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虚神殿外,众人还在等待。

现在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天的时间,还有一个人留在里面,没有出来。

缪扬坐在自己的椅子上,脸上噙着淡笑。

广场上的气氛也很热烈。

因为前不久出来的那三个人,也都得到了非常不错的传承。

算上最开始的那一个,这留在最后的五个人里面,已经有四个都取得了很好的成绩。

大家当然都是松了口气。

只要最后一个不出什么差池,顺利得到传承出来,千峰会就可以顺利结束了。

虽然比不上之前的几次千峰会,但这已经比众人一开始担心一无所获的情况好多了。

整个广场上,大多数人都是神色轻松而欢喜,三五成群,彼此说着什么。

“都已经这么久了,缪苏还没出来,八成是得到了顶级的传承啊!”

“我看也是!以前的千峰会上,最后一个出来的,基本上都是最出色的!这次缪苏肯定也不例外!对比之下,之前第一个得到传承出来的缪尚,倒是也没那么出色了...”

旁边忽然有人阴阳怪气的冷哼一声。

“那可未必!”

人群安静了一瞬。

说话的是个中年男子,容貌普通,脸色不悦。

“能否在太虚神殿中得到好的传承,的确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一个人的未来。但那也不是绝对的!有的人注定成为强者,哪怕一次表现不好,以后也肯定能强大起来!还有的人,虽得一时风光,可最后结果如何,也不一定!“

不少人暗暗交换眼神。

大家都是同族,彼此之间当然是熟悉的。

这男人正是缪尚的亲爹。

缪尚得到传承出来,他一直很是高兴得意,此时听到这些话,当然觉得刺耳的很。

“你们可别忘了,咱们族长当年,也不是最后一个出来的,但如今——”

他哼笑了一声,没有继续往下说。

但话中之意,众人却都已经明明白白。

还有一些人,脸色微变,下意识的看向了缪扬。

其实前面那些话都没毛病,但关键是...

当年,族长缪扬,是跟着那个人参加的同一届千峰会,而且也是一起进入的太虚神殿!

最重要的是,那一次的千峰会,最后一个出来的,就是那个人!

——缪真!

这个名字在太虚凰龙一族,已经成了一个禁忌。

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忽略这个名字,好像那个人从未存在过。

就连一些和他有关的事情,众人也格外敏感,不会提及。

如今这话让族长听见...

似是察觉到了气氛有些不对,说话那人也是忽然一惊,旋即有些忐忑不安的看向了缪扬。

缪扬朝着那边看了过去,淡淡一笑。

“说的不错。”

“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鹿死谁手。能笑到最后的,才是真正的强者。“

众人皆是点头应是。

没有人比缪扬更有资格说这些。

当年的缪真,天赋超绝,是整个太虚凰龙一族年轻一辈中,当之无愧的第一!

那时候,所有的同辈都被他的光环笼罩,就连缪扬,也是如此。

但谁能想到,后来竟是发生了那么多事情...

这小小的波澜很快平息下来,众人很快就聊起了其他的话题。

缪扬靠在椅背上,收回视线,眼帘微垂。

缪真...

哪怕那个人已经死了上千年,再想起这个名字,他还是抑制不住的满心厌恶和嫉恨!

记忆中的很多年,他都活在缪真的阴影下。

说到天才,说到继承人,说到未来,整个族群上上下下,第一个提起的,肯定就是缪真!

而他缪扬,却是连个名姓都不被人记得。

这样的日子,他过了太久,他也过够了!

好在最后,缪真死了,族长之位也成了他的囊中之物。

所有人都逐渐将那个人遗忘,而将他奉为最高,争相追逐。

一切都是按照他的计划走的,只除了一样。

——先祖传承,他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找到!

这一点,他一直耿耿于怀。

其实当年他得到的传承也算不错,只可惜跟缪真得到的比起来,却是天差地别。

毕竟整个太虚凰龙一族,万年来也只有缪真一人,得到了那先祖传承!

缪扬心中当然十分嫉妒,为了得到这东西,几乎是用尽了手段。

可惜...

缪扬收起思绪,抬起眼帘,看向身前的太虚神殿。

或许,等千峰会结束,他应该亲自去一趟七莲峰了。

......

“太虚凰龙乃是上古神兽,肉身一旦损毁,便不可恢复。这一点,就连太虚凰龙一族都没有办法解决,你一介人族,又哪儿来的勇气,说能帮我重塑肉身?“

容修说完那句话之后,场中一片寂静。

缪真沉默了一会儿,便开口反驳。

他显然是不相信容修有这个实力的。

对于他的这些反应,其实也都在容修的预料之内。

他上前一步,神色平静淡然。

“太虚凰龙一族做不到,不代表我做不到。”

这一瞬,缪真心中只闪过一个念头:

狂妄!

他反而笑了起来,道:

“哦?那你倒是说说,你有什么本事和底气,能让我相信你说的这些?”

容修抬手。

一簇金色火焰,从他掌心涌出!

周围的温度瞬间提升了不少!

缪真神色一凝,紧紧盯着那火焰!

“您大概还不知道,最先凝结您留在七莲峰山洞中的残余血迹的,不是紫尘,而是——我。“

紫尘当然也能做到这些,只是被他抢先了一步。

听到这话,缪真的眸色终于变了。

容修又道:

“另外,我和玥儿来的时候,无意间踩碎了千峰会上用来测试的玉碟。不过您不用担心,我已经将其完全修复了。”

说到这,他唇角噙了几分笑。

“刚才所言,句句属实。不知这些,足够说服您吗?”

缪真当然不怀疑容修说的话的真假。

这两件事,能做到的都不是一般人,而且真相如何,一查便知,着实没有撒谎的必要。

那么...

他真的有这个本事?

缪真沉默良久,才道:

“即便是我信你,你又打算如何去做?要知道,这世上,没有任何一种魔兽的骨骸,能够替代太虚凰龙,助其重塑肉身!”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