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漪漪忽然哼笑了一声。

他居然还好意思问这个问题?

“南院长,您那宝贝徒儿做了什么好事儿,难道您自己不清楚?”

契约赤金天凤...当真是活腻歪了!

南溯怀闻言愣了一下。

他猜到了南漪漪指代的是什么,可是...

这件事不是之前就已经解决了吗?

容修分明已经来信,说玥儿丫头安全无虞的带着团子从凤凰神山出去了啊!

他一直以为这件事已经圆满妥协了。

难道——是他猜错了?

羿昭淡声道:

“吾的确是来找上官玥和团子的。”

南溯怀心里微微一沉。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如果事情没商量出一个双方都满意的结果,羿昭绝不可能放人走,还是允许她带着团子一起离开。

现在怎么忽然又——

南溯怀仔细看了对方一眼。

羿昭的神色...一派平静,什么也看不出来。

一时间,他也有些紧张起来。

如果羿昭真是来找她们麻烦的,那——

”咦?“

羿羽长老眼神落在了楚宁身上,有些惊异。

南溯怀皱了皱眉。

羿羽长老唇角勾起一抹笑,又转开了视线。

这个男人,想必就是上官玥这次来弑神冢要找的人了。

听刚才南漪漪的说法,上官玥称呼他为“爹爹”,想来的确是父女的关系了。

本身不过是一阶武者,却拥有神域...

若是没猜错,八成是拥有了不灭神体。

上官玥本来就够令人惊奇的了,没想到她这位父亲,也是一样不同寻常。

这一家人还真是...

眼看羿羽长老移开了视线,的确没有要找他们麻烦的意思,南溯怀这才松了口气。

他目光一转,看向了旁边的楚宁,却现后者神色从容淡定,好像根本没有把这事儿放在心上。

南溯怀忍不住凑近了些,低声问道:

“楚宁,难道你真的一点儿都不担心?”

楚宁愣了一下。

“担心?担心什么?”

南溯怀一噎,眼神移了移。

“...那两位,可是赤金天凤一族的族长和五长老啊!”

楚宁点头:

“我知道啊!然后呢?“

然后?

这还问什么然后!

南溯怀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

楚宁是不是不清楚,玥儿丫头私下契约赤金天凤,到底是多大的麻烦?

“团子、团子啊!”

楚宁眨了眨眼,瞧着南溯怀那紧张的模样,忽然明白了什么。

“南院长,你是不是还不知道——”

轰!

话没说完,一道激烈的能量碰撞声突然传来!

众人齐齐回头看去,就瞧见两道身影一前一后,从那黑色墙壁之中冲出!

只是前面那人身形虚幻,呈半透明,竟只是一道魂魄。

后面那人身形高大,容色凛冽,通神战意汹涌!

正是上官靖!

看这样子,二人似乎是在厮杀。

而且,明显是上官靖占据了上风,那道魂魄气息紊乱,显然快支撑不住了。

这一幕令在场所有人都惊住了。

怎么忽然多出了一道魂魄!?

“前辈?”

南漪漪睁大了眼睛,忍不住脱口而出。

南一繁顿时看向她。

“你认识那人?”

南漪漪顿觉失言。

一开始她以为只有自己出来,就掠去了碰见虞鸿山的那一段。

谁知道这两人居然都还活着,而且从里面打到了外面!

正此时,狼狈不已的虞鸿山也看到了南漪漪。

“帮我!”

他想也不想,沉声喊道!

上官靖的确厉害,哪怕这千年时间,他一直在苦苦修炼,可真正动起手来,他终究还是略逊一筹!

若是再这样下去,今日他必定会死在上官靖的手上!

南漪漪咬了咬牙。

“爹,这位前辈之前帮过我,现在咱们也帮帮他吧?”

若是能顺带解决了上官靖,那就再好不过!

南一繁闻言,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便点了点头。

然而,他这边刚刚跨出一步,一道身影忽然出现在了他的身前。

正是南溯怀!

他似笑非笑道:

“南家主,您这是要对上官靖前辈动手?“

南一繁冷嗤。

“怎么,南院长是打算阻拦不成?”

“上官靖前辈乃是玥儿丫头的先祖,也是我们灵霄学院的贵客。若他身陷危险,我等绝没有坐视不管的道理。”

南溯怀虽然在笑,眸色却是十分坚决。

南一繁缓缓握紧了手。

“南院长,你当真要为了一个上官靖,与我们对立?“

南溯怀笑眯眯摊手。

“你们的人先前不是已经这么做了吗,现在来问老夫这个问题,不觉得可笑?”

他的眼神意有所指的落在了南漪漪的身上。

“之前若非令爱几次三番挑衅,找我们的麻烦,事情也不会演变成如此地步。我们还没去找你们的麻烦,你们倒是先打算跟我们动手了?”

上官靖是玥儿丫头的太祖,他们自然是要护着的。

南一繁听了,顿时冷笑出声。

“明明是那上官玥的错,如今南院长竟是要凭空诬赖?将一切罪责,都推到我女儿身上?“

南溯怀挑了挑眉,大概已经知道,南漪漪出来之后,是怎么跟这些人解释的了。

“哦?”

南溯怀饶有兴致的反问了一句,

“南漪漪说,都是我们玥儿丫头的错?”

”不必她说,明眼人也都看的出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南一繁胸腹之间似有岩浆在疯狂涌动,好像下一刻就会冲出!

南禹行废了,白桐长老死了,南漪漪和乌蓬长老都身受重伤!

这一趟,他们可谓是损失惨重!

南一繁积压了一肚子的火,正不知道往哪儿呢!

南溯怀却似乎对他激动的情绪无动于衷。

他笑了笑。

南漪漪当然会把所有的事情粉饰一遍,全都朝着对自己有利的方向进行描述。

而南一繁对她疼爱不已,自然对她深信不疑。

若是没有铁证,旁人说的再多,都是没用的。

看南溯怀不说话,南一繁还以为他是心虚了,冷笑一声:

“怎么,南院长不打算继续说了?若你们真的有底气,何不现场对峙?“

南溯怀微微眯起眼睛。

对峙?

只怕是要胡搅蛮缠!

南一繁越肯定心中猜测,微微扬起下巴,冷道:

“若是不敢对峙,还请南院长即刻让开!”

话音刚落,一道清冷如玉石相击的声音,忽然传来——

“本殿来与你对峙。”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