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这几句话,无疑是肯定了乌蓬长老几人心中的猜测。

他们面面相觑,脸色都不算好看。

虽然他们此行回来是另有要事,可看到容修他们安全无虞的站在这,心情也没好到哪儿去。

震惊之余,他们心中更多的是疑惑。

那黑袍男人可是尊神强者!

对付起他们来不是小菜一碟?

中间到底生了什么,才会让结局变成了这样?

想不通。

他们是真的想不通!

”你——“

南漪漪看见楚流玥就烦,此时听到这话,更是心头火起。

但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乌蓬长老拦下。

“你们误会了。我们对你们的事情并无什么兴趣,之所以回来此处,不过是另有事情要处理。”

楚流玥眨眨眼,朝着周围看了一圈。

“哦?难不成你们要找的东西,就在这里?”

话音落下,对面几人的脸色,再次齐齐一变。

这倒是让楚流玥有些惊异。

她本来只是调侃,就随便说了一句,谁知道——好像是真的?

这下,她是真的忍不住笑了起来。

“看来还真被我说中了?”

“我们的事,与尔等无关。”

黑袍男人莫名消失,这件事让乌蓬长老对容修和楚流玥又暗暗生出了几分忌惮。

谁也不知道他们手上还有什么底牌。

这种时候,最好还是不要招惹他们。

也因此,他说话都比之前客气了几分。

楚流玥挑眉。

本来她是真的对他们的事儿不感兴趣。

但看他们如此紧张,她心中反而生出了几分好奇。

这几个人来头不小,眼光极高。

能让他们这么在意的东西...应该真是什么了不得的宝贝吧?

不过好奇归好奇。

她现在可没那个心思,去管他们的事儿。

找到太祖,才是当下最要紧的。

所以,楚流玥也没和他们过多纠缠。

她唇角微弯。

“大家能井水不犯河水,那是最好不过的了。我们对你们的事儿没兴趣,希望你们也好自为之。“

说完,几人便当真转身,打算离开。

乌蓬长老等人本来还有些不信,但看他们似乎真的要这样走了,又有些惊疑不定起来。

容修他们...当真什么都不知道?

南禹行暗暗握拳,看着几人的背影,眼底划过一抹浓重的杀意。

只可惜现在他们都受伤了,而容修他们又实力莫测。

不然...真应该让他们永远留在这!

这次的事情,他不会就这样算了的!

等离开弑神冢,回去以后,他势必要——

“对了。”

容修脚步一顿,忽然半转过身,看了过来。

他那幽深清冽的目光,直直落在了南禹行的身上。

南禹行的想法顿时被打断,直觉浑身寒意笼罩,生生打了个寒颤。

“你、你还想做什么!?“

他色厉内荏的开口。

容修薄唇微勾。

“记得回去代本殿跟南一繁打招呼。“

说完,他便转回身,继续向前走去。

剩下乌蓬长老几人愣怔原地,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直到容修几人的身影逐渐远去,白桐长老才低声开口,打破了这片寂静。

“...难道那个容修,真的和家主相识?“

这还不是最关键的。

最关键的是,容修提起家主时候的语气,实在是太过随意。

好像...真的没有怎么放在眼里。

那模样看起来,的确不像是装的。

都这时候了,再装这一句,有什么意义?

除非...他是真的无所畏惧!敢和家主正面对上!

南禹行本想否认,可他也不是真的没有脑子之人。

只要随便想想,就知道容修敢这么做,肯定是有原因的!

可以前,怎么从没有听父亲提起过...

“....罢了罢了!这些事情等回去之后再说!咱们还是先把东西找到,离开此地!”

南禹行燥郁开口,可容修临走之前的那句话,却不断在他耳边回荡,令他心中隐隐生出几分不安。

......

走出一段距离,楚宁才回头看了一眼,问道:

“玥儿,他们是什么人?”

看起来,似乎对玥儿和容修的敌意很大...

楚流玥笑道:

”不过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人。您不必在意。“

楚宁看她神色轻松,似乎的确没有把那些人放在心上,这才松了口气。

他轻轻拍了拍楚流玥的手。

“那就好...”

他的手掌很是宽厚,掌心带着茧子,有些粗粝,但却格外温暖。

忽然,楚流玥一怔,低头看了一眼。

“爹爹?”

楚宁不明所以:“嗯?”

楚流玥抓住他的手,翻来覆去的看了好一会儿,才奇怪问道:

“之前您的手上,不是有着好几道伤口呢吗?现在怎么...全都没了?”

她记得清楚,那些伤口新旧不一,而且有两道还特别严重。

就算是吃了药好好将养,按照爹爹的身体,也需要个把月恢复。

可这才过了没一会儿,怎么...那些伤口,就全都不见了?

楚宁一听她是在问这个,神色顿时犹豫起来。

其实他也知道,玥儿一向心细如,这事儿是瞒不了她太久的。

只是...他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爹爹?“

楚流玥看他反应,觉得更加诧异,同时心里也生出几分担忧。

这事儿实在是不正常。

难道爹爹身上——

楚宁见她担心,连忙道:

“玥儿你别担忧,其实...其实这情况,已经出现好几次了...我都已经习惯了...“

“好几次了?”

听了这话,楚流玥更是震惊。

“对...就是...每次受伤以后,过段时间,那些伤势就会自己恢复。我也...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楚流玥上下仔细打量了他一圈,这才惊讶现,不只是手,他身上其他地方的伤,好像也都已经恢复了!

这是——

容修忽然道:

“楚宁大人,可否让我帮您把把脉?“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