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漪漪和骆衍的身影,都消失在了这片树林之中。

而那浓郁诡异的一团黑雾,也在将二人吞噬之后,逐渐消散,无影无踪。

林中安安静静。

微风拂来,吹动斑驳的树影。

溪水潺潺,环佩叮咚。

一切,都恢复了最初时候的模样。

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

一片黑色的沼泽,无边无际的蔓延开去。

有灰白色的芦苇,迎风摇曳。

一眼看去,天地苍茫。

南一繁站在沼泽边缘的位置。

再往前走,他就会踏入这片黑暗而可怕的沼泽地。

森冷阴郁的气息,从四面八方而来,将他包括。

其中还混杂着淡淡的血腥气,以及什么东西腐烂的味道,令人闻之作呕。

南一繁眉头紧皱,强忍下胸腹之间的翻涌。

若非是为了禹行,他是怎么都不会来这地方的...

但如今,实在是没办法了。

“南家家主南一繁,求见掌门。“

他双手抱拳,态度恭敬客气。

凉风阵阵,芦苇飘荡。

但却没有任何声音回应他。

南一繁继续道:

“南家家主南一繁,求见掌门。”

四周一片安静。

南一繁犹豫片刻,竟是直接一掀衣摆,直直跪倒在地!

“南家家主南一繁,求见掌门!“

在这一片仿佛已经被世界遗弃的空荡荡的天地间,南一繁的声音,显得格外孤独而无助。

但他似乎对此情况早有预料,只是咬着牙关,一次次的求!

从白天到黑夜。

从黑夜到白天。

他跪在那沼泽地边缘,跪求了一天一夜。

直到他的嗓子都变得沙哑,几乎说不出话来的时候,他身前的那些芦苇,终于剧烈的摇晃起来!

一片片白絮飞起,落在黑色的沼泽地中,很快便被翻涌的泥浆吞噬。

隐约之间,可见森森白骨。

南一繁权当没看见。

他只是抬起头,遍布血丝的双眼紧紧盯着前方!

周围好像变得更安静了些。

南一繁一颗心像是被什么紧紧攥住,浑身血液也在这一刻停止了流动。

他的嗓子火辣辣的疼,浑身僵硬,大脑之中一片空白。

但此时,他已经顾不得那些。

终于,一道低沉沙哑的声音传来。

“南一繁?你来这里做什么?“

南一繁瞳孔皱缩!

尽管对方并没有显露身形,但听到这声音,已经够让他激动。

他立刻道:

“掌门,求您救我儿一命!”

那声音似是笑了一声。

“南禹行原脉尽断,已经成了一个废人,即便是强行修复,也顶多恢复以前的三成天赋。你还是不必多花这些功夫了。”

南一繁瞬间如坠冰窟。

“怎么、怎么会只能恢复三成?掌门大人手段神通——”

“若是一般人,自然没问题。但关键是,这次出手的——是容修呵...他有心要让你儿子生不如死,格外用了点手段。即便是我,要将其完全解决,还得费上不少功夫...“

南一繁眼睛一亮,如同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掌门大人还是有办法的!

但没等他继续开口,对方便继续道:

“可你也不想想,南禹行...配让我全力出手么?”

南一繁的心彻底凉了。

全力出手...

别说南禹行,便是他,估计也是不配的!

可是...这样的话,禹行岂不是真的完了?

禹行一心求死,就算是恢复了三成的天赋,恐怕也是接受不了的。

一个从小到大都十分骄傲的人,如何能接受自己成为一个废人?

他甚至不能接受自己变成一个普通人。

这两种情况,对于这种人而言,都是一样的痛苦。

“所以...还是不行么...”

南一繁神色颓然,满脸灰败。

他已经抛弃了一切的尊严和骄傲,来这里求援。

可是——还是不行!

一想到南禹行求他动手的画面,他的心就忍不住颤抖。

天下间,只怕没有父母能够接受的了这些。

“容修...即便是我,都不会轻易与其动手。你那一双好儿女,倒是胆子大的很,居然还接连挑衅?当真是自己找死。“

那声音中带上了一丝嘲讽。

“这事情,只能怪他们自己。”

南一繁脸色青白,干裂的嘴唇颤抖的厉害。

这些他当然都知道!

只是...

他怎么会想到,禹行和漪漪他们竟然会在弑神冢碰上容修!

甚至,还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和他们闹了起来!

尽管他知道这事儿之后,已经尽了最大努力弥补,但显然还是没有什么用。

“难道...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南一繁满心绝望的喃喃。

“其实,也不是没有便捷的法子。只是要看你愿不愿意了。”

那声音慢悠悠的道。

南一繁猛然抬头。

“求掌门指点!”

对方似是又笑了起来,但却并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话锋一转,问了他一个问题。

“若是没记错的话,你那个女儿的天赋...似乎也不错?”

南一繁愣愣的点了点头。

“是啊!漪漪的天赋也十分出色,本来我对她也是给予厚望,可惜如今她的舌头——”

忽然,他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猛地睁大了眼睛。

等等!

掌门这意思,难道是——

这一次,对方的笑声听起来很是愉悦。

“你很聪明。他们之间有血缘关系,这就方便了许多。若是将你女儿的天赋,转移到你儿子的身上,你儿子自然能重新恢复。只不过,以后你女儿就会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废人了。“

“如何抉择,全在你的一念之间。你自己好好考虑就是。”

轻飘飘的几句话,却如重石死死的压在南一繁的胸口。

一个是禹行,一个是漪漪。

手心手背都是肉,他怎么选?!

南一繁跪在那,双手撑在地面,因为用力,手指一片青白。

“我的耐心不多。”

那声音懒懒催促道。

终于,南一繁闭上了眼睛:

“换!”

漪漪,是父亲对不起你。

但是你大哥...真的不能就此废了!

南一繁心如绞痛,几乎麻木。

那声音却忽然笑了一声。

“罢了,在这里你不必如此。你在南禹行身上投注的精力和希望更多,若是他不行了,你这家主之位,以后迟早也会落在别人的手上。所以——你必须救南禹行。这选择如此简单,你又有什么可为难的?“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