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首曲子,她现在已经勉强记住了一半。

加上听的次数多了,最开始那种杀伐凛冽的痛苦折磨,就不自觉减轻了许多。

现在的楚流玥,基本上已经可以平心静气的听着这琴声,翻看身前的这些琴谱。

从上万份,到如今的最后三张,除了她自己,没有人知道她在这之中,都经历了怎样的苦痛与煎熬。

但好在...

这一切,终于快要结束了!

那三张透明的纸张静静悬浮在她的身前。

楚流玥屏息凝神,定定看着。

随后,她选择了中间的那一张。

拿在手中的一瞬间,透明纸张上光华流转。

楚流玥却是早已经习惯了这一切,镇定自若的仔细看起来。

......

她这模样实在是太过于专注,以至于正在外面围观的众人,都不自觉的安静了下来,似乎生怕惊扰到什么。

南一繁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充满审视和怀疑的目光,在她和手中那透明的纸张中间来回徘徊。

他似乎在怀疑什么,却又不敢确定。

想来想去,他只觉得头疼不已,不得已揉了揉太阳穴。

“家主。”

一道有些虚弱的低沉声音传来。

南一繁扭头看去,却是乌蓬长老不知何时已经无声无息的走到了他的身后。

看到是他,南一繁的神色缓和了一些。

“乌蓬长老,怎么了?”

乌蓬长老看了旁边的南漪漪一眼,低声道:

“家主,其实二小姐也不是有心要将事情闹成如今这局面的...“

他跟南一繁多年,自然看的出,南一繁对南漪漪是心疼有之,但同时也有几分怨怼。

本来好好的一场历练,最后却成了这样,这是谁也不想看到的。

南一繁以为他是要为南漪漪说清,皱起了眉头。

“乌蓬长老,事已至此,有些话,实在是不必再说——”

“家主可知,二小姐为何一直对他们紧追不放?”

乌蓬长老叹了口气,

“若真的只是出于私怨,别说是您,就是老夫和大少爷,也绝不会同意的。”

这话令南一繁神色微动。

乌蓬长老的为人,他是清楚的,的确不太可能会放任南漪漪胡闹...

而南禹行,虽然今天的表现令他十分失望,可任谁原丹碎裂,成为废人,大概一时半刻,都是无法平静下来的。

这么说...里面当真另有隐情?

南一繁神色端正严肃了许多。

“若有苦衷,还请乌蓬长老告知。“

乌蓬长老顿了顿。

“您让二小姐找的东西,似乎...就在那上官玥的身上。”

南一繁顿时神色一变!

他先是左右看了一圈,确定那些人的注意力此时都放在了那上官玥的身上,才谨慎问道:

“当真!?”

乌蓬长老轻轻颔首。

“老夫用星罗大盘推演过,二小姐也在她身上察觉到了那东西的气息,应该不会有错。”

南一繁眉头紧锁,沉默了下来。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南漪漪他们之前对上官玥一直紧追不舍,倒是可以理解了...

“那东西怎么会在她的身上?”

南一繁百思不得其解。

“我记得,你们似乎是一起进入这弑神冢的?”

乌蓬长老点点头,又将之前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

南一繁听得心情复杂。

之前南漪漪只说了弑神冢中,双方爆发了一些矛盾,但前因后果却并未交代清楚。

如今乌蓬长老讲,很多事情才终于有了解释。

虽然一开始,的确是南漪漪他们主动挑衅,找了对方的麻烦。

但后来他们的确是为了找到那东西,才和上官玥等人纠缠不休,而且也正因如此,他们才会被卷入那黑色墙壁之中。

死的死,伤的伤。

这么说来,也的确不能全怪南漪漪。

“这么说,是他们先你们一步,找到了那东西?”

南一繁神色冷凝。

乌蓬长老思索片刻,摇了摇头:

“其实...老夫倒是觉得,自从进入弑神冢,他们并没有什么时间去找这东西,而且从头到尾,那上官玥似乎都不知道我们到底在找什么。”

最后她和南漪漪对打的时候,说的那些话,不像是假的。

南一繁眉头紧锁。

“您的意思是...”

乌蓬长老一时没有说话,抬头看了一眼。

透明的墙壁空间之中,映在图腾之后的那道身影,静静而坐,坚定执着。

她像是入了定,任由外面天翻地覆,也无法引起她心中的一丝波澜。

此时此刻,她的心头,她的眼里,只有那几张透明的纸张。

“...或许,那东西,本就在她的身上!”

......

楚流玥看着手中的琴谱。

上面轻盈流转的光芒,幻化为了一道道音符,不断与她脑海中的琴声重叠。

然而到了中途,终于还是再次卡住。

她轻声一叹,似乎早已经预料到这个结果,也并未露出什么失望之色,只神色清淡的将手中的纸张随手抛却。

还剩下两张。

她看都没看,便直接取了右边的那一张。

忽然,她动作一顿,眼帘微抬。

她所在的空间,此时以她为中轴,被完整分割成了两半。

左手边,一片浓郁黑暗。

右手边,满眼光明灿烂。

在外等待的众人,此时其实就在那边。

所以他们能看到她,她也能看到他们。

而左边那化不开的黑暗中,藏着一个人,一把琴。

“阿景前辈。”

楚流玥的脸微微侧转,看向了那边。

尽管入眼一片暗沉,她还是能在那黑暗尽头,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

琴声止歇。

“嗯?”

低沉慵懒的声音传来,竟似乎比那琴声更容易撩拨人心。

楚流玥眉梢轻扬。

“真是辛苦您,煞费苦心了。”

阿景笑道:

“哦?何出此言?”

楚流玥抬手,将另外一张也拿在了手里。

“若是我没猜错的话,这两张,无论我先看哪一张,结果都是一样的吧?“

她唇边扬起一抹极淡的笑意。

”这些所谓的琴谱,是真是假,其实全在您的一念之间,不是吗?“

“无论我最后留下的是哪一张,都不重要。因为真正的琴谱,肯定就在最后一张之上!“

他要的,就是让她看完所有的琴谱!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