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玥当然知道太虚凰龙一族不好应付。

这一点,从太祖身上就能看出来了。

为了那一副骸骨,他们追杀了太祖上千年,一直不肯放弃。

如果不是学院中闹了那一场,只怕现在他们还在纠缠不休。

当然,这份仇恨并没有就此消失,而是转移到了她的身上。

缪尧看向她的时候,那充满怨愤的眼神,她可是瞧的清清楚楚。

就连太虚凰龙一族的其他人,对她也是充满敌意的。

如果可以,她当然不想一直和他们这样纠缠下去。

能将问题一次性彻底解决,是最好的。

“欠人情?怎么做?”

他们现在是在别人的地盘上,真想要做点什么,显然都不是很方便,更不用说要让太虚凰龙一族欠他们的人情。

容修抬手,指向上方。

“机会他们已经送来了,自然没有不要的道理。”

楚流玥瞬间想到了什么。

“你是说...他们那个走火入魔的先祖?”

容修颔首,笑道:

“那条太虚凰龙虽然是他们族中的罪人,下场凄惨,但他生前是极其顶尖的天才,太虚凰龙一族当时甚至已经默认,他就是下一任的族长。即便是缪扬,也无法与之相提并论。若当年没有发生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如今的族长之位,又如何轮得到缪扬。“

楚流玥吃了一惊。

“你是说——那位是和缪扬同辈的?”

她一直以为那应该是很早很早之前的事情了。

“缪扬这族长,已经当了八百年,算起来,那件事发生,也是千年前的事情了。“

容修道。

千年时间,这不算短了。

“更重要的是,那条太虚凰龙曾经得到了一份极其厉害的传承。“

楚流玥微愣。

“传承?”

“不错。太虚凰龙一族所有有实力的先辈,在去世之后,其骸骨都会被供奉在太虚神殿。这些骸骨中,就蕴藏着它们精纯的血脉之力,以及生前的诸多法诀等等。若是能得到其认可,获得其中力量,就算是得到了其传承。”

“能被供奉在太虚神殿,留有传承的,显然都是十分厉害的。但它们凑在一起,难免还是有高下之分。听闻当年那条太虚凰龙从中得到的,是排名前三的传承力量。“

容修顿了顿。

“要知道,上万年来,排名前三的传承,只有两人得到。它——就是其中之一!“

楚流玥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这样听来,就不难理解那传承到底有多么强悍了。

而那条太虚凰龙能做到这一点,显然也是非同一般!

“这样厉害的人物,后来怎么会...”

楚流玥低声喃喃,有些不解。

容修笑了笑。

“天才和疯子之间,往往只有一步之隔。时间已经过去了这么久,当年之事,早已经没有人能说的清楚。但关键是——在它死后,那份传承,也随之消失不见了。太虚凰龙一族费劲人力物力,找了很久,还是一无所获。”

楚流玥忽然明白了什么,眼中划过一抹震惊之色。

“难道——你是想找到那传承?”

容修笑意微深。

楚流玥心中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这东西对太虚凰龙一族至关重要。

若是以此作为筹谋,那些事情必然会迎刃而解!

可——这件事儿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只怕是难如上青天!

“这...连太虚凰龙一族都毫无头绪,我们又如何能找到?“

容修目光微转,落在那山壁之上。

漫长岁月流逝,然而道道痕迹,依然彰显着当年的疯狂。

他轻轻抬手。

掌心,一颗龙眼大的珠子,忽然出现。

一条小小的太虚凰龙的身影,浮现其中!

楚流玥猛地睁大了眼睛。

这是——

“之前淬炼那骸骨的时候,我留下了一半的血脉之力。”

容修笑道。

果然!

楚流玥恍然,同时又暗自惊叹。

容修做这些的时候,她竟是并未察觉!

估计缪扬他们也是不知道的,否则绝不会那么轻易的放他们离开。

在对方眼皮子底下漫天过海...

也就容修能干得出这事儿了!

容修指尖微动,那小小光团就飞到了山壁上一处暗红色的血迹之中,转瞬就融入其中,消失不见!

四周一片静寂。

片刻之后,楚流玥便震惊的看到,那片血迹的颜色,竟忽然变得鲜红起来!

随后,这片血迹开始迅速凝集,最后,形成了一颗血珠,悬在半空!

嗤!

一簇金色火焰,在容修掌心升腾而起!

那火焰迅速扑上,将那血珠包裹,整体就形成了一颗血色与金色交织的珠子。

容修朝着旁边走去。

那颗珠子便随着他而去,很快落在了另一处残存的暗红色血迹之前。

似是受到了这血珠力量的指引,那片血迹也很快变得鲜红,随后幻化为一颗血珠,与之融合。

楚流玥道:

“你是要将这里所有的血迹,都融合到一起?”

“不。”

容修摇头,

“只融合那位的。”

楚流玥瞬间明白了什么。

“你是说,除了它,这里还有其他太虚凰龙的血?”

”缪扬。“

紫尘的声音,忽然沉沉传来。

楚流玥一愣。

”这里只有两条太虚凰龙额血。一些是那位的,剩下的...则是缪扬的。”

紫尘体内也有着一部分太虚凰龙的血脉之力,在这方面显然敏锐许多。

既然他说是缪扬的,那么就一定没错了。

可关键是——

这里怎么独独只有缪扬的血迹?

不是说,当年那位走火入魔,被关在这里一段时间之后,就被处决了吗?

缪扬和这件事,也有掺连?

楚流玥隐隐觉得,这里似乎埋藏着一个惊天的秘密!

而他们距离这个秘密,只有一步之遥!

团子本来是急着带他们走的,但听他们说了那些话之后,也觉得颇有道理,就在旁边乖乖的等待了起来。

山洞之内,一片寂静。

只有容修手中的那颗血珠,随着时间的流逝,血色越发浓郁。

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若隐若现的强大威压!

楚流玥不由得暗自心惊。

仅仅是一些残存的血迹,聚拢起来便已经这般惊人。

那么当年那位,实力到底有多强?!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