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晚,白鹤染只身去了和合园,就她自己一人,连默语都没带。

和合园是白兴言住的地方,自从梧桐园发生那件事情之后,虽说书房重建,但他却再也不肯睡在那里。毕竟心理阴影太重,只要一闭眼就能做噩梦梦到那天的事情。  和合园是新腾出来的一个园子,说起来也很妙,这园子十多年前是大夫人淳于蓝住着的,和合二字还是老夫人亲自取的,寓意他们夫妻和睦美满。后来淳于蓝过世,这园子就空了出来,一直没人去住

。  白兴言也不想住这里,但府上一时半会儿的又理不出别的地儿来,眼下银子又紧缺,想新建个园子也不是容易之事。没办法,只好收拾了和合园先住着,心里还在盘算什么时候有银子了,一定要兴一

兴土木,新盖个园子出来。  白鹤染往这边来的路上,随手抓了两把树上新长出来的嫩芽。这个季节叶子都还没出,只有枝头上刚冒尖儿的叫叶苞。她将这些叶苞握在手里,一路握到和合园门口,两把叶苞沾着她的体温和皮肤,

已然随她心意带了毒性。

她站在院子门口,将两手摊开,呼呼而起的夜风一下就将这些夜苞吹散,散了满园。

白兴言睡觉是有暗卫守着的,至少四人布防在院子里,却在叶苞吹散入园的那一刻,丝毫没有征兆地昏睡过去。有的睡在树上,有的睡在屋顶,还有两个睡在了后院儿。

白鹤染很满意这样的效果,突然就想起君慕凛每次到念昔院儿找她,也是弄昏了一院子的奴仆。却不知那人用的是什么法子什么药,不过想来肯定是没她这种纯天然的好用。

一脚踏进和合园,带着周身上下自然而发的凛冽气息,穿过院子,推开房门,一直走到了白兴言的床榻边。

叶苞的毒性随风蔓延,顺着刚打开的房门进了屋里,跟随她一起到了白兴言跟前,一拥而上,让正在睡觉的人睡得更实了些。

白鹤染站着看了一会儿,神情也略有些恍惚,似乎同样的场面在前世时她也曾经历过。  她曾站在爸爸白兴的床边,冷眼看着床榻上睡熟的人,几次都想直接将人毒死算了。可终究是没下得去手,终日究是留着白兴多活了几载。然而,该死的人老天爷是不会让他常活的,在白兴作死的道

路上,等着为他收尸的人太多,总归难逃大劫。  如今人换成了白兴言,说实话,她或许对前世的白兴还有那么一丝骨肉亲情,可对于这个白兴言,却是丝毫亲情之意也提不起来。毕竟他只是原主的父亲,她承得了原主的血脉,却承不了原主的心智

。更何况她相信即便原主有灵,对这样一个父亲,也绝不会起丝毫怜悯。

白鹤染伸出手,一把抓住白兴言的衣领子,内力运起,直接将人从床榻上给拽了下来。就听扑通一声,白兴言下意识地闷哼,却还是没有清醒过来。

她像拖死狗一样将白兴言在地上拖着,从屋里拖到屋外,从前院儿拖到后院儿,一直拖到了水井边。

“溺死我的哥哥,便让你也尝尝溺水是个什么滋味。只是一次远远不够,你不如每天晚上都做做噩梦,泡泡水,淹一淹,兴许脑子能清醒不少。”

她说完,大力一使,直接将手里拖着的人扔到了水井里。眼瞅着白兴言大头朝下栽了进去,井外只剩下一双脚时,白鹤染又拎住他的脚脖子,这才没让人直接掉到井里去。

于是,提上来,扔进去,再提上来,再扔进去。如此反复,就像在洗衣服,洗得半昏迷的白兴言下意识地开始挣扎,开始失语乱叫。

可惜,没有人能帮他,整座和合园一片寂静,只有他猪一样的哼叫。  这是一个可怕的噩梦,白兴言觉得自己掉进了水里,四周漆黑一片,他想爬出来,可手臂挥动间却总能遇到阻挠。好像有墙壁在身边围立着,他的脚脖子被什么东西缠了住,想跑都跑不了,甚至想翻

个身都无能为力。  冰冷的水大量地灌进嘴巴,他觉得自己快要被淹死了,很想拼命地睁开眼睛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可惜,头昏脑涨的,眼睛怎么都睁不开。凉水反复刺激下,困意还是席卷而来。他猛然惊觉,哦,

原来这就是个梦,自己是被梦魇住了,所以才不能醒来。  这样一想就放了心,做噩梦嘛,人这一辈子谁还没做过几个噩梦呢?不用挣扎,也不用反抗,即便再难受也都是幻觉,实际上他正躺在屋里的床榻上呼呼大睡,身上哪有凉水,而是软乎乎热乎乎的被

窝。这一切都是幻觉,都是假的。

白鹤染能明显地感觉到拎着的人放弃了挣扎,老老实

实地垂立着,任她折腾。

她笑了起来,“以为是做梦吗?这很好,只是白兴言,你给我记住,从今往后,这样的梦你每晚都要做,怎么样,有没有很期待?”

