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根羽毛在虚空中轻轻划下了一行字迹。

“族长爷爷,快来救我和阿玥!“

看清那一行字迹之后,羿昭瞳孔皱缩!

很快,那一行字迹便在半空幻化为赤金色火焰,悄然消失。

而那一根羽毛,也随之湮灭。

大殿之内的几人,全都惊了。

“这是...团子在求救?”

羿商长老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羿昭神色沉凝。

“不错!”

能如此不远万里传来求援消息的,除了团子,还能是谁?

“看来她们是出事儿了。”

如果不是被逼入了绝境,团子绝对不会主动请他们帮忙。

羿羽长老站起身,整了整衣领,笑吟吟道:

“难得小团子居然主动请咱们出手,当然得捧场。族长,我去一趟,如何?”

团子已经开了第四脉,他身为五大长老之一,想找到团子,还是很容易的。

羿昭点点头。

“他们离开凤凰神山之后,似乎是直接去了弑神冢,你去那边看看。“

羿羽长老点点头,刚走出一步,又忽然顿住。

“族长,少主求援,咱们是不是得的多派几个人过去?“

那弑神冢诡异危险的很,他可不敢保证,自己去能把她们都安全无虞的带出来。

羿昭唇瓣动了动,却没有说什么,仿佛欲言又止。

剩下的几位长老面面相觑。

这事儿似乎没什么可犹豫的啊?

族长在想什么?

羿商长老也站起身,道:

“羿羽,你还要处理凤凰谷的事,这次就我去吧。”

他是二长老,实力是比身为五长老的羿羽长老更胜一筹的。

“除此之外,我会再找——”

“二长老,别呀!”

羿羽长老却是摸了摸下巴,感叹道:

“凤凰谷那边,其实大多事务都已经处理完了,我便是现在走了,也没太大影响。再说了,这种能和团子增进感情的机会,可是千载难逢!错过了这一次,谁知道什么时候能等到下一次?您还是别跟我抢了吧?“

他是五大长老中年龄最小的,说话做事一贯也是直来直去,久而久之,大家也都习以为常了。

羿商长老忍不住笑了一声,无奈的摇摇头。

“可是单单靠你自己去怎么能行?还是——”

这句话没能说完,就被羿昭打断。

“吾和他一起去。“

话音落下,大殿之中瞬间陷入一片寂静。

几位长老面面相觑,显然都没料到他居然打算亲自前往。

羿商长老愣怔了一下,有些迟疑的问道:

“族长,您当真要亲自去?”

一般情况下,没有大事儿,羿昭是极少离开凤凰神山的。

他毕竟是族长,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影响极大。

羿昭脸上没什么表情的点了点头。

“兹事体大,我与羿羽一同前去,更稳妥些。“

他向来说一不二,此时的态度和语气显然也十分坚定,大殿中的几位长老也就没有继续阻拦。

——团子到底是少主,而且还是先祖钦点,他们是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好她的。

羿昭亲自去,也无可厚非。

决定好之后,羿昭和羿羽长老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出发,前往弑神冢!

......

外界发生的这些事情,此时的楚流玥自然是毫不知情的。

昏暗的空间之内,一道天光从头顶倾泻而下。

楚流玥盘腿而坐,手中拿着一张透明的纸张。

纸张上面,绚烂流光闪烁,绮丽动人。

然而,对于楚流玥而言,此时却是根本无心欣赏。

她的双眼紧紧盯着那张纸,仔细观察着上面流光涌动的轨迹与规律,生怕错过了什么。

这其实是一件非常耗费精神的事情,半点松懈都要不得。

与此同时,她周身的原力,也正在快速消耗。

她眉心微蹙,唇色苍白,看起来颇为憔悴。

但她却依旧紧紧抓着手中的纸张,不敢闭上眼睛休息。

在她周身的地面上,散落着一地的纸张。

虽然那些也是透明的,但上面却没有任何绚丽光芒,而且每一张都碎裂开来,似乎已经作废。

——那些是楚流玥之前已经看过的。

假的。

都是假的。

上万纸张里面,只有一张是真的,如今她才看了百十来张,怎么可能那么轻松就找到真的?

在这里,她专心致志的研究着每一张琴谱,几乎已经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

只有那加诸在身上,并且还在不断增强的挤压和疼痛感,时时刻刻提醒着她,时间正在飞快流过!

唯一值得高兴的就是,她看的速度,的确比之前快了一点。

之前三天一张,现在...

两天半一张。

但这份高兴也未能持续太久。

因为楚流玥除了要抱着这些真假曲谱死磕之外,还要经受那琴声的考验!

自从阿景开始抚琴,楚流玥整个人就都被那恐怖的杀意笼罩!

这曲子,几乎没有任何轻缓的余地,从头到尾,始终是战意凛然,杀气铮铮!

恍惚间,楚流玥总觉得自己身处一片苍茫天地。

天色暗沉,乌云翻涌,狂风怒吼!

一望无际的荒野之上,无数人正在厮杀!

喊声震天,声势惊人!

放眼望去,到处都是凌乱血迹,到处都是冰冷尸体,到处都充斥着森森寒意,恍如人间炼狱!

她甚至能够嗅到那浓烈的可怕的血腥气息,几乎令人作呕。

她不是没有见过征战厮杀的场景,甚至她自己也曾征战沙场,刀光剑影间,斩杀无数人于生死间。

横尸遍野的场景,她不止一次的见过。

然,那等场面,和此时不断浮现在她脑海之中的画面比起来,却是小巫见大巫,根本不值一提。

她想要将这些画面统统甩出脑海,但却徒劳无功。

因为这些,就是那曲子的一部分!

于是,她只能选择接受,并且不断强迫自己集中所有精力,听清那曲子的每一个音调!

这对楚流玥而言,无疑是一场异常残酷的酷刑。

她整个人像是被切割成了两半。

一半在凝神查看着手中的曲谱,一半在不断经历着那血腥可怖的一切。

终于,一道殷红的血,从她的唇角缓缓溢出。

啪嗒,滴落在手背之上。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