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玥往前走了几步。

但那声音依旧很是渺远,像是从极远的地方传来,若有若无。

像是一根羽毛,在心上轻轻扫过,逗的人发痒。

楚流玥又抬脚向前,双眼紧紧盯着那一面黑色的墙。

看到她的动作和神色,楚宁忽然问道:

“玥儿,你在做什么?”

楚流玥一愣,回过神来。

迎上楚宁的神色,她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爹爹,您没听见什么声音吗?”

楚宁一脸茫然。

“什么声音,没有啊。”

楚流玥皱了皱眉。

“您过来一些,再仔细听听。”

楚宁依言走了过去,站在她的身侧,凝神聆听。

片刻,他还是摇头。

“没有。”

他什么都没有听见啊。

楚流玥心中顿时涌上一股有些微妙的感觉。

难道是因为爹爹现在的境界只是一阶武者,耳力不如她,所以没能听到?

她看向容修。

二人四目相对。

容修问:

“玥儿,你听到了什么?”

楚流玥的心微微一沉。

“你也听不到?”

容修颔首。

楚流玥抿紧了唇瓣。

如果是爹爹一个人听不到也就罢了,可是眼下,连实力更强的容修都听不到。

这...

难道真的只有她能听到?

她闭了闭眼,确定那不是幻听。

尽管那道声音低沉渺然,但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的。

她顿了顿,才道:

“...我听着,像是有人在抚琴。”

音色悦耳,动人心弦。

节奏轻缓,却很是抓人心。

“那声音,就是从墙里面传来的。”

楚流玥说着,又往前走去。

越是靠近那面墙,激烈疯狂的煞气,就越是可怕。

但不知是不是有那些石块在的缘故,楚流玥倒是并未觉得过于不舒服。

她很快就适应了这个环境。

楚宁和容修都跟了过来。

容修还好,楚宁的脸色很快就变得有些苍白。

虽然现在他拥有了不灭神体,但本身的武者实力,的确还只是一阶,这一点是无可辩驳的。

除了在神体之上占据优势,其他方面,他和正常的上神强者,还是有着不少差距。

楚流玥道:

“爹爹,您不用过来。我搞清楚这东西是怎么回事儿就回去了。团子,你先去陪着。”

团子听话的点点头,一蹦一跳的跑到了楚宁身边,拉住了他的手。

“楚爷爷,我来啦!”

楚宁已经知道团子的真实身份,但每每瞧见她那玉雪可爱的小模样,都会忘记这件事,只剩下了满心满眼的喜欢和疼宠。

他连忙道:

“哎,好!好!团子最乖了!“

他轻轻拍了拍团子的头,喜欢得不得了。

但转念一想,又道:

“楚爷爷这里没事儿的,团子,你还是去玥儿那边——”

他总觉得,越是靠近那面墙,就越是危险。

而且现在玥儿还说听到了什么声音...他心里更是忍不住生出几分担忧。

团子小嘴一咧,笑得灿烂:

“没事啦!阿玥那边有殿下呢!“

容修脚步一顿,薄唇勾起一抹满意的笑意。

孺子可教。

楚宁闻言,觉得颇有道理,也点了点头,拉着团子的小手,一起在原地等待。

......

走到那面墙之前,楚流玥终于站定。

站在近处,这墙面上的一切痕迹,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无数刀剑划痕,在岁月中已经逐渐模糊,只剩下或深或浅的痕迹,斑驳交织。

她甚至可以嗅到一股淡淡的血腥气息。

混杂着风霜尘土,莫名带着一股苍凉与悲壮。

楚流玥的心情,也随之变得沉重了下来。

她怔怔的望着前方,心中似有无数情绪翻涌而上。

但具体的,却又无法言明。

只得任由这些复杂的心绪,在胸腹之间不断徘徊涌动。

她伸出手,缓缓放在了墙面之上。

触手冰凉、粗粝、厚重。

而那一道琴声,却忽然变得清晰了起来。

一下下,一声声。

都落在了她的耳中,砸落在了她的心底。

冥冥之中,她似乎看到孤寂森冷的荒野之上,有一道身影,茕茕孑立。

她看不清那人的身形与容貌,甚至不知那人是男是女。

她只看到,那人怀中抱琴,手指轻拨。

而那一道琴声,正是从那人的手下飞出。

本应是轻快愉悦的琴声,此时听来,却莫名带着一丝苍凉意味。

天地暗沉,风卷云动。

空空荡荡中,唯有一人,只与琴相伴。

时间缓缓流逝。

那人的手,拨动琴弦的速度逐渐加快。

原本苍茫渺远的乐声,忽然染上了一丝杀意!

琴声铮铮!

霎时间,似是天地为之变色!

楚流玥的心脏,顿时像被什么紧紧攥住!

那琴声越发急促!

一瞬间,仿若见刀光剑影,血光四溅!

楚流玥的唇齿之间,忽然涌上一股甜腥!

“玥儿!”

容修清冽低沉的声音,骤然在她耳边回荡!

她猛然回神!

容修已经一把抓住她的手,从墙壁之上撤离!

铮!

琴声止歇!

一切销声匿迹!

楚流玥身体一颤,猛地吐出一口血来!

------题外话------

今天冬至,吃饺子还是汤圆哇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