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虚神殿外,缪扬和族中的诸位长老,都在静静等候。

他们的眼神,此时都放在了那巍峨伫立的太虚神殿上。

明灿的日光落在屋脊之上,反射出尊贵华丽的光。

威严、庄重、神圣!

“也不知这一次,能否出现几个有造化的...“

“缪深算是年轻一辈中最出色的了吧?别人我不敢说,但缪深...肯定能成!”

“嘿,机缘这种事儿,怎有肯定一说?以前也有那资质不算顶尖,却得到了极为厉害的传承的人不是?我看啊,在他们出来之前,这结果——谁也不好说!”

众人低声议论着。

旁边的长老看向缪扬,笑问道:

“族长可有看好的?”

缪扬淡淡一笑。

“他们说的不错,不到最后一刻,谁也说不准会发生什么。”

这种时候,他的态度总是比较保守的。

众人也早已习惯,不以为然。

缪扬看了一会儿,忽然侧首问道:

“对了,神龙岛之外的那几个人,现在可是已经离开了?”

那位长老连忙道:

“刚才下面的人已经禀了消息回来,说已经走了。因着当时您正在开启太虚神殿,就没来得及跟你您说。“

缪扬眉心微动:

“那只赤金天凤...也走了?”

那位长老肯定的点点头。

“是他们亲眼瞧着那几人走的。而且,方才我已经吩咐他们加强巡逻与戒备,绝不允许任何人再靠近神龙岛。您且放心就是。”

缪扬点点头,心中却是有几分怀疑。

那只赤金天凤既然是上官玥的契约神兽,怎么可能真的就这么直接走了?

若按照容修他们之前的说法,赤金天凤他们应该也是从弑神冢追过来的。

万里迢迢,不可谓不辛苦。

就因为这一句话,就被打发了?

他顿了顿,道:

“再派人盯紧点,千峰会结束之前,绝不能再有任何差池。”

“是!”

缪扬嘴唇动了动,本想再派人去查查那只赤金天凤的底细,打听一下赤金天凤祭祖大典上,到底都发生了些什么事儿。

但转念一想,他还是把这些念头都压了下来。

现在正是千峰会最要紧的时间,实在是不宜抽出力量去管这些事儿。

再说,随便想想也知道,羿昭既然将消息隐瞒的这么死,肯定是有自己的打算的。

他不想让人知道,谁也打听不出来。

这种时候,没必要和羿昭他们硬碰硬。

正此时,他的余光瞥见一道身影,正在快速走来。

就是之前去押送容修和上官玥的守卫之一。

”见过族长!“

那人径直走到缪扬身前,恭敬行礼。

缪扬点点头:

“起吧。他们两个怎么样?可有什么异常反应?“

守卫垂着头,道:

“并无。“

缪扬神色微动。

“当真?”

守卫颔首。

“到了七莲峰之后,我等打开结界,他们二人就直接进去了,并未多说什么。看起来...也很正常。”

缪扬沉默片刻。

七莲峰乃是神龙岛上一处极其特殊的地界,那二人过去,肯定会察觉到不对。

可怎么半点反应都没有?

缪扬心中闪过无数念头,面上却是一如既往的平静温和。

“那就继续看着就是。若有任何不对,立刻来报。”

“是!”

......

一天时间转眼过去。

太虚神殿之前的众人,都还在静心等待。

忽然,一道波动,从太虚神殿之中传来!

众人齐齐凝神看去。

随后就瞧见大门敞开,一道身影,从中飞出!

砰!

那人重重的摔在地上,神色有一丝痛苦。

紧接着,大门关闭!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干脆利落。

不少人脸上露出失望之色。

站在大殿门前的一位白袍长老看了地上躺着的少年一眼,沉声道:

“缪尚,淘汰!”

听到这话,那少年脸上露出一丝不甘与羞愧。

他竟是第一个被淘汰的...

周围无数视线落在了他的身上,更是令他如芒在背。

他咬着牙,忍着身上的疼痛,站起身来,冲着太虚神殿的方向弯腰行礼,随后才神色黯然的退下。

族中之人,一生基本上只有一次机会,能进入这太虚神殿中寻找传承。

这一次他一无所获,以后只怕也...

原本热烈燃烧的希望,忽然被泼了一盆冷水,任谁都不会好受。

何况他还年少气盛。

广场上很是安静。

一些人看了那少年一眼以后,就神色无波的收回了视线。

这事儿对他们而言,太过常见了。

一般而言,这最后一关,总是耗费时间最长的。

在这个过程中,没能得到传承和机缘的,都会被陆续踢出。

这还只是个开始,同行到彻底结束的那一天,都得大约一个月。

这才过去一天,还有的等呢。

缪扬倒是神色温和:

“回去以后好好修炼,以后未必没有出头机会。”

那少年的脸色这才好了些,感激的冲着缪扬行了一礼。

族长虽然身份尊贵,但对他们总是十分宽和,哪怕是资质不够好的那些人,他也从不会嫌弃轻鄙。

这让族中的许多人对他都越发崇敬。

当然,也有少部分的长老曾经提出过反对意见,认为太虚凰龙一族乃上古神兽,本就该由血脉之力和真正的实力,来决定身份高下。

但缪扬毕竟是族长,他们也不敢说的太过分,劝了几次,看缪扬还是如此,就干脆也没有再提了。

缪扬又朝着七莲峰的方向看去。

一天过去了,那二人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也不知现在情况如何了...

被关到那地方,他们当真能如此淡定?

缪扬皱了皱眉,但很快便恢复如常,收回了视线,再次将注意力放在了太虚神殿。

反正...他们总有熬不住的一天。

......

七莲峰。

山洞内。

楚流玥和容修面对面席地而坐。

二人中间,有一副明亮线条勾勒的棋盘。

棋盘之上,双方厮杀激烈!

——这二人,在察觉到这里是一处幻境之后,也不想着出去,竟直接在这里下起棋来了!

楚流玥一手托腮,纤长细嫩的手指轻轻在下巴上敲了敲,双眸紧盯棋盘。

片刻,她眼睛一亮,再次落下一子!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