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我将他放了,很简单。”

黑袍男人伸出手。

“把那东西给我即可。“

袖袍之下,是一只半透明的手掌,可以看出,这一次他是以魂魄出现,并未再进行夺舍。

楚流玥微微眯起眼睛。

这男人的实力,似乎比之前强了许多。

不过或许只是因为,先前的那些,都不过是他的分身。

而眼前这个,才是真正的他!

这次,他将碰面的地点定在弑神冢,楚流玥就猜到他应该是有所打算。

果然。

应该是只有在这,他才能发挥出自己的最强实力。

尽管还没有正式交手,从刚才他出手的情况来看,不用怀疑,几乎是尊神级别。

楚流玥心思转动,眉心微蹙。

先前她也曾经暗中打听过这个人的身份。

曾经是黑魔窟之人,而且身份不低,但后来被逐出门派

这样的人,按理说很好找。

但,楚流玥没能查到任何相关消息。

黑魔窟似乎将这个消息封死了,外界并无流传有关的任何事由。

所以直到现在,她对对方的身份,也依旧不怎么清楚。

“怎么,不会是太久没见,你忘记了我想要的是什么了?“

黑袍男人的语气,似是带上了点不耐。

楚流玥抬眸,没什么笑意的勾了勾唇角。

“自然不会。”

为了那颗水珠,这个男人算计了她不知多少次。

她怎么可能会忘?

她抬脚向前走去。

“玥儿。”

容修忽然开口。

楚流玥回头。

二人四目相对。

“小心。”

楚流玥轻轻颔首,旋即转身,继续向前走去。

容修立于原地,一手负于身后,凤眸微抬。

黑袍男人似有所觉,笑了一声。

容修,的确能护她。

但在这里,即便是容修,也不会是他的对手!

好在容修是个聪明人,似乎并没有动手的打算。

此时,楚流玥距离那黑袍男人,已经只有十步之遥。

她站定。

“一手交人,一手交货。”

黑袍男人没有犹豫,袖袍一挥,那牢笼便直接飞到了楚流玥身前。

“只要你老老实实把东西给我,这牢笼就会自动散去。但若你想耍什么花招相信我,他只会死的更快。”

黑袍男人的声音沙哑阴沉,此时带上了威胁,听着更令人不舒服。

楚流玥没有理会他,看向了身前牢笼中的楚宁。

刚才距离有些远,而且看的匆匆,她未能瞧个仔细。

而此时,两人只有一步之遥。

楚宁身上的每一道伤口,她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他应该是昏过去了,双方说了这么久的话,他都没醒。

伤势应该很严重

楚流玥的心脏像是被什么紧紧攥住,几乎难以呼吸。

这么久,爹爹也不知到底受了多少苦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她。

如果不是她,他现在或许还在曜辰,过着自己平静的日子。

而不是如现在这般,颠沛流离,受尽折磨。

楚流玥眼底酸涩,有滚烫的泪,无声落下。

“爹”

楚宁的眉头忽然动了动。

昏昏沉沉中,他好像听到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那是玥儿!?

强烈的、想要与之想见的意念在心底疯狂燃烧!

随后,楚宁的睫毛颤了颤,竟是真的缓缓睁开了眼睛!

楚流玥一直在看着他,当然是第一时间察觉到了他的动静,一时间又惊又喜。

“爹!你醒了!?”

楚宁昏迷了太久。

如今猛地睁开眼睛,只觉得周围的阳光刺眼无比,令他眼睛刺痛。

然而,他不敢闭上眼睛,只是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人。

他的视线逐渐清晰。

那张心心念念了无数日夜的脸,终于再次出现在了眼前!

黛眉如远山,黑眸如星子。

楚宁的心快速跳动起来,浑身的血液似乎也在这一刻沸腾!

“玥玥儿!?”

他的声音很轻,因为长时间没有说过话,声音嘶哑的不可思议。

可楚流玥还是听清了。

她飞快的将眼泪拭去,勾勒出一个灿烂笑容。

“爹!是我!“

熟悉的声音落入耳中,敲击着他的耳膜,甚至连心脏也像是被什么用力的锤了几下。

楚宁怔然。

明灿的阳光,刺的他眼泪无声流淌。

这熟悉的眉眼

这熟悉的声音

是玥儿!

当真是她!

楚宁嘴角动了动,忽然抬起手来,似是想要摸一摸楚流玥的脸。

但手臂抬到一半,就猛然无力跌落。

他身体太过虚弱,便是连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都无法完成。

楚宁苦笑一声。

“都是爹没用,竟是连抱一抱我们家玥儿,都做不到了“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漫长的时间,他到底是怎么熬过来的。

他只是想着,不能丢下玥儿。

就这样一天天的,似乎那黑暗永远没有尽头。

但今日,终于——

楚流玥眼泪再次落下。

而她的脸上,笑容却是更加灿烂明艳。

她轻轻道

“爹爹,玥儿来接您回家。”

------题外话------

一个被大姨妈打倒的作者,没有资格喊加更。

明天见呜呜呜   网址77dus.com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