缪真一开口,便带着强大的威压,令周围众人不自觉的停下了脚步。

”当年,你残忍杀害七位同族,此为罪一!“

“而后,你趁着我正在突破的紧要关头,对我下手,并且将那些七位同族的死,都推到我身上,此为罪二!“

“最终,你趁着我被关押在七莲峰,强行剥夺我的血脉之力,提升你自己的天赋!此为罪三!”

“缪扬,这桩桩件件,哪个不是你做的!?罪行累累,身负多条同族性命,你竟然还有脸面来质问我?!”

缪真容色冷冽,目光如刀,死死盯着缪扬,毫不掩饰自己的讥讽:

“我倒是想问问你,这踩踏着同族骨与血登上的族长之位,这么多年来,你可是坐的安稳!”

缪真的声音,在广场之上浩浩荡荡的传开!清晰无比的落在了每个人的耳中!

死寂!

所有人都下意识的看向了缪扬。

这...

那些事儿,当初不都说是缪真干的吗?和缪扬又有什么关系?

察觉到那些视线,缪扬几乎咬碎了牙!

终究还是没能拦住缪真,让他说出了这些话!

但好在他之前就已经做了足够的心理准备,所以此时完美的控制好了自己的表情和反应。

他似是听到什么滑稽可笑的话一般,冷冷笑了一声。

“缪真,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那七位同族,的确是死于你手,而且当年证据确凿,是你千真万确抵赖不得的!这事儿早已经盖棺定论,如今你却说,人是我杀的?未免也太可笑了!”

“再者,我又有有什么理由,如此费尽心思的陷害于你?“

缪真剑眉微扬。

“理由...你自己不是最清楚的吗?当初你不过是中庸之才,哪怕没有我,族中比你出色的,也有不少。怎么如今,这族长之位,偏偏就轮到了你来?!“

这一句话问出,顿时让不少人脸色一变。

其实这件事,一直以来都有不少人十分好奇。

那时候,缪扬在族中,的确不算是顶尖的存在。

千峰会上测试出的天赋,最多只算是中上水准。

但从千峰会之后,他的天赋和实力就突飞猛涨。

大家一致以为,这些都是因为缪扬在千峰会上,进入太虚神殿之中后,得到了极为厉害的传承。

以前族中也不是没有过这种先例,只是他这个,变化最为明显。

他开始不断超越族中的同龄之人,加上缪真那时候已经陨落,他毫无争议的,成为了最出色的哪一个!

后来的族长之位,自然而然,也落在了他的手中。

如今,缪真却说,当初缪扬夺了他的血脉之力...

仔细一想,好像...不是没有可能!?

缪扬敏锐的察觉到周围气氛的变化。

他心底生出几分慌乱,面上却依旧强装镇定,冷笑道:

“你说我抢了你的血脉之力?那你怎么能活到今日!?“

没有血脉之力的支撑,他早就死了!

缪真哈哈一笑:

“自然是因为——我将血脉之力分成了几份!你以为你抢夺了我所有的血脉之力,却不知,那不过是其中小小的一部分罢了!就那么点东西,亏你还当做至宝...缪扬,你的血脉之力未免太过低贱,而你的眼界,更是狭窄的可笑!“

缪扬的脸色瞬间僵硬,胸腹之间似有火焰灼烧!

其实他很早之前就察觉到了不对劲。

因为在得到缪真的血脉之力以后,他本身天赋的增长,并没有他之前预料的那么强。

但渐渐的,他觉得这样也不错。

一方面,他的天赋和实力,的确已经增强了不少,最起码足以让他将同族的其他人碾压。

另一方面,他这样反而不会引起太多人的怀疑,若有人问,他便说是因为自己得到了不错的传承。

反正他可以靠这些,得到他想要的一切,那还有什么好计较和在意的?

所以,这些年来,他一直也没有过多的去想这件事。

直到此时,听到缪真的那一番话!

他之所以如此愤怒和疯狂,不是因为缪真说的内容,而是因为缪真那永远高高在上的语气!

好像别人永远都只能被他踩在脚下,永远都不得翻身!

他最恨这种感觉!

以前,缪真是天之骄子,是全族最耀眼的存在。

可现在,他不过是一个背弃族群的罪人罢了!靠着上官玥那留有的半幅残骸,勉强重塑肉身,两双臂都没有!居然还敢这这么嚣张高傲...

真是可笑!

这天下,早就变了!

“一派胡言!缪真,我看你还疯着呢!“

缪扬说着,看向周围众人,厉声斥道:

“还愣着干什么?没听见我刚才的命令吗!?”

缪扬极少会当着众人的面发脾气。

但此时,他却像是变了一个人,从头到脚,都透出一股阴冷寒冽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

一些人暗暗交换眼神,皱起了眉头。

此时,不只是缪浮山,连他们也觉察到,缪扬好像是有些着急。

他急着将缪真解决,好像一刻钟都等不了了。

正当周围那些人打算动手的时候,缪浮山忽然道:

“且慢!”

他在族中威望颇高,因此这一开口,那些人就又停了下来。

缪扬冷着脸问道:

“怎么,浮山长老这是真的打算帮他说话了?”

缪浮山捋了捋胡子,慢条斯理道:

“族长误会。我这都是为了您好啊!他缪真如此污蔑于您,对您的名声损毁,可是极其严重的。若是现在直接将他杀了,反而显得您心虚,坐实了他对您的那些指责。依我看,不如还是将这些事儿,都彻底调查清楚,这样对您,对全族,都是最好的。您看呢?“

虽然缪浮山是询问的语气,但神色执着,摆明了已经打算这么做。

缪扬心中恨得牙痒痒。

这个缪浮山,也是个麻烦!

若他老老实实待在一旁,这事儿早已解决了!

偏偏他还要跳出来,说什么要将这些事儿全部查清楚!

他深吸口气,这才勉强压下心中的火气。

“好!既然浮山长老要查,那——您来查就是!”

他就不信,当年缪真就没能为自己辩驳清楚,如今,还能翻身!?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