缪扬可是族长!

他怎么会这么狼狈的被人从太虚神殿之中赶出!?

还有那个男人,又是谁?

无数视线齐齐汇聚。

那个男人看起来四十岁左右,国字脸,身材魁梧健硕,周身气势惊人。

竟也是太虚凰龙!

唯独两袖空空荡荡,似乎是缺了两条胳膊...

但这丝毫不影响他身上的威严与尊贵。

他只往那一站,便已经令人不自觉的心生仰望与臣服!

广场之上,一片死寂。

所有人都呆愣愣的看着这一幕。

片刻,终于有年长的反应过来。

“那、那是...“

他颤抖着唇瓣,抖了半天,却始终没有说出那个名字。

此时,缪扬终于站起身来,双眼猩红的盯着面前的,拳头紧握,几乎捏碎了骨头!

“缪真!果然是你!”

他一字一句,每一个字都像是从牙缝之中挤出来的一般。

“你居然...还没死!”

眼底,是毫不掩饰的深切恨意!

周围众人听到这话,却是全都傻了眼。

缪真?

难道是千年之前的那个缪真!?

缪真哈哈一笑。

“你还没死,缪扬,我怎么会死呢?我可还得好好活着,和你把当年的账,全都好好算一算呢!”

缪扬的心像是被什么攥紧,眼神瞬间闪烁了一下。

但他毕竟不是一般人。

能在当年的境况下杀出重围,上位族长,就已经足够说明他的厉害。

所以,那心虚只是转瞬,很快他就控制住了自己的表情。

他笑了一声,缓缓擦去嘴角的血。

“当年的账?缪真,我虽念及当年你我之间的交情,可毕竟是你做了对不起全族的事儿,如今我为族长,实在是不能帮你说情,更加不能站在你那边了。”

“这些年来,大家都以为你已经陨落,却没想到你竟是偷偷躲藏了起来,甚至——还是藏在了太虚神殿的盘龙柱之中!日日夜夜,待在那里,难道你心中,没有半点对先祖、对族人的愧疚吗!?”

此言一落,众人哗然!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缪真当年不但没有死,反而还躲在了太虚神殿!”

“没想到他就是缪真...这般骄傲张狂,倒是和传闻一模一样...对了,不是说当初他已经身死魂灭了吗,后面怎么...还有,那盘龙柱,族中之人一生通常只能进去一次,他以前不是去过,后来又是怎么在那藏了千年之久的?”

“说的也是啊!再者,这千年来,咱们可是举办了许多次千峰会,怎么一直没察觉到他的存在?”

“他是族中罪人,好不容易苟且偷生,活到今日,怎么会随意暴露自己?“

......

广场之上,许多人都在低声议论着什么。

可以看出,他们对缪真的态度都是十分嫌恶和恼怒的。

残杀同族,背叛族人,犯下这样罪行的人,本就该死!

那些话,缪真都听的清清楚楚。

那些人的眼神,缪真也看的真真切切。

然而他的脸上,却不见半分恼怒,反而是笑了起来。

这场景实在是太过熟悉。

千年前,也是在这里,那些人给他定了罪,判了刑,将他打入地狱。

那时候的很多细节,他其实都已经记不清了。

可他还深刻而清楚的记得当时的恼怒和不甘,以及巨大的背叛感和冤屈感。

漫长时间流淌而过,现在再面对这样的状况,他竟已经完全释然。

缪扬看到他脸上的笑,顿时觉得十分刺眼。

他笑什么?

这些人对他是什么态度,他难道看不出来吗?

就算是他还活着,并且回来了,整个太虚凰龙一族,也不会再接纳他了!

他居然还笑的出来?

缪扬忍不住道:

“缪真,对于大家的这些疑问,难道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有了这些人支撑,缪扬一下子觉得有底气了许多。

他知道缪真是想要找他算哪一笔账,但他最初的震惊和慌乱之后,仔细想了想,反而并不慌了。

他怕什么?

当年的事,一切都是天衣无缝,缪真那边绝对没有证据,他若是有,怎么会等到现在才拿出来?

再说,这么多年过去了,所有都成定局,被岁月的尘埃掩埋。

缪真...怎么还会有翻身的机会?!

想到这些,缪扬挺直了脊背,甚至连看向缪真的眼神,都变得咄咄逼人起来!

所有人都渐渐安静了下来,等待着缪真的回答。

然而,面对缪扬的质问,缪真却似乎对这些半点都不在意。

他哼笑一声,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

随后,他忽然转过身,看向了太虚神殿。

“你们也一起过来吧!”

这话中气十足,字字如重锤,狠狠砸落在了众人的心脏之上。

所有人的视线,都跟了过去。

他这是在喊谁?

太虚神殿的大门依旧敞开着,之前待在里面的数位长老,在缪真将缪扬打出去的时候,就已经陆续走了出来。

按理说,此时大殿之中应该是没人的。

忽然,缪扬似是想到了什么,神色一变。

等等!

那里面确实还有人没出来!

这个想法刚刚从心头闪过,缪真就看到两道身影,并肩从太虚神殿之中走出!

当看清那二人的容貌,缪扬便骤然握紧了手!

容修和上官玥!

果然是他们!

几乎是一瞬间,缪扬就将之前的事情串了起来。

怪不得容修和上官玥能悄无声息的进入盘龙柱!

怪不得当年已经尸骨无存的缪真重新拥有了肉身!

他们这分明是联手了!

想通了这一点,缪扬几乎要仰天大笑。

缪真这当真是疯了!

为了能重塑肉身,回来复仇,竟然和人族勾搭上了!

这种事儿,别说是他,整个太虚凰龙一族,都不会轻易揭过!

这简直是再次坐实了族群之耻的罪名!

他就不信,高傲了数万年的太虚凰龙,会接受这样的事儿!

然而,正当他冷笑着打算开口讥讽的时候,却看到在容修二人的身后,还有一个小小的身影。

那看上去像是一个三四岁的女娃,玉雪可爱,身着赤金荷叶裙。

她扎着两个发髻,走路的时候,头上的红绳铃铛就会叮当作响,清脆悦耳。

此时,她正环抱着一个紫金色光团,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

缪扬先是愣怔了一瞬,随后猛的倒抽一口凉气!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