如此,小半个时辰,白鹤染将人从水里捞出来,依然像来时那样拖在地上,像拖死狗一般把人又给拖了回去。从后院儿到前院儿,进屋,扔在床榻上。

次日清晨,白兴言在冷颤中醒来,一夜惊魂,直到彻底醒过来依然心惊胆颤。

这个梦太可怕了,他怎么会梦到掉进水里?怎么会梦到自己反复不停地被水淹?被梦魇住的记忆太深刻了,那么努力的想要醒过来都不行,差一点就在梦里死掉。

太可怕了,他从来没有做过这么可怕的梦。

白兴言下意识地去拍心口,这才发现自己的衣裳都是潮的,头发也是湿乎乎的,就好像之前真的整个人掉进水里,这会儿成了半干不干的样子。

他一下子心里就犯了合计,难道是午夜梦回出的汗?不对,汗怎么可能出这么多?

他顿时心惊,“来人!来人!”

有暗卫迅速进了屋,白兴言急问:“昨夜可有发生过什么?可有人进了和合园?”

暗卫摇头:“没有,昨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老爷为何要这样问?”  白兴言听得直皱眉,“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你确定?”他大怒,指指自己这一身,“那你给本国公解释解释,我这一身湿潮是怎么回事?我头发上的水又是怎么回事?你别告诉我什么都不知道,那本国

公养着你们又有什么用?”

暗卫大惊,与此同时,刚走到屋外的元赤听到声音赶紧冲了进来,白兴言的模样把他也吓了一跳,随即看了身边站着的暗卫一眼,沉声问道:“说,怎么回事?”

那暗卫一脸茫然,“属下的确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昨夜风平浪静,和合园里什么特殊的事情都没有发生,属下等四人守夜,并没有发现有外人进来。”

元赤皱着眉沉思了一会儿,之后对白兴言道:“主子,暗卫不会说谎,不知老爷您自己可有察觉昨夜有什么不对劲之处吗?”

白兴言也冷静下来,他相信元赤的话,暗卫不会说谎,可是昨夜……“昨夜到是做了个噩梦,其它的本国公也并未有所察觉。”再低头看看自己的衣裳,疑惑依然挥之不去,“噩梦能让人变成这个样子?”

元赤想了想,说:“或许是汗浸湿了衣裳和头发,老爷做的梦是不是很恐怖?有时候梦境太过逼真太过令人恐惧,是会让人发出许多汗来。”

白兴言又回想起昨夜那个可怕的梦来,一瞬间,溺水产生的窒息感觉又袭上心头,让他几乎站立不稳,险些跌倒。

元赤扶了他一把,“老爷脸色不好,需要休息,要不要属下去请个大夫来?”

白兴言刚想说好,可随即想到京中现在没有多少大夫,都去汤州府了,仅剩下的诊费要得极高,白府现在捉襟见肘,最怕的就是花银子,哪来的钱请大夫啊!

于是摆摆手,“不用,歇一歇就好了。从今夜起,守夜暗卫加到六人,务必盯好动静。”

元赤和那暗卫齐声道:“属下遵命。”

白兴言令二人退下,自己坐在床榻边上,好半天都缓不过神来。

真的是噩梦所至吗?他的胆子就那么小,在梦里都能吓成这样?又或者说,昨夜溺水真的是梦?为何他竟觉得那么真实?好像亲身经历一样,所有的一切都历历在目。

四周漆黑一片,空间狭小,挣扎几下就能碰壁,人被倒吊着,大头朝下……

他坐不住了,站起身走出屋子,直接绕到后院的水井边。

如果料得没错,梦里的空间应该是水井,他应该是被人拎住脚踝倒吊在水井里,浸下去就提上来,然后再浸下去,如此不断重复着。  他能清楚地记得自己呛了很多水,冰冷的井水灌入口中,让他觉得自己就快要被淹死了。于是拼命的挣扎,拼命的想要醒来,但却怎么也睁不开眼,眼皮子沉得像压了重物,所以才让他产生了自己是

在梦魇中,是在经历一场噩梦。

可是,如此真实的感觉,真的是噩梦吗?

白兴言双手扶在井边往水中看去,这一动作刚好让他低头先看到自己的手,那一刻,脑子嗡地一声炸起!  不是梦……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