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出手太过突然,而且动作极其迅!

等众人反应过来,那东西已经飞到了楚流玥的身前!

楚流玥定睛看去。

那竟是一只通体白色的玉蟾蜍!

那玉蟾蜍雕刻的十分精细,白色的表皮之下,甚至隐约可见一道道淡红色的骨骼与血管。

而那双幽黑的眼睛,更似是带着冰冷寒意,令人不自觉的心中寒。

一眼看去,十分逼真,