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石激起千层浪!

在场众人的脸色,齐齐一变!

容修的名号,他们大多都是听过的。

但关键是,他旁边那个女子,竟然就是上官玥!?

最近一段时间,在神龙岛,这个名字可是比容修的名头响亮多了。

“上官玥?那不就是之前灵霄学院的那个人?”

“就是她!听说上官靖就是她的太祖,咱们族人的那具尸骸,当年被上官靖夺走以后,如今就落入了她的手里!先前将缪尧长老重伤的,也是她!”

“这...看起来实力好像也就是上神啊?缪尧长老实力强横,怎么会在她的手下,吃了那么大的亏?”

“嘘!小声点!没看缪尧长老的脸色已经特别难看了吗!?”

“...可我说的也是实话啊。我就是好奇,这个上官玥,到底有什么厉害之处?”

“厉害之处...嘿,她今日直接来了神龙岛,这胆气,岂是一般人能有的?“

“说的也是!不过这次她来了,缪尧长老只怕不会轻易放过她吧?”

众人议论纷纷。

尽管他们都压低了声音,可在场的都是五识过人的强者,又怎么会听不到?

缪尧拳头紧握,额头青筋暴起。

这些人说的话,实在是太难听!

若换做是以前,就算他们心里是这么想的,也绝对不敢这么直接当着他的面说出来。

但现在不同了。

这次的千峰会,他直接被取消了负责的事务,手中的权利也都被其他长老迅瓜分。

加上他上次受了伤之后,一直没能完全恢复,现如今,他在族中的地位,已经是大不如前。

这些族人待他的态度,自然轻慢起来。

缪尧气不过,最后还是将一切责任,都推到了不远处那个女子的身上!

如果不是她,他怎么会沦落到今天这般境地!

所有这一切的折磨,上官玥都应该十倍百倍的偿还!

看到缪尧眼中毫不掩饰的恨意和怨毒,楚流玥原本有些紧张的心情,倒是莫名放松了不少。

——反正她已经彻底得罪了太虚凰龙一族,现在紧张又有什么用?

倒是不如坦然面对,看他们还能如何!

这么一想,楚流玥心中的压力,也随之减轻了很多。

她红唇微扬,冲着缪尧笑道:

“缪尧前辈,许久不见,没想到您还记得晚辈。“

缪尧气的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这叫什么话!?

她把他害成了这模样,不但没有半分悔恨,到头来,竟然还说的出这样的话来!

他冷笑一声,咬紧牙关,每个字都像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一般,带着深切的怨念与记恨:

“老夫不但记得你,对你的那些所作所为,可也都还记得清清楚楚呢!“

换句话说,他和她之间的每一笔账,他都没忘!

楚流玥唇角笑意微深,似是完全没听出来他话中深意。

“那还真是劳您挂念了。”

“你!”

缪尧脸色铁青,终于按捺不住,豁然起身!

“上官玥!你好生放肆!”

楚流玥这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听到身侧又传来一道平静而威严的声音。

“缪尧。”

听到这一声,缪尧神色变了变,终于还是咬着牙再次坐了下来。

只是那双眼睛,依旧死死盯着楚流玥。

如果眼神能幻化成刀,楚流玥只怕已经被他凌迟。

楚流玥有些诧异的扭头看去。

说话的是一个中年男人。

他的容貌看上去很是普通,一眼看去,浑身上下都没什么特别的。

然而,他高居上,身份显然不一般!

楚流玥心神微凛。

这男人...

正当她心中犹疑不定的时候,容修已经上前一步,双手抱拳,客气行礼:

“缪扬族长,久闻大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果然是他!

这个名字,楚流玥是知道的。

自从团子突破成为了赤金天凤之后,她就一直十分关注赤金天凤一族,看过不少和他们有关的资料。

而在这过程中,顺带也了解了不少太虚凰龙的消息。

其中,自然包括太虚凰龙如今的族长——缪扬!

说起来,这个缪扬也是一个极其传奇的人物。

传闻他本来天赋不高,不过是太虚凰龙一族中,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存在。

后来忽然有一天,也不知是怎的,他的血脉之力突增猛涨,一跃成为了整个太虚凰龙一族的顶尖天才!

自那以后,天赋加上勤奋,他就变得越来越出色。

直到最后,顺利成为了太虚凰龙的族长。

他和羿昭上位的时间,前后不过只差了几十年。

对于他们而言,这个时间差距是非常小的。

所以几乎所有人,包括他们自己,都将对方视为自己的对手。

两大上古神兽的族群关系本就微妙,两大族长之间,自然也免不了被人各种比较。

可惜缪扬与羿昭从未真正交过手,甚至连见面的次数都屈指可数。

众人也很难猜测,到底谁才是更强的那一个。

在见识过羿昭之后,此时再见到缪扬,楚流玥不免也在心里,将二人暗暗比较。

他们的确非常不同。

羿昭严肃冷然,透着骨子里的骄傲。

而缪扬...神色温和,看起来比羿昭好相处的多。

听到容修的话,他也笑了笑,道:

“都说云天阙圣子容修天赋绝,风姿卓越,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说话很是客气,态度也非常平和。

楚流玥却是在心里暗暗皱眉。

虽然说不出具体是哪儿,但她就是觉得这个缪扬,有些不对劲。

毕竟是太虚凰龙一族的族长,身份尊贵,高高在上,何须跟他们如此客气?

而且,这种客气和南一繁面对容修的时候,产生的敬畏和忌惮,是不同的。

看起来,缪扬和容修的确是第一次见。

那么,他这态度,就显得更加诡异了。

“这位就是...上官玥?“

缪扬的眼神落到了楚流玥的身上。

目光犀利,有如实质,好像能看透一切,但——并没有任何让人感觉到不舒服的冒犯感。

楚流玥越警惕起来。

这个缪扬...不简单!

他绝对没有表面看上去的这般温和!

但这些想法,也只是从她的脑海之中迅闪过,她的面上,并未显露分毫。

“晚辈上官玥,见过缪扬族长。”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