我必杀之。

默语点点头,二话不说拖着那具死尸的两只脚脖子就往外走。  白兴言看得触目惊心,这个姿势怎么跟他在噩梦中的遭遇那么的像啊?梦里他也是被人拽住脚踝在地面上拖着,像拖条死狗一样,不管地上是不是有石子有门槛,就直接拽,划得他一后背的伤,完全

不将他当人看。莫非梦里的一切就是这个叫默语的丫头做的?

他心头泛起层层寒意,这时,又听到白鹤染的声音传了来,是在问老夫人:祖母觉得,父亲该如何处置?

老夫人摇摇头,老身只当没生过这个儿子。这意思就是怎么处置都行了。

白鹤染想了想,那就到院子里去跪上两个时辰吧,当是个教训。  老夫人一愣:就就只跪两个时辰?阿染,你没在说笑吧?这个孙女是怎么了?不像她的风格啊?老夫人心里合计着,她本以为白鹤染借着这么好的一次机会,就算不亲手打死这个父亲,至少也得

扒层皮下来,没道理只跪两个时辰就完事了。  李嬷嬷的心也提了起来,只跪两个时辰,这样的惩罚对于老爷来说根本起不到任何效。二小姐为什么要这样做?莫非她更加紧张了,莫非二小姐的性子又变回从前那般懦弱,突然之间就认怂了?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