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的好事是来了一封信笺,迎春笑眯眯地把藏着的信取过来,上头用火漆封着口,信皮上写着几个大字:白鹤染亲启。

方才小姐去锦荣院那会儿,信报官送来的。说是汤州府那头加急信报送进皇宫,里头捎带着送来了这一封。迎春一边说一边冲她挤眼,小姐,汤州府送来的哦!

白鹤染觉得自己被丫鬟调侃了。不过还是情不自禁地笑起来,一把将信接过,也不避讳人,直接就打了开。

信封里头装着两张纸,都是分别折起来的。她略有疑惑,这意思是,两封?

她将其中一封打了开,上头字迹锋利张扬,带着一股子嚣张之气扑面而来。

信的内容很少,却看得她心头欢喜——媳妇儿,一切顺利,勿念。等我回来。

她挑挑眉,还没嫁呢就一口一个媳妇儿,占她便宜。可唇角却不由自主地又上扬了几分,神采也跟着跃动起来,就好像君慕凛已经回到京城,正站在她面前不要脸地邀功。  两个丫鬟看着她对着信纸傻笑,心情也跟着轻松起来。默语说:自从听说了那件事情之后,就再没见小姐好好笑过。所以说,小姐还是应该尽快将那道赐婚的圣旨给接了,您的身边真的需要一个像十

殿下这样的人。  迎春也附和着道:没错,头些年奴婢听林姨娘说过一番话,她说如果一个人总让你掉眼泪,那么不管你心里再怎么装着他,都不要和他在一起。反之,如果一个人你一见了他就开心,那就算不怎么喜欢,也是应该试着接纳的。因为只有跟快乐在一起,这一生才能过得好。她说完又总结道:当时听这话还在心里讥讽林姨娘来着,觉得一个女子整天把情啊爱啊的挂在嘴边,是个挺不正经的事。可是现

在想想,其实林姨娘说得一点都没错。

林姨娘?白鹤染失笑,你若不说,我又将这个人给忘了。白家还真是奇怪,能将一个妾室和庶女放回娘家如此之久,我该说这是宽容吗?  迎春摇头,国公府里除了老爷对大小姐以外,哪里还有宽容。林姨娘之所以能走那么久,是因为她和三小姐都太擅于迷惑男人,二夫人看着她们娘俩心烦,所以才说服了老爷准了她们长假。过后更是

提都不提让人回来,心里八成盼着也们永远都不要回来呢!

默语轻轻哼了一声,永远都不回来是不可能的,昨儿个不还听说老爷下了令,让她们尽快回府么。想来再过不了几日,府里就更热闹了。  提起林姨娘和三小姐,两个丫鬟脸色都不太好看。白鹤染对那对母女的印象不深,只记得的确妖艳得过份,其它的也想不起多少细节来。不过方才迎春转述的那番话,到是让她对林姨娘有了不一样的

看法。一个古代女子能将感情看得如此透彻,想来也是个看得开的人。

她不再扯这个话题,又将手里的另一封信展了开。

这张纸上的字更少了,只有四个,却铿锵有力,一笔一划尽透着不容忽视的威严。

上面写着:多谢,弟妹。

她的心忽然狠狠地颤动了一下,莫名的心酸和感慨袭卷而来,铺天盖地的繁杂往事不断闪现,却又很快消失,一如过眼烟云。  她知道这是九皇子的信,一句多谢,是肯定她对汤州府一事的贡献。一声弟妹,是对她这个人最彻底的肯定,是接纳她成为家人的承诺,是宣告他与她之间再没有从前的那种猜忌和敌意,放心地将自

己的弟弟交到她的手里。  白鹤染清楚自己的感慨从何而来,也知道自己的心酸从何而起。她这个人,肩上有毒之一脉数千年传承,有毒之一脉在传说中才会提到的特殊体质,从出生那一刻意就注定了没有朋友,没有伙伴。或

许是老天爷可怜她,给她留了另外四大家族现世传人在身边,让她在孤单得仿佛整个宇宙都只有她一人时,还能找到人说说话。

只是,隐世家族,家大业大,谁又能有多少工夫用来陪伴对方?  所有的人都很忙,就连年纪最小的风卿卿都很难抓到影子,更别提跟着常年待在部~队里,三五不时出入战场的阿珩了。还有慕惊语和夜温言,一个比一个神神叨叨,五人基本难聚齐,除非家族中有大

