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人来!?



众人听到这声音,纷纷朝着大门之外看去。



这大婚典礼,怎么好像越来越热闹了?



“都这个点儿了,来的人会是谁?”



“不知道神墟界内,和云天阙有往来的,基本上已经都来了吧?”



许多人心中充满猜测。



很快,那道身影便从天边而来,出现在了大殿之前!



他的速度太快,以至于外面负责通传的人都没来得及出声。



大殿内静了静。



所有视线都落在了来人的身上。



这是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的男人,魁梧挺拔,脸容棱角分明。



此时,他的脸上正带着热切的笑容,朝着里边走来。



“这是谁?”



“不认识但看着通身气派,好像也不是普通人”



“神墟界内什么时候有了这样一号人物?”







羿昭坐直了身子,双眼紧紧盯着来人。



容修和楚流玥一同站起身。



容修唇角含笑



“缪真前辈,您总算来了。”



这一声“缪真”喊出来,众人齐齐一愣。



片刻,有人像是想起了什么,猛地倒抽一口冷气。



缪真!?



难道是——



缪真哈哈一笑。



“你也知道,最近神龙岛上事情太多,这才来晚了一会儿。不过你们放心,这大婚贺礼——老夫可是没忘记带来!”



他的声音中气十足,清晰的回荡在整个大殿,落在了每个人的耳中。



当听到“神龙岛”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变了脸色!



那不是太虚凰龙的地盘吗?



再联想到之前,容修称呼他为缪真前辈



“那不是太虚凰龙千年前那位风光一时的天才吗?“



“缪真缪真!怎么会是他?传闻中他不是疯——”



剩下的字眼,那人没敢说出口。



因为缪真已经闻言看了过来。



他脸上还带着笑,只是眼神扫过来的时候,却带着强大的威压,令人心神战栗。



“看来诸位的消息,还不甚灵通啊。”



缪真环视四周,挑眉道,



“既然今日大家都在,正好有些事儿人,也跟大家说一声。我是缪真,并且,也是太虚凰龙的新任族长!以后诸位再相见,可千万别再认错了。“



族长?



有人忍不住问道



“太虚凰龙一族的族长,不是缪扬吗?”



缪真不甚在意的挥挥手,似笑非笑道。



“哦,缪扬么?他杀害陷害同族,乃吾太虚凰龙一族的罪人。如今已经被剥去龙鳞,关押起来了。怎么?诸位想见见?“



问话的人脸色瞬间惨白。



“没、没有我只是只是随口一问”



在场其他人的反应,也没有比这个人好上多少。



简直是平地一声雷!



传闻早已经死了的缪真忽然出现,而且直接上位族长,反倒是缪扬——那位在族长之位上待了几百年的存在,竟是一夜之间成了罪人,还被处以极刑了?



其实不怪他们消息闭塞,实在是太虚凰龙一族的消息,太难打听。



神龙岛地理位置特殊,一般人根本不知道在哪儿。



再加上太虚凰龙一族向来也颇为高傲,没有点手段,人族这边根本什么事儿都不能知道。



最要紧的是,缪真最近的确是忙着对族中进行大清洗,刻意封锁了消息。



外人更是无从得知。



但今天他既然露面了,自然是要说个清楚的。



说着,他收回视线,袖袍挥动,一道紫金色流光飞出!



容修抬手,那紫金色流光便落在了他的掌心,变幻成了一个巴掌大的龙鳞。



只是这龙鳞和寻常的龙鳞不太一样,上面以明亮的纹路,绘制了一个图腾。



容修眸光微闪。



楚流玥也察觉到了那龙鳞之上蕴含的惊人气息,不由微微睁大了眼睛。



“缪真前辈,这是——”



“哈哈,老夫之前一直没想好送你们什么,毕竟云天阙的宝物也不少。思来想去,老夫就打算将这一片赤心龙鳞送给你们!以后有了这东西,你们便是我神龙岛的贵客,可以随意进出。若有危险,以龙鳞为号,我太虚凰龙一族,必定不遗余力,出手帮忙!”



说到这,他顿了顿,赞赏的看了楚流玥一眼。



“丫头当真极漂亮。容修,你可是有福气啊!”



容修笑意微深,眼角眉梢似是都舒展了几分。



“是。”



能娶她为妻,的确是他最大的幸事。



缪真低沉有力的声音,重重敲击在每个人的心头。



一些人已经开始神思恍惚。



这是



这是连太虚凰龙一族,都过来帮上官玥撑腰了?



他们什么时候认识的?



关系好像还格外亲近?



若非是有着过硬的交情,缪真怎么会是这般态度!



不但亲自来贺,还送了赤心龙鳞!



“多谢缪真前辈,您请上座。”



楚流玥笑吟吟道。



缪真的位置是早就安排好的。



他这一坐,还正好就坐在了羿昭的对面。



两位上古神兽的族长四目相对。



霎时间,似有火花四溅!



这一刻,大殿之中的所有人,都清晰的察觉到,空气仿佛凝滞了!



谁不知道太虚凰龙和赤金天凤之间的关系一直颇为微妙?



双方从不随意跨入对方的地界,界限分明。



但是明里暗里,又一直都在暗暗较劲。



如今羿昭和缪真相见,当真有几分王不见王的紧绷感!



这两个,不会当场打起来吧



正当众人心中满是担忧的时候,缪真却是率先笑了起来。



“羿昭兄,别来无恙!”



他这一笑,便打破了僵局。



羿昭的脸上一贯没什么表情。



“还没恭喜缪真兄沉冤得雪,重回巅峰。”



缪真看了团子一眼,脸上多处了几分感慨。



“有了团子,羿昭兄可真是让人羡慕啊!”



这话让羿昭非常受用。



夸他没用,但只要夸团子,他的态度就会温和许多。



“哪里。还要谢谢缪真兄之前的照料。”



缪真哈哈大笑。



“哪儿是我照顾?团子一直跟着她的阿玥,前前后后,一直都是她在照看团子呢。”



羿昭闻言,眼中生出几分动容,看向楚流玥,轻轻颔首。



“多谢。”



楚流玥连忙推拒,盈盈笑道



“您太客气了。我答应过您好好照顾团子,这些都是我该做的。”



几人这边气氛逐渐融洽,只剩下满殿众人一脸懵。



怎么,还叙起旧来了?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