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兴言都要气疯了,白兴武却觉得这主意不错,还是我媳妇儿思虑周全,大哥你考虑看看怎么样,咱俩换换。你放心,我当了文国公肯定对你好,绝对不会像你挤兑我这样挤兑你,该给你多少银子我一个

字儿都不会少,保证乐呵呵给你送上门儿。到时咱们把宅子一换,主宅这头儿有什么你搬什么,我也绝不拦着。我那边儿呢我什么都不要,不但送房还送内饰,连我那些字画什么的也都给你。行不?  白兴言差点儿没背过气去,胡闹!你们当这爵位是什么?是衣裳还是鞋子?还能换来换去的?他越说越气,全身都哆嗦,还说是亲兄弟,同为嫡子,本国公重病指望亲弟弟帮衬一把,你又做了什么

?你尽到亲弟弟的义务了吗?  这话把谈氏听得哈哈大笑,腰都快直不起来了。她一边笑一边走到老夫人跟前,母亲您听听,大哥这话说得简直是要笑死个人哟!还做弟弟的义务,从来都是听说做儿女有孝敬爹娘和公婆的义务,谁

听说做弟弟的还有孝敬哥哥的义务啊?母亲您听说过吗?

老夫人拍着桌子大声道:兴言,你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老身都替你脸红!生个病就要找弟弟救急,这么大一座文国公府连个看病请大夫的银子都没有,你还好意思指责你弟弟?  就是。二老爷白兴武又咋唬开,所以我就说咱俩换换,我再怎么不争气,可也不至于说把侯爵府的钱全花光啊!好歹得给自己留点儿过河钱。这事实都已经证明了,你不适合干这个文国公,咱爹就

留下你我两个嫡子,老三他庶出的不算,就你和我。既然你不适合,就换我来试试呗!反正都是自己家的爵位,谁当还不一样。

白兴言身子晃了晃,险些晕倒,你们,你们到底是干什么来了?

哟!谈氏一拍大腿,这不扯呢么,光想着把大哥赶下台后振兴国公府了,到是把正事儿给抛在了脑后。得得得,下台的事儿先放一边,咱们得先把正事给办了。  她离开老夫人身边,又走到厅中间来,大哥方才不是说我们没有人性味儿,不惦记你嘛!其实大哥你真误会了,你弟弟兴武啊,他是最惦记你的人。这不,今儿一听说大哥您的新喜好,他赶紧就回家

张罗,这会儿咱们是给大哥送礼来了。

白兴言听不明白,什么我的新喜好?我有什么新喜好?  白兴武一脸的奸笑,往前蹭了蹭,凑到白兴言身边儿,哥,别不好意思了,外头都传遍了,说您喜好男~色,夜里召集国公府所有的男仆到梧桐园侍候,第二天一早放出去的那些奴才,一个个疲累不

堪。他说到这里又笑喷了,哥,你这毛病什么时候沾上的?哈哈,笑死我了,怪不得最近这些年不见你生孩子了,敢情是不好女人那一口了啊?哈哈哈哈!

你笑个屁!白兴言感觉天都塌了,这特么都是什么玩意,谁传的?从何说起啊?  谈氏在边上乐呵呵地说:大哥不用不好意思,都是自家人,没有什么事是不能说的。我跟我家老爷今日上门吧,主要也是想着那天大哥找人去借银子,我们没拿出来,真挺不好意思的。后来一想,总

不能主宅这边的事我们什么都不管吧?好在家里虽然银子少,但家丁小厮到是不缺,这不,一听说了大哥的新喜好,赶紧就抓了一批给大哥送过来。

二老爷一把将谈氏给扯了回来,别搁那儿寒碜人,你这女人咋那么不会说话呢?就咱们府上那些个家丁有长得好看的吗?你就拿那些玩意糊弄我大哥啊?

谈氏懵懵的,可是人已经带来了,还是你,你选的。  哎呀,此一时彼一时,这会儿我又觉得他们不合适了。你听着,大哥是我的亲大哥,啊,咱们都是从一个娘的肚子里头爬出来的,咱们给大哥花钱那绝对不能舍不得。既然大哥有需要,咱们今儿就是

砸锅卖铁,也得把事儿给办漂亮了。听我的,去买,明儿就去买,找人伢子,挑好看的买,不管多少银子咱都得花,绝不能在大哥身上省钱。

对对对。谈氏表示接受批评,是我想得不周全,不周全。那不用等明天,一会儿我就叫人买去,家里能卖的都卖了,为大哥挑人,绝不吝啬。

啊!!白兴言再也忍不住了,几乎是在嚎叫了,你们都给我住口!滚!给我滚出文国公府去!再也不要出现在本国公面前,我不想再看到你们!滚!给我滚!

