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意思再明显不过。

——不够!

南一繁拳头紧握。

早知道容修不好惹,这一关绝对没那么容易过,他才故意先狠狠给了南禹行一耳光。

谁知容修并不领情。

他咬了咬牙,二话没说,径直走到了南禹行的身边,将他拖起来,又直接给了一巴掌!

这一下是扇在了脸上。

清脆!

响亮!

南禹行还没来得及反应,脑子翁然作响,一阵剧痛传来!

砰!

他再次重重跌落在了地上,并且吐出一口血来!

这一下,打的南禹行脑子昏沉,差点直接昏厥过去。

南一繁顿了顿。

身后,容修没说话。

他深吸口气,又接连甩了南禹行好几个耳光。

南禹行这下是真的连半个字都说不出了,吐出几口血水之后,终于两眼一翻,彻底昏了过去。

南一繁闭了闭眼。

他心中如何不心疼不难受?

可此时此刻,除了这样,他实在是想不出其他办法来解决眼前困境了。

至此,容修终于开口,淡淡道:

“南家主何必如此,本殿不是那等心胸狭窄之人,又怎么会和他计较这一言半语。“

南一繁一口老血堵在胸口。

你不计较?

你不计较怎么刚才一直不言不语!

直到南禹行被打昏了过去才出声!?

但这些话,显然是不能直接说的。

南一繁一把将南禹行掷到了地上!

“他对圣子出言不逊,理应教训。说起来,其实都是老夫教子无方,才...老夫当真惭愧。”

说这话的时候,南一繁的脸上,还挂着几分恼怒之色。

仿佛恨不得再上去补几脚才甘心。

容修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南禹行,绯色薄唇微微勾起。

”怎么说,南禹行也是南家主唯一的儿子,如今又原丹碎裂,成了废人,还怎么承受的住南家主如此教训?“

说着,他扬了扬下巴。

“还是请二位长老,尽快为他医治吧。“

每一个字,都像是钢刀,狠狠的刺入南一繁的心窝!

他脸色白了白,终于还是挥了挥手。

站在旁侧的两位长老连忙上前。

南禹行的情况好不容易有了点好转,这几巴掌下去,之前的努力又全白费了。

甚至比最开始的时候更加糟糕。

南一繁这才转过身,看向容修。

他的表情极其克制。

“圣子,之前多有误会,但现在我已经狠狠教训了他们,你看这事儿...是不是能就此揭过了?”

是个人都看的出,南一繁这是服软求饶了。

羿羽长老忍不住笑了一声,低声道:

“真有意思...”

云天阙虽然是一流世家,但比起南家,却还是略逊一筹的。

按理说,容修和南一繁对上,容修才应该是那个处于劣势的人。

但事实恰好相反。

真不知道南一繁到底在忌惮害怕什么?

还是他们之前,都小看容修了?

羿昭一手负于身后,闻言微微眯起了眸子,却并未说话。

实际上,他心里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或许——他们对容修的了解,真的还远远不够!

......

容修眉梢轻扬,似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一般。

旋即,他慢条斯理道:

“南家主是不是想错了什么?本殿从头到尾,都是在问责南漪漪,而、非、他、人。”

最后几个字,他说的极慢,一字一顿,清清楚楚!

南一繁脸色骤变!

容修这是在耍他!

然而他这边还没来得及爆发,就听到容修继续道:

“你们几次三番挑衅,玥儿宽宏大量,都未曾与你们计较。可惜你们并不知道什么叫见好就收,非但没有半点悔过之心,现如今更是当众污蔑羞辱于她...”

容修语速很慢,声色清淡,却又淬了一分冰冷寒意。

南漪漪只觉得这些话似一把锋利冰凉的刀,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之上!

来回磋磨,只等一个最合适的时机,狠狠斩下!

她浑身颤抖,双腿不自觉的发软,下意识的看向南一繁。

“爹...爹爹!”

容修要杀她!

他这是铁了心要杀她!

南一繁心中何尝好过?

刚才他都已经那么豁出去了,几乎赔上南禹行半条命,没想到容修还是不肯善罢甘休!

犹豫许久,南一繁才艰难道:

“圣子到底想要如何?”

他的那些手段,容修必定都是一眼看透了的。

很显然,容修对那些毫不在意。

只有真正让他满意了,他才会停手。

于是,南一繁干脆选择了直接问。

容修笑了一声。

“南家主够痛快,那本殿也不绕弯子了。”

他微微扬起下巴,眼神冰冷睥睨,扫过南漪漪。

“我要她的舌头。”

嗓音低沉,语气极淡,却不容违逆!

这不是妥协,不是商量,而是——命令!

......

南一繁胸口像是压了一块巨石。

他知道容修向来心狠手辣,今日他们的人又狠狠得罪了他,他绝对会讨还回来!

可——

这个要求,实在是太过了!

他只有这一个女儿,向来视为掌上明珠,平日里凶一句都要哄上许久,疼爱的不得了。

如今容修张口就要割她的舌头,南一繁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

南漪漪紧紧的抓住了他的衣袖,眼眶通红,豆大的泪珠不断落下。

“爹!漪漪不要这样!“

刚才大哥的惨状,她看的清清楚楚。

此时此刻,她已经彻底明白,父亲的确是对容修极其忌惮。

如果父亲真的答应了这个要求...

滚烫的眼泪落在南一繁的手背之上。

他闭了闭眼,反手握住南漪漪的手。

“这个条件,我不同意。”

他可以接受其他惩罚,但绝不愿意牺牲自己的血脉!

刚才他看似对南禹行下手极狠,但实际上一直控制着自己的力道和技巧,并没有造成致命伤。

可如果把南漪漪交给容修处置,那后果——他想都不敢想!

容修脸上并无惊讶之色,好像早已料到。

他唇角似是笑了笑,淡声道:

“南家主,我已经给过你面子。”

可惜,他不要。

南一繁顿时浑身紧绷!

察觉到他的紧张,南漪漪直觉不好。

忽然,她灵机一动,尖着嗓子冲着羿昭和羿羽长老喊道:

“羿昭族长!那上官玥私自契约赤金天凤,本就是罪大恶极!容修想方设法包庇,也算有错!您难道真的打算就这样坐视不理吗!?“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