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来,紫尘已经沉寂了好一段时间。

就连当时在弑神冢,遭遇到了那么大的变故,紫尘也没什么反应。

他一贯沉默寡言,不到关键时候不会出来,楚流玥也早已经习惯。

只是没想到,它居然在这个时候有了动静?

”我无碍。“

察觉到她的惊讶,紫尘回道。

声音一如既往的低沉沙哑。

但楚流玥不是第一天认识它了,而且如今她们之间有着契约,紫尘的一切心思,都是瞒不过楚流玥的。

“...是因为那龙吟声?”

楚流玥试探性问道。

紫尘沉默了片刻,才道:

“嗯。”

这回答简洁直接,却让楚流玥皱起了眉头。

她沉思片刻,才忽然想起了什么一般:

“那两根翅骨!“

紫尘的体内,是有着两根太虚凰龙的翅骨的!

难道就是因为这个,所以...

“那龙吟声乃是来自太虚凰龙的第一位先祖,故而才有着这样强悍的召唤力。”

紫尘解释道。

楚流玥的神色却是变得有些怪异。

其实紫尘一开口,她就已经猜到了整件事情的缘由。

——紫尘体内有着两根骸骨,还融合了那整副骸骨最精纯的力量。听到先祖召唤,这埋藏在紫尘体内的那一道太虚凰龙的血脉之力,就随之产生了波动。

很简单,很容易就想得到。

但关键是...

这算什么事儿啊!?

紫尘可是三目神鹰!

真要说它和上古神兽有关系的话,那也该是赤金天凤啊!

它和太虚凰龙八竿子打不着,如今却因为融合了那血脉之力,而感应到了太虚凰龙先祖的召唤!

这、这简直——

察觉到楚流玥脸色不对,容修眸子微眯。

“玥儿,怎么了?”

楚流玥深吸口气。

思来想去,她还是选择将这件事告知了容修。

虽然听上去很怪异,但身在别人的地盘,一切都得更加小心谨慎。

容修听完,也是愣了一下。

旋即,那双深邃的凤眸中,似有微光飞快闪过。

楚流玥此时正头疼不已,按着太阳穴,并未察觉到他这细微的神色变化。

“只是两根骸骨,以及一道血脉之力,想来影响不大。”

容修笑了笑,劝慰道。

“天下间,有着类似血脉之力的神兽并不在少数。但这终究是不同的。”

楚流玥点点头。

她最担心的,就是事情还会不会朝着不可预料的方向发展。

融合到紫尘体内的那两根翅骨,以及那一道血脉之力,就像是埋藏了一颗地雷,楚流玥生怕它会爆炸。

当然,这也只是她自己的臆断。

正如容修所言,紫尘只是融合了这些力量,但它终究还是三目神鹰。

应该...不会有太大影响。

楚流玥默默想到。

”紫尘,你当真没事儿?“

楚流玥不放心,又问了一遍。

紫尘应了一声。

楚流玥这才逐渐放下了戒心。

她是花费了好大力气,才帮紫尘重塑了肉身的。

她绝不想紫尘因为那两根翅骨受到什么牵连。

确定紫尘一切如常之后,楚流玥才将心思收起,继续和容修朝着山洞更深处进发。

......

这山洞的幽深,实在是远远超过了楚流玥最开始的估计。

她本来以为,这不过是一个寻常的有些曲折的山洞。

但走着走着,她就发现自己太天真了。

这山洞——真的很深!

不,或许应该说,真的很绕!

走在这里面,道路或宽阔或狭窄,每走出一段距离,就有拐弯。

时间久了,很容易让人迷惑,甚至连方向都难以辨清。

楚流玥倒是没有这样的困扰。

她在这方面一向是很出色的,如此地形,根本难不倒她。

于是,她很快就发现,他们似乎只是一直在这一片区域绕来绕去罢了。

明珠辉光映照,楚流玥看向周围。

这里距离山洞口已经非常远,但山壁之上的抓痕,却似乎更多了。

实际上,他们这一路过来,周围的山壁上,几乎都有这痕迹。

时不时还有一些早已干涸的、久远的血迹。

楚流玥面色沉静,心中却是越发惊骇。

当年那个被关在此处的太虚凰龙,在死之前,一定经受过非常痛苦的折磨!

哪怕是在多年后的今天,这满满的怨恨和疯狂,甚至是歇斯底里,也依旧令人心神俱震。

楚流玥的心情也不自觉的随之变得沉重起来。

而在这个过程中,丹田之内,紫尘的身上,再没有传来之前那样的波动。

二人沉默着朝着里面而去。

又过了大约半个时辰,他们一起停了下来。

“我们刚才来过这。”

楚流玥回过神,轻声说道。

容修颔首。

“看来当年那位,就是如此被困在了此处,不得而出。“

楚流玥环顾四周。

他们已经在这里走了很久,但似乎总是在打转。

“这竟是一个幻境...“

她低声喃喃着。

进来得时候,她竟是没有半分察觉!

这幻境实在是太过逼真,几乎让人无法分辨何为真,何为假!

楚流玥回头看了一眼。

幽径深深,一片静默。

他们似乎已经...出不去了!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