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速度极快,眨眼间就消失在了两个守卫的眼前。

“这、这是怎么了?”

被留下的二人都是一脸茫然。

其中一个守卫道

“族长怎么忽然就来了?而且脸色好难看。”

他还从未见过族长这般发怒的样子呢!

“难道是觉得那两人这么长时间没动静,等的不耐烦了?”

另一人眉头紧锁,而后猛地意识到了什么。

“不好!七莲峰出事儿了!”

当下,他便什么也顾不上,脚步一动,就朝着缪扬追去!

剩下的守卫也连忙跟了上去

“哎——到底怎么了,等等我!“

缪扬来到七莲峰,直奔半山腰的山洞而去!

刚到山洞口,看到那边缘被灼烧过的痕迹,他的眼皮就狠狠的跳了一下。

他快步朝着里面走去!

那两个守卫赶来的时候,缪扬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山洞之中。

二人对视一眼,却不敢踏入其中,只得在外面煎熬着等待。

原本还有些不明白的那个守卫,此时也隐约意识到,应该是发生了非常严重的事情。

他脸色煞白,声音也有了一丝颤抖。

“会发生什么事儿呢?这段时间,咱们一直兢兢业业的在这里看守,日夜不休如果真有了什么意外,咱们不应该一点儿动静都察觉不到啊!“

另一个守卫没说话,但眼中也是带上了一丝慌乱和恐惧。

族长这反应,已经太能说明问题了。

但凡有什么事儿,他们这些负责看守的人,肯定首当其冲!

这时候,时间似乎变得格外难熬。

不知过了多久,缪扬终于从山洞之中走出。

看到他此时的脸色,两个守卫都是心中一沉。

缪扬一手负于身后,眼神冰冷,落在了二人身上。

“人呢?”

他问道。

一听这话,两人都蒙了。

这什么意思?

人不见了?

容修和上官玥逃了!?

缪扬终于按捺不住一声暴喝

“我问你们——人呢!”

这一声终于让他们回过神来。

噗通!

两人齐齐跪下!

“族长,我、我们真的不知发生了什么啊!“

但凡觉察到了什么,他们怎么可能不上报!?

缪扬几乎咬碎了一口铁牙。

他当然知道这两人肯定什么都不知道!

但这才是最让他恼怒的!

偷偷闯入太虚神殿的,肯定就是他们无疑了!

这两人,竟然将他们全族上下,都玩弄于鼓掌之中!

两个守卫浑身发抖。

想也知道,反了这么大的错,他们这次不死也要褪层皮了!

”这段时间,你们当真没有觉察到半点不对?“

缪扬不死心的问道。

其中一个守卫忽然想起了什么

“对了!前几日,七莲峰中好像隐隐产生过一次波动。但因那动静很小,而且很快就消失了,我们就只以为是那二人闹腾的,没放在心上”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心头涌上深深的绝望。

此时此刻,连他们自己也意识到,这的确是他们的重大失误!

只因为一时的疏忽,就让那两人逃了!

这根本无可辩驳!

缪扬气急反笑。

现在来看,那或许真的是那二人闹出的动静!

很有可能,那时候他们就已经逃出七莲峰,去了太虚神殿!

缪扬目光阴冷的看着二人,胸口似有火焰在剧烈燃烧,几乎令他疯狂!

那两人也察觉到了危险,刚想开口

“族——”

嗤!

缪扬抬手,飞出一道光刃!直接穿透了其中一人的胸膛!

噗!

他胸口的位置,有鲜红的血迅速涌出!

而他本人,则是双眼暴突,眼中还带着深深的恐惧。

俨然已经死了!

另一个人瞧见这一幕,心神俱震!

——太虚凰龙一族,是不允许随意杀害同族的!

哪怕是犯了大错,需要处决的,也要经过众位长老的审判。

族长怎么就直接动了手?

他看向缪扬,却忽然发现,族长那一贯温和的面容,此时竟是变得疯狂而狰狞!

他心道不好,转身就要跑!

然而刚刚跨出一步,那道光刃就迅速从后方袭来!直接将他拦腰斩断!

他的脚步顷刻止住,短暂的僵持之后,身体便重重的摔落在地,没了声息。

一切不过转瞬,两人便被缪扬了结了性命。

缪扬脸色冰冷,袖袍一甩,那两人的尸身就快速燃烧起来!

眨眼的功夫,那两人的尸身就化为飞灰,随风飘散。

就连地上的血迹,也随之燃烧殆尽。

缪扬回头看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阴霾。

随机,他脚步一动,身形瞬间消失在原地。

太虚神殿。

大殿之内,所有人都在沉默着等待。

不知过了多久,大门打开,缪扬再次走了进来。

他步履匆匆,面色冷沉,浑身像是裹挟着冰霜。

看到他这神色,众人心里皆是一沉。

缪浮山皱起眉,上前一步,问道

“族长,情况如何?”

缪扬在盘龙柱之前站定,笑容冷冷。

“容修二人早已经在之前,就已经悄然逃离了七莲峰。这里面的必定就是他们!“

大殿之中的氛围变得更加沉凝。

“七莲峰戒备森严,他们是怎么负责看守的人是怎么做事儿的?”

缪扬神色淡淡。

“他们已经自裁谢罪。”

众位长老都露出震惊之色。

太虚凰龙的族人性子都非常骄傲,自刎这种事儿,在他们看来是非常上不得台面的。

所以几乎从没有人会选择这种方式了结自己的性命。

缪浮山也愣了一下

“那他们的尸首呢?”

缪扬叹了口气。

“他们是自焚而亡,并未留下骸骨。”

几位长老倒抽一口凉气。

缪浮山苍老的面皮抖了抖,最终还是一声长叹。

“可惜了此事虽然严重,但也不至于如此”

连骨骸都没留,其名字就会被从族谱之中抹去。

以后连个念想都没有。

这绝对算得上是最为惨烈的惩罚了。

缪扬眼帘微垂。

“当时我正在想着容修他们的事儿,一时没能注意,就”

”罢了,事已至此,再说那些也没用了。“

缪浮山半转过身,看向盘龙柱。

“现在最关键的,还是要让他们从这里出来!”

缪扬颔首。

“我亲自来。”

铅 笔小 说x.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