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一繁脑子“嗡”的一声!

像是有一只无形的锤子,狠狠砸在了他的头上,让他整个人都懵在原地!

云天阙的当家主母...

是了!

他终于想起来为何之前总觉得上官玥这个名字耳熟了——那不就是之前容修自己钦点的王妃吗?!

这件事当初在神墟界众多世家之间传的沸沸扬扬。

但南家对这些事情向来都是不甚在意的,下面的人根本不会在他面前提起这事儿。

还是他自己私下打听了一点东西,这才知晓了一些情况的。

可这事儿已经过去好一段时间了,他身边也几乎没人怎么提过,久而久之,他也就淡忘了。

这才没能在听见上官玥这个名字的时候,想起这一茬来!

失策!

真是失策!

这一刻,南一繁悔得肠子都青了!

——那可是容修的女人!

他有什么想不开的,扬言要去找她的麻烦?

甚至,还带着南家这么多人,和她们一群人撕破脸!?

看看这些人!

这里面,有着上官玥的爹爹,有着上官玥的师父,还有着上官玥的太祖!

得罪了他们,无疑就是得罪了上官玥——那不就是得罪了容修!?

南一繁终于笑不出来了。

这一次,连僵硬的假笑都变得十分勉强。

他艰难的咽了口唾沫,才艰难的吐出几个字来:

“误会...都是误会...”

“咦,刚才南二小姐不还说,他们沦落到这般凄惨境地,都是因为上官玥‘那个贱人’?”

一片冷凝的几乎令人窒息的寂静中,羿羽长老忽然开了口。

他眨了眨眼。

“刚才南家主好像也说,要为他们报仇的。怎么这会儿,忽然就成了误会了?”

羿昭看了他一眼。

这么多年了,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毛病还是没变。

不过...

这次,他倒是也乐得看一场热闹。

羿羽长老刚一开口,南一繁就直觉不好,听完之后,只恨得牙痒痒!

这个羿羽,怎么偏偏这个时候出来挑事儿!

他要不是故意的,那就见了鬼了!

但此时他已经顾不上去责问羿羽长老,反而是第一时间就抬头看向容修。

”不、不是这样的!其——“

撞上容修的眼神,南一繁的声音忽然戛然而止。

他只觉得自己的喉咙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死死扼住!

剩下的辩解的话,通通卡在了嗓子里,怎么都说不出来了。

那深邃冰凉的眼神落在身上,冰寒彻骨!

“哦?”

容修的声音轻轻淡淡,看向了南漪漪。

“羿羽长老所言,可都是真的?”

南漪漪整个人如坠冰窟!

她从没有一刻,如此时一般,清晰的感受到自己距离死亡,不过一步之遥!

一股可怕的威压,瞬间将她笼罩!几乎压的她喘不过气来!

南一繁连忙上前一步,挡在了南漪漪的身前,慌忙解释道:

“圣子!不是这样的!漪漪她没有说这些话!”

“这么说,是羿羽长老在当众撒谎,欺瞒于本殿了?“

容修一句反问,令南一繁哑然。

羿羽长老双手抱臂,扬了扬下巴。

“南家主,您这么说可太不够意思了吧?亏我之前还一直在族长这帮您说话呢,您就是这么回报我的?“

南一繁恨不得撕烂他的嘴!

到底是谁不够意思!?

率先出来挑事儿的不就是他!

还说什么在羿昭那帮他说话?

这些他没听见,他只听见他当众揭了漪漪的底,让他们所有人都陷入到了危险之中!

南一繁深吸口气,强迫自己忽略羿羽长老。

“...今日这些事,的确有不少误会。我可以亲自从头解释...”

”爹!他不过区区一介云天阙圣子,您何须如此客气!?“

一道满是不甘和怒意的声音忽然传来。

说话的是南禹行。

本来一切都好好的,可是自从容修出现之后,好像一切忽然都变了。

他实在是不懂,父亲为何对那个容修如此客气?

甚至...说是敬畏和忌惮,也不为过!

如果是平时,南禹行绝对不会问出这句话。

但凡有点脑子的,都看的出来,南一繁对容修这态度明显有问题。

可南禹行现在已经昏了头。

他身受重伤,脑子本就有些糊里糊涂,再看到这一幕,顿时心头火起,烧断了他心中最后一根名为理智的弦!

于是,他就这样突兀而疯狂的喊出了这一句话。

“禹行!”

南一繁也是惊呆了,旋即就是无尽愤怒,涌上心头!

这个孽子,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本来这局面就已经够让他为难的了,现在南禹行又横插一脚,让事情变得更加糟糕!

南一繁豁然抬手,厉声喝道:

“你!立刻过来跟圣子道歉!”

这话没有对南禹行起到任何警示的作用,反而刺激的他更加疯狂。

之前他在面对容修的时候,姿态从来都是高高在上。

哪怕不是对方的对手,他心里其实也一直没有把容修放在眼里。

云天阙,怎能和南家相提并论?

然而现在,南一繁竟是让他过去跟容修低头?

他绝不会同意!

“他不配!”

南禹行梗着脖子喝道!

“他——”

啪!

响亮的耳光声,骤然响起!

却是南一繁隔空狠狠给了他一巴掌!

南禹行的声音顷刻消失,脸颊被打向一侧,并且迅红肿起来。

南一繁气的胸膛剧烈起伏,手掌还在微微颤抖。

“大少爷!“

旁侧站着的长老见此情形也是惊呆了,直到看到南禹行嘴角又有血迹渗出,才猛然回过神来。

正当他们打算过去扶南禹行的时候,却又听得南一繁一声沉喝:

“谁也不准管他!“

他声色俱厉,两位长老也不敢违背,只得为难的站在原地,任由南禹行身子一阵摇晃,倒在了地上。

南禹行本来就受了重伤,南一繁这一下又用了极重的力道,根本不是他能承受的住的。

几乎所有人都不明白,南一繁的态度为何产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但他们都不傻,知道这里面必定有着不为人知的原因,所以全都识趣的闭上了嘴。

南一繁闭了闭眼,这才看向容修。

“圣子,犬子刚才多有冒犯,万望见谅。”

容修剑眉微挑。

“就凭这一巴掌?”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