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玥的声音戛然而止,迅抬眸看去!

此时正是傍晚,夕阳西沉。

最后一抹圆弧,渐渐隐藏在了堆积的厚厚的云层之中,漫天暖橙之色弥漫开来,像是为整个天空都镀上了一层金。

在弑神冢,这样明亮灿烂的景致,实在是极其难得。

然而,在那之下,天地相接的位置,却又不知被什么笼罩了一层淡淡的阴影。

就连那余晖的光,都无法映照透入其中。

远远看去,像是沉凝了许久的一块黑色,带着某种冷寂的气息。

渐渐地,楚流玥现,那一块黑色,竟似乎在不断扩大。

而刚才那一声巨响,似乎就是从那处传来的。

要说是雷声,也不太像。

隔着这样远的距离,隐隐约约,听不真切。

“那是...什么?”

楚流玥眉头微凝。

这股气息...着实有些不对。

楚宁忽然道:

“那是一堵墙。“

楚流玥一愣,扭头看他。

”墙?“

楚宁点点头,双眼紧盯远处的那片黑色,容色沉凝。

“不错。我之前也曾见过这堵墙两次,这是第三次。”

说着,楚宁抬手,指向了那片黑色的左右两边。

“这堵墙会从这一头,一直蔓延到另一头,一刻钟的时间,它就会占据我们目光所及之内的整个地平线。“

楚流玥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现那片黑色,果然在朝着两边各自快蔓延。

此时,她的确已经可以隐约看出,那就是一堵墙的模样。

通体黑色,庄重威严,高不可攀。

尚未靠近,她就似乎已经可以感受到上面那肃杀的气息!

她暗自皱眉。

这样浓烈的气息...绝不是无缘无故产生的。

“爹,这堵墙多久出现一次?之前两次,也是这样忽然冒出来的吗?“

楚宁摇头。

“它出现的时间并不固定,迄今为止,我也只见到过三次,而且之前我的身体和精神状态都不是很好,就并未太过在意。只知道每次,它于日落之时出现,于天亮之时消失。从不会在白日出现。”

他顿了顿,又补充道。

“第一次看到这堵墙的时候,我刚被流放这里不久。那时候我以为,越过那堵墙,就能离开这地方,所以曾经尽力朝着那边去过,只是尚未抵达,便已天亮,它直接消失。”

“后来我就知道,它和我能不能出去,并无任何联系,我也就没再在意过了。”

楚流玥了然的点点头。

望山跑死马。

虽然从这里看,那堵墙好像距离也不是特别的远。

但如果真想要走到跟前,怕是要费上不少功夫。

可是,在这地方,怎么会忽然莫名出现了一堵墙?

这弑神冢,诡异的地方实在是太多...

正当她打算先静观其变的时候,一颗石块,忽然从乾坤戒中跳出,滚落在了楚流玥的脚边。

楚流玥低头。

那石头往前滚了滚。

楚流玥黛眉高高挑起,脚下却是没动。

很快,第二颗石块又蹦了出来,也在她的脚边碰了碰,然后往前滚落。

这一次,它比前一块走的距离更远,方向却是一致——都是朝向天边的那一堵墙!

当第三颗石块也跟着跳出来之后,楚流玥终于开口:

“你们想让我过去?”

石块不能言语,但这一系列的行为,已经再明显不过。

楚流玥摸了摸下巴。

她知道它们不会害她,既然如此迫切的想要催促她过去,应该是有着什么理由的。

楚宁在旁边看着这一幕,眼中闪过一抹惊奇。

其实关于这些石块的来历,之前他已经听楚流玥简略的提起过。

而在楚流玥和那黑袍男人的对决中,他也已经看清,这些石块之中蕴含的惊人力量。

只是此时再次瞧见,还是不免觉得奇特。

“看来它们是真的很想让你去。”

容修唇角微弯,说道。

楚流玥有些无奈的摊手一笑。

“我也看出来了。但那边的确距离很远,我现在什么也察觉不到。“

在这种地方,未知,往往意味着危险。

“若真的危险,咱们到时候再撤离就是。这堵墙既然咱们能看见,上官前辈应该也能看见。或许...他就会出现在那边,等着与我们汇合。”

容修的话,让楚流玥眼睛一亮。

对啊!

她竟是差点忘了这一点!

茫茫荒野,广阔无边。

一眼望去,所有的景致都是一样的。

若是没有经验,在这里连方向都难以分辨,更何况去找一个人?

那的确无异于是大海捞针。

如果太祖此时安然无恙,倒的确很有可能会这样做。

楚流玥心思一定。

“那我们先过去看看。”

如果能在天亮之前抵达,并且找到太祖,那自然是最好。

如果不能...

再另找办法就是。

楚流玥心里其实也不敢抱有太大的希望。

因为天边的那一堵墙,还在不断的朝着两边蔓延!

越是如此,它涵盖的范围越广,能顺利和太祖汇合的机会就越渺茫。

然,就算是只有一线希望,楚流玥也不愿放弃。

她将石块收起,抬脚向前走去。

......

同一时刻,上官靖也在朝着这一堵墙走来。

他已经走了很久很久,通神力量大量消耗,但也只是缩短了其中一部分距离。

明明觉得那堵墙就在眼前,却是怎么都触摸不到。

好在他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也不是第一次遭遇这情况,所以情绪一直十分稳定,只是不断的向前,再向前!

算算时间,玥儿他们应该也该看到这堵墙了...

只是不知道,他们现在到底是在他的这一侧,还是在对面?

若是同侧还好说,可若是在对面...想要想见,就是难上加难了。

上官靖脚步顿了顿,深吸口气,缓过来一些之后,又继续前行。

......

最后一抹余晖,逐渐散去。

暮色终于降临。

在黑夜中,人的视力往往会变得很差,尤其是这样无星无月的夜晚。

然而,神奇的是,楚流玥竟是一直都能清晰地看到那一堵黑色的墙。

那是一种不一样的黑。

浓郁、庄重、严肃,却又高不可攀。

它静静伫立在天地之间,好似已经存在了上万年。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