大哥你这是干什么?你

滚!元赤!把他们给我扔出去!不走就杀!统统杀了!

在白兴言彻底崩溃的情绪下,二老爷两口子终于被撵走了,临出门前白兴武还回过头来喊了句——我把带来的家丁先留这儿,大哥你应应急。

滚!白兴言嗷嗷大喊,直到再看不见二老爷一家的身影方才停下来。

可人是赶走了,老夫人却怒了,真是长本事了,都能把亲弟弟赶出家门,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母亲?  那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儿子?白兴言憋了一肚子气,这会儿总算发泄出来了。他指着老夫人,青着脸质问:你的二儿子和二儿媳是如何说我的,你没听到吗?你就纵容着他们如此侮辱于我?有你

这样当娘的吗?

老夫人冷哼,娘原本不是这样当的,可这么些年我看着你是怎么当的爹,耳濡目染,慢慢的也就学会了。再说,昨夜梧桐园的人又不是老身塞进去的,你自己做了什么自己清楚。

我那是被噩梦吓的!我是让他们去给我守院子!白兴言哭的心都有。

老夫人却对他完全提不起半分怜悯,声音依然冰冷,吓的?哼,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兴言,你到底是在怕什么?

我白兴言的话卡在了当场,没说出来。  老夫人疲惫地摆摆手,回去吧,你不想说,老身也不想听。这么些年都过去了,老身只想过安生日子,你爱怎么折腾我不管,国公府的颜面也没剩下多少,用不着留着了。反正爵位是你的,你想怎么

样都是你的事,若哪一天你觉得我这个娘碍了你的事碍了你的眼,你就杀了我,也算是个解脱。走吧,老身要歇着了。

白兴言走了,什么话都没说,带着一身的怨气离开了锦荣院儿。  闹腾了这么一场,老夫人也说不出是个什么情绪,她跟李嬷嬷道:你知道吗,方才老二家提起要把爵位换换座,我当时这心里面儿啊就想着,如果真能换成就好了。以后我守着二儿子过日子,就算也

会不顺心,可至少不用一天到晚的担心吊胆,总害怕哪天一觉睡过去就醒不来,这条老命都被亲儿子给收了。  李嬷嬷想了想,悄声告诉老夫人:今儿一早老奴遇着了迎春姑娘,迎春姑娘是特地来找老奴说话的。她说请老夫人放心,二小姐一直都在暗中保护着您呢!让您别管老爷怎么折腾,别管他威胁还是什

么的,都伤不到您,就算老爷他把刀架在您的脖子上,二小姐也能再把那刀给拨拉开。总之您安心,什么事儿都不会有。  老夫人都听愣了,阿染怎么保护我啊?你要说我病了她能给我治治这我信,可这刀架脖子上可不是她一个小姑娘能拔拉得开的。她觉得这是阿染在安慰她,那孩子从小就是我护着长大的,虽然护得

不好,可她还惦记我,还对我好,我心里都明白。  李嬷嬷帮着分析,兴许真能呢?您别忘了,现在的二小姐可不同以往了,她背后站着的人可是十殿下,保不齐十殿下就派了高手在暗中一直保护着。如果高手不是一个,二小姐就很有可能分给老夫人

您一个,这样不就不怕老爷了吗?

真是这样吗?老夫人自己也分析了开,那你要这么说,也对。兴许身边虽然也有暗卫,但在功夫上肯定跟十殿下的暗卫没法比。

她的心略微安了下来,这件事情总算是掀了过去。  国公府的闹剧闹到傍晚终于收场,白鹤染去看了老夫人一次,回来就坐在房间里指挥着迎春和默语缝荷包,还时不时地对默语的手艺进行一下吐槽:叶家对你的培养也不太全面,既然是要放到老夫人

身边的丫鬟,怎么着也得把女红这一块好好学学。你说像你这么大的丫鬟要是连花都绣不好,多招人怀疑啊!哪有当丫鬟不学绣花的。

迎春跟着溜缝:粗使的丫鬟就不用学绣花。

关键默语这长像这身段,怎么瞅也不像粗使的。她无奈地摇头,行了你别绣了,你这手艺绣出来的,我能送给谁啊?

默语郁闷地说:送不出去奴婢就自己带着呗,这双手提刀提剑都行,拿针还真差点儿。

白鹤染还是摇头,自己戴也丢人啊!算了让迎春自己缝吧,你帮着我分捡药材。

默语点点头,随即跟迎春两个人对视了一眼,渐渐地面上就有了些小得意。

白鹤染看出门道,你们两个,有事瞒我?  两个丫鬟齐点头,迎春还加了句:小姐,好事哦!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