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股凉意,从脚底猛地窜起,直冲天灵盖!

寒气裹挟,楚流玥周身冰凉。

斑驳沧桑的黑色墙面,在日光的照耀下,看的越发清晰。

楚宁也惊住了。

“怎么会这样?”

分明之前这堵墙,都会在天亮之后消失的。

今天怎么——

“看来是要另想办法了。“

楚流玥沉思片刻,终于还是选择接受现实。

虽然不知道为何这堵墙没有消失,可她隐隐觉得,似乎和自己听到的琴声,有几分关系。

但现在她没有任何证据,自然还不好说。

楚流玥上前一步。

“太祖,您可还好?”

上官靖也是一夜没睡。

但经过这一晚上的修整,他的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声音听起来也硬朗了许多。

“我一切都好,玥儿不必担心。”

楚流玥想了想,问道:

“太祖,如果我们现在各自出去,在弑神冢之外碰面,如何?”

上官靖叹了口气。

他何尝不知道楚流玥问这话的意思。

想要越过这堵墙想见,实在是太难。

若能在外顺利汇合,倒也不错。

可关键是...

“玥儿,弑神冢有无数的入口,同时也有着无数的出口。而且中间有着无数的虚空乱流,稍有不慎,就会迷失方向。当初,我就是直接去了洪荒北境。若是我们各自出去,再想相见,只怕是——”

要费上不少功夫。

楚流玥顿时更加头疼。

太祖说的,就是她最担心的。

弑神冢这地方,实在是太大了!

苍茫原野,无法御空而行。

一旦走散,再想找人,不知要花费多少时间和精力。

脑海之中的琴声,似乎更靠近了些,不断萦绕徘徊,令楚流玥越发焦躁。

砰!

她咬着牙,一拳砸在了墙上。

到底——

嗡!

一道细微的波动,忽然从丹田之内传来!

楚流玥一怔,旋即立刻来了精神!

这动静是...那颗水珠!

察觉到她神色的变化,容修眸子微眯。

“玥儿,怎么了?”

楚流玥轻轻摇头,随后又尝试着朝着墙面上砸了一拳。

嗡!

又一道波动传来!

最微妙的是,这一次楚流玥用力大了点,水珠随之产生的动静,似乎也比第一次更强了一些。

这是——

楚流玥满心好奇的看向那面墙,眼神已经与之前完全不同。

她终于知道,之前那若有若无的熟悉感是从何而来!

——那股庄重威严、高高在上的气息,不正和她丹田之内的那颗水珠极其相似吗!?

只不过她突破上神之后,那颗水珠就低调了很多,一直安安静静的待在她的体内。

所以她才一时之间没有想起来。

但回想以前...她可是没少被那颗水珠挑剔啊!

楚流玥的眼神中,充满怀疑。

难道...她体内那颗水珠,还能与这堵墙,有什么联系?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是不是意味着,她能找到办法,越过这堵墙,与太祖成功汇合?

这个念头刚刚从她脑海之中闪过,一道有些刺耳的声音,便忽然从身后传来。

“骆衍叔,就是他们!“

......

还真是阴魂不散啊...

楚流玥揉了揉眉心,缓缓转过身去,果然看到了几张熟悉的面孔。

刚才说话的,就是南漪漪。

和之前那怯懦憋屈的模样不同,此时的南漪漪,眉眼张扬,神色嚣张。

从上到下,不见之前的半分畏惧。

此时,她正站在一个中年男人的身旁,一手指向楚流玥。

“就是她!害的我们沦落到如此地步的!骆衍叔叔,您可一定要帮漪漪报仇啊!“

楚流玥挑眉,笑了。

难怪忽然又变得如此放肆,原来是请了援兵。

她目光微转,看向了那被南漪漪称为“骆衍叔叔”的男人。

那男人看起来三十多岁,身形魁梧高大,小麦色皮肤,剑眉星目,看起来倒也称得上是俊朗。

但更引人注意的,是他通身那惊人的气势!

虽然对方还未出手,楚流玥却已经迅速判断出了对方的境界。

——绝对是个尊神强者!

而且...还是战斗力极强的那种!

她生平所见过的尊神强者,其实屈指可数,但每一个她都印象深刻。

这种人,和医尊或者是炼器尊者的气息,是完全不同的。

只要站在那,什么也不需做,就已经有着足够的威慑力!

难怪南漪漪忽然底气这么足...

当楚流玥在打量骆衍的时候,骆衍也在审视她。

上下看了一圈之后,他眼中飞快的划过了一抹诧异。

因为——他竟无法查探到这女子的真正境界。

对方的实力显然是不如他的,他是尊神强者,眼力也是出了名的好,一般而言,只要打眼一扫,就能轻易摸透对方的底细。

可这个女子...

他却看不透。

唯一的解释就是——她的身上,带着一件非同寻常的神器,专门用来遮掩气息,甚至连他都无法看穿。

看来还是不能低估了他们啊...

骆衍心念电转,面上神色却是十分平静。

他一手负于身后,上前一步。

“漪漪身上的伤,是你造成的?”

他语气平淡,却不怒而威,自带着一股高高在上的意味。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就如同质询。

楚流玥尚未开口,容修已经走到了她身前。

“上来尚未自报家门,就如此质问本殿王妃。这便是你们南家的规矩?”

骆衍皱了皱眉。

“你就是云天阙圣子,容修?”

容修薄唇微勾,似笑非笑。

“来之前,他们应该已经说了不少关于我们的事儿了。现在还问这个问题,不觉得多此一举么?”

骆衍的拳头缓缓握紧。

来的路上,他的确听几人大概说了之前的事儿。

一开始还以为有夸张之嫌,现在看,容修此人,的确如他们所言一般嚣张!

明知道他是来讨债的,竟还如此理直气壮,甚至针锋相对!

骆衍笑了笑,但显然并未将容修放在眼里。

“容修,年少轻狂,本尊可以理解。但太过狂傲,可不是什么好事儿。今天,我是来为漪漪讨个说法的,此事与你无关,我劝你,还是让开为好。“

言下之意,就是专门来找楚流玥麻烦的!

容修也笑了,只是眉眼之间,却如覆了一层冰霜,寒气凛冽!

“若本殿说’不‘呢?”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