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宁愣了一下,才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这...这是不是意味着,我还能继续修炼?“

楚流玥顿时哭笑不得。

“爹,您何止是还能继续修炼,您这是完全逆天改命了啊!”

要知道,现如今连她都还没有锻造出自己的神体呢!

没想到爹爹竟然抢在了她前面!

而且...还是如此珍贵罕见的神体!

现在是一阶武者算什么?

有天经原脉在,难道还用担心修炼的问题?

绕了一大圈,原来是一件大喜事!

楚宁看她高兴,也笑了起来。

”这么说,以后爹爹也能继续帮玥儿了?“

他还一直担心自己会成为玥儿的累赘,没想到天无绝人之路!

楚流玥心中又是兴奋又是感动。

得知自己拥有了不灭神体之后,爹爹第一个想到的,还是她。

她深吸口气,道:

“我只想要爹爹好好的,其他都不重要。”

他失踪的这段时间,她着实是非常煎熬。

日夜担忧,想的就是如何尽快将人救回来。

一想到他会遭受何等折磨,便无比焦灼。

楚宁心疼的拍了拍她的头。

“傻玥儿。”

如今她已经变得这样厉害,他待在她身边,如果只能是成为她的拖累,倒不如一了百了。

现在,他总算是能放下这担忧了。

确定了这件事,氛围顿时变得轻松了许多。

楚宁脸上也带上久违的笑容。

几人继续向前走去,一边走,楚流玥一边问着一些有关的问题。

她实在是很想知道,爹爹到底是经历了什么,竟有了这样的机遇。

可惜楚宁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被羁押的漫长时间里,他辗转各地,但却从不知自己身处何方。

加上他一直经受着不少伤痛折磨,许多时间都是昏昏沉沉的,很多事情就更是记不清了。

中间虽然几经生死,但他从不在意。

他脑子里唯一的信念,就是活下去,见玥儿。

加上他对很多事情都没什么了解,就算生在了他的身上,他也都并不知晓。

比如他的原脉,比如他的神域。

聊到最后,楚流玥只模糊猜测到,爹爹这不灭神体,就是在弑神冢中无意间得来的。

而且...就是之前君九卿的人全军覆没,与爹爹失去联系的那一次。

楚流玥只得感慨,事实果然难料。

那时候她何曾想得到,爹爹竟然还会有这样的奇遇?

“这不灭神体,很可能还是和弑神冢曾经陨落的某位强者有关。”

容修道。

楚流玥想了想,觉得这是最有可能的猜测。

不过...

“不是说当年一战,所有强者全部神魂俱灭,半点东西都没有留下吗?”

容修眉梢轻挑。

“那些终究也不过是传闻。事实究竟如何,除了当年之人,应该是无人知晓的。“

楚流玥一想也是。

以前大荒泽之中,就曾有无数强者陨落。

后人为得到机缘传承,几乎是前赴后继。

没道理弑神冢这,就真的什么也没有了。

不说其他人,单单是她,不就得到了一大堆石块?

——当然,是很有用的石块。

而爹爹,甚至拥有了不灭神体...

要说这里当真是不毛之地,楚流玥现在还真不信。

“或许...是有人不想让其他人进来这里抢夺宝物,才放出的这些消息?”

楚流玥猜测道,

“先前那几人,不就说要来这里找什么东西?”

除了是找宝贝,还能是做什么?

容修赞赏的看了她一眼。

有些事情不必多说,她向来一点就通。

“弑神冢极其凶险,煞气久久不散,进来的人,大多数都是有来无回。就算是那些知道这里还有宝物的人,也不敢随意出动。而那些不知道的,自然更不会来。所以这里才这样冷清森寂。“

楚流玥了然颔。

宝贝虽好,但也得有命去拿才是。

不过,就算自己暂时拿不到,将消息散播出去,尽量减少世人对这里的好奇和兴趣,也是不错的法子。

这些人还真是...

楚流玥摇摇头。

“我倒是觉得这地方...”

她犹豫片刻,终究还是没有将剩下的话说完,转了话头,

“等找到太祖,咱们就离开这里。”

本来他们来这,也只是为了救回爹爹。

等事情办完,能安全无虞的离开,是最好的了。

楚宁顿了顿,问道:

“玥儿,这位太祖...不知是...“

楚流玥笑起来。

这一路上只顾着问爹爹了,她自己的事儿倒是还没来得及和爹爹说。

“我慢慢跟您说就是...”

......

这厢,楚流玥正在将自己的身世和经历,跟楚宁娓娓道来。

另一边,南禹行等人的心情,却没那么好了。

气氛冰冷凝滞。

南禹行眉头皱的死紧。

“乌蓬长老,您刚才的话是认真的?那东西现在,不在这里了?”

乌蓬长老面容冷肃,看向南漪漪,沉声道:

“二小姐对那东西也是有一定的感应力的,您说呢?”

南漪漪脸色难看。

“的确不在这。奇怪...之前明明我都已经感觉到了...现在怎么忽然又没有了?“

白桐长老忍不住问道:

“您的意思是...那东西,自己转移了?”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