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完这些,小八的困意终于再次席卷而来。

她懒懒的招招手。

“那大哥慢走,我就不送了。对了,麻烦大哥帮我把门关上。“

说着,她便合上眼睛,真准备休息了。

岑一应了一声,抬脚朝着门外走去。

小八有一点是很好的——心大。

她像是永远都没有烦心事,也不知道何为担心和忧虑。

每次遇到什么事儿,伍曜他们都会难免心中惴惴,但她却不会。

完成自己该做的事情之后,她总是能以最快的速度睡去。

等再次醒来,又是精神满满。

这是难得的洒脱。

她像是一只永远不知疲倦的蝴蝶,永远轻盈,永远自在,永远翩然。

这也好。

岑一想到。

他走到门口,忽然顿住脚步。

“燕青那边——”

小八烦躁的捂住了耳朵,背过身去。

不听!

岑一笑了笑。

“燕青是无心之失,何况他是诚心道歉。你也不必一直揪着不放。毕竟之前你也找了他不少次的麻烦,人家也没对你如何——”

“他能对我如何?!”

听见这话,小八就不乐意了,顿时坐起身来,气鼓鼓的瞪着岑一。

一双美目因为恼怒,越发的波光流转,潋滟四方。

岑一提醒道:

“他的实力,在你之上。即便是比起我来,只怕也不遑多让。“

小八顿时愣住。

大哥的实力有多强,她其实是不太清楚的。

但她知道,如果大哥出手,绝对能在三招之内解决了她!

现在,大哥竟然亲口说,那燕青的实力,并不比他差多少...

“...这怎么可能?”

小八柳眉拧起,心中很是怀疑。

她也不是没有与燕青接触过,对方的境界和实力,似乎也没大哥说的这么厉害啊...

“能跟在容修身边的,怎会是简单人物。“

岑一轻轻挑眉。

小八心思涌动。

大哥没必要在这种事情上骗她。

难道...

那个燕青,真的那么厉害?

“他不与你计较,你也放他一马就是。”

小八磨了磨牙,没说话。

这件事真就这么算了?

她做不到!

“本就是他欠我的!”

岑一似乎对她这个答案并不意外,唇角微挑,也没多说什么,便走了出去。

顺带还带上了房门。

小八气哼哼的瞪着门,好一会儿才掀开被子睡下。

等有机会了...非得找回场子!

......

岑一从小八的房间离开,抬脚向前走去。

走出院落以后,绕过门廊,正有一个人在等候。

正是燕青。

”岑兄。“

他客气的行礼。

岑一摇摇头。

“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不过...小八性子向来颇为任性...”

燕青心里一紧。

原本他觉得托岑一说情,情况应该会好一些。

但现在看来,还是有些难...

“都是燕青有错,小八姑娘一时无法消气也是正常。今日还是多谢岑兄了。等以后我再亲自跟小八姑娘道歉吧。”

岑一点点头。

”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

燕青并未过多停留。

殿下被困墨剑门,他的确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处理。

岑一笑了笑:

“请——”

燕青转身离开,身影很快消失。

岑一看了看他离开的方向,脚步一转。

有那位在,倒的确是不用太过担心主子的安危...

......

三天时间,转瞬而过。

被困在墨剑门的楚流玥和容修,就这样平静的渡过了三天。

叁叁被她盯着,大部分时间和精力都放在了修炼上,清净许多。

直到第四天的傍晚,外面终于响起了一阵嘈杂而急切的脚步声。

楚流玥本来正在和容修下棋,听到动静,齐齐抬眸,对视一眼。

容修袖袍挥动,棋盘与棋子瞬间消散!

叁叁也猛地被惊醒,睁开了眼睛,一脸茫然。

“怎么了这是?”

楚流玥已经站起身。

以防万一,这几天她和容修都依旧是作之前的随从装扮。

”大约是...麻烦来了。”

楚流玥微微眯起了眼睛,唇角微勾。

叁叁的心一沉,脸颊上的肉狠狠地颤了颤。

主子!

这难道是什么好事儿吗!

你居然还笑得出来?

但此时叁叁来不及说这些,因为他也听出来,外面正有人朝着这边快速靠近!

他当即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仪表,颇为心疼的捏了自己的腰一把。

这三天吃不好睡不好,又要辛苦修炼,他都瘦了好多——

“人呢?”

外面传来墨昀冰冷额声音。

负责看守的侍卫连忙道:

“回副掌门!他们都在里面!”

“开门!”

墨昀命令道。

“是!”

几个侍卫眼看情况不对,也顾不得多问什么,听到这话就连忙上前开门。

结果还没来得及冲过去,大门已经被人从里面打开。

叁叁圆润的脸庞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下。

“副掌门?您终于来了!”

叁叁一脸欢喜,像是见到了亲人一般。

但旋即,他的脸色便猛然一变。

“您这是——受伤了?”

墨昀双眼紧紧盯着他,没有理会他的话。

气氛冷凝。

叁叁心中不安的预感越发强烈。

墨昀微微抬起下巴。

“叁老板,今次是不能放你们离开了。“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