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一声命令,那傀儡立刻恭敬俯首,随后便脚尖一点,直奔南漪漪而去!

他的力道极大,只是用力一踩,地面上就出现了几道裂痕!

而他的身影,早已经如离弦的箭般,飞速而去!

眨眼之间,就已经到了南漪漪的身前不远处!

扶着南漪漪的长老心下大惊,立刻在身前布下结界,同时退后!

但这些防御,在那傀儡面前,却是根本不堪一击!

轰!

他一拳轰出,那结界顷刻碎裂!

狂暴的能量朝着四周涌动!

其中一些,冲撞到了天妖身上,却是连半点痕迹都未曾留下!

“尊神傀儡!”

南一繁脸色也变了。

他当即冲上前来,试图拦住天妖!

然而,天妖的速度,竟是丝毫不弱于他!

甚至动作身法更加灵活!

一个闪身,就绕过了他,直接冲到了南漪漪身前!

那位长老周身原力涌动。

可还没来得及出手,天妖已经朝着他的手腕,狠狠提出一腿!

咔嚓!

骨头断裂的声音,此时听来格外清脆!

“啊!”

那位长老痛呼一声,手下动作不自觉一松。

南漪漪瞬间被天妖夺走!

南一繁的心顿时沉了下来。

“漪漪!”

天妖却是并不理会,直接用手肘钳制住南漪漪的脖子,另一只手死死捏住了她的下巴!

剧烈的疼痛令南漪漪再次清醒了过来。

当她回过神来,就发现自己已经被人紧紧钳住!

她的下巴似乎脱臼了,而且天妖力道极狠,这一下直接碎了她一半的下颌骨。

她被迫张开嘴,冰凉的空气不断灌入肺腑,令她浑身冰凉!

她直觉不好,开始疯狂挣扎。

然而,天妖战斗力极强。

就算是她在全盛时期,都不可能是天妖的对手,何况现在?

随后,有什么东西迅速飞来!

锋利!

滚烫!

南漪漪只觉得眼前一花!

再之后,她听到有什么东西掉了出来,砸落在了地上。

天妖这才将她松开,闪身回了容修身侧。

南漪漪的身体猛然一松,颓然倒在了地上。

她的手下,似乎按住了什么东西。

她僵硬的扭头看去。

一块舌肉,带着殷红血迹,正静静躺在地上。

还带着温度。

南漪漪豁然一惊!

而后,一股无法形容的可怕剧痛,从嘴里传来!

浓重的血腥气息,顷刻间弥漫唇齿!

南漪漪惊骇万分的睁大了眼睛!

——她的舌头!

那是她的舌头!

容修刚才,竟真的直接割了她的舌头!

一道凄厉惨绝的嘶鸣之声,从南漪漪的嗓子里呜咽而出。

她想要说点什么,然而嘴里发出的,却只有呜呜啊啊的声音了。

她再说不出一句话来!

南一繁脸色一白,身子也虚晃了一下,差点跌倒。

南漪漪是他从小疼到大的,如今眼睁睁的看着她的舌头被割掉,他如何能受得了?

南漪漪的嘴角不断有血流淌而出,脸上血泪交加,模样实在是凄惨。

现场一片死寂。

除了她呜咽的哭嚎之声,再没有其他声音。

所有人都被容修这干脆利落的一招给惊在当场。

谁也没想到,容修居然说到做到。

说要割南漪漪的舌头,便是有南一繁等人阻拦,他也照做不误!

凄厉的声音听的容修有些烦躁。

他危险的眯起眸子:

“若是再吵,本殿有的是办法,让你永远闭嘴。”

南漪漪的声音,戛然而止!

她气血上涌,胸腹之间一阵翻腾,嘴角溢出的血更多了。

然而,被容修那双深邃冰冷的眼眸扫了一眼之后,她却是再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她毫不怀疑,容修绝对做的出这事儿!

“漪漪!”

骆衍快步走了过去。

南漪漪望着他,一个字没说,只眼泪不断落下。

这般模样,只看的骆衍心疼不已。

他取出丹药,喂她服下。

但南漪漪嘴里都是血,而且疼痛不已,怎么都咽不下那丹药。

骆衍额头青筋暴突,然而最总,却也只得忍耐下来。

他想要去找容修复仇。

然而,这件事却没那么轻松。

且不说容修实力增强了不少,而且还有不少底牌没有亮出来,想要对他如何,实在是艰难。

就说家主的态度,就太值得深思!

南漪漪是他唯一的女儿,这么多年一直疼爱有加!

他怎么可能不心疼?

可是...

南一繁直到现在,都没有对容修动手!

加上之前他面对容修时候的反常态度,实在是不得不让人多想!

南一繁绝不会平白无故对一个人如此客气,甚至说是忍气吞声都不为过。

他似乎对容修颇为忌惮。

他到底在害怕什么?!

骆衍不知道。

但他明白,这后面牵涉到的东西,绝对已经超出了他们的预想!

以至于——能让南一繁生生咽下这口气!

再说...

就算他们不顾一切的和容修闹翻了,那么...赤金天凤那边,又该如何、

他们可也是站在上官玥那边的!

也就是说,今日这一切委屈和痛苦...

南漪漪她不想担,也得担!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