事发生。

比如说,她爸白兴的葬礼,再比如说阿珩的直升机炸毁那次。

小姐怎么了?见她脸色不对,默语心里隐隐担忧,可是信上说了什么不好的事?  她摇摇头,没有,信是九殿下写的,说汤州府一切都好。我只是想到以前的一些事情,心里有些感慨罢了。她将信笺仔细地重新折起来,放到袖袋里。今天心情不错,迎春,晚上你也精神些,跟我

们一起出去溜溜。  迎春很高兴,也很期待。白兴言近日被吓得那个模样,她心知肚明是二小姐和默语做的,但却一直不知道她们做了什么,很是好奇。今晚终于能有机会一起同行,她觉得这是二小姐对她的信任,是她

身为奴婢得到的最大认可。

这一晚,白兴言重新睡回了和合园。也不再封闭水井,更不再限制水缸不得存水。  他想开了,左右逃不过被折腾,怎么防范也没用,还费那个工夫干什么。且被扔到云梦湖里也太可怕了,万一对方失手捞不起来他,那岂不是命都得没了?莫不如大大方方的把水井和水缸都留着,好

歹比云梦湖能强一些。

夜里,暗卫依然在,府上奴仆却不再集中留守。毕竟下晌那会儿二老爷两口子来闹的那一场,给他留下的心理阴影实在太重了,如果再将奴仆集中,真不知道还会被传成什么样子。

因为带着迎春,这一晚便与以往有些不同。迎春不会武功,走路时脚步略重,气息也无法控制,以至于三人刚摸到和合园门口就被里头的暗卫听见了动静。

有声音立即传了出来,带着满满的警惕和抑制不住的兴奋,是元赤在说——小贼,终于把你给等来了!与此同时身形掠动,直奔着三人所在的方向就冲了过来。

迎春都吓傻了,站在地上一动不动。默语也紧张起来,迎敌的架势拉开,人也站到了白鹤染身前。

可白鹤染却全然不在意,只将手里的个小瓶子递给迎春,告诉她:打开盖子,把里面的水向前扬出去,给你也找找武林高手的感觉。

迎春手都哆嗦,可人还是很听话的,小姐说怎么做她就怎么做。

于是,盖子打开,瓶口向前,又听到白鹤染在边上提醒她:姿势优美一点。

她脑子里立时又想到了戏台上那些姿态和动作,懵懵地学着做了一个,到也怪好看的。

瓶子就是装药丸的小瓷瓶,是念昔院盖药室时统一购买来一批放进去的。临出门前白鹤染拿了两个带在身上,一来图的是使用方便,二来也是备这个不时之需。

清水随着迎春夸张的动作扬洒出来,元赤连个正脸都没露呢就扑通一声倒在地上,不醒人世。迎春吓了一跳,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小姐这瓶子里装的是什么?

白鹤染实话实说:我的洗脸水。

两个丫鬟皆是一脸苦色,特别是迎春,哭的心都有了。这种时候小姐居然还在开玩笑,刚才多吓人啊,差点儿就要被人杀了。

默语拍拍她的肩,别担心,跟着二小姐,没人伤得了咱们。

的确没人伤得了,因为和合园里的人全都睡着了。就在洗脸水泼洒出去的同时,春季的夜风将药性吹了进去,送给和合园一众人等整夜好梦。

今夜的行动有所不同,水井泡是泡了,但却泡得不久,差不多来来回回淹了十次左右的样子,白兴言就被提上来放到了地上。

迎春过瘾得简直刹不住,人都扔地上了还上去补了两腿,咬着牙骂道:不忠不孝之人,你就是死了都没脸见先祖,祖坟都不能让你入。你太坏了!  白鹤染没理这骂声,到是蹲在了白兴言跟前琢磨起来。不多时,就见她取出随身的金针,于白兴言的印堂上星两处穴脉各刺入三针,紧接着,就见原本昏迷着的人似乎有转醒的迹象。可又不是真的

要醒,只是迷迷糊糊地有了些表面的反应,比如说皱眉。

迎春有些害怕,小姐是要叫醒老爷吗?

白鹤染摇头,醒了还怎么问话。

默语也是一愣,小姐要跟老爷问话?可是不醒他就能说吗?  她笑了起来,我想让他说,他就得说,经络催眠之下,有些话他不想答,也得答。说完,伸出手将印堂穴上的三银金针各撵动了几圈,直到白兴言原本紧皱的眉心舒展开来,这才不再动作,然后开了口,声音轻轻柔柔地道:白兴言,告诉我,当年你的发妻淳于蓝,她生过几个孩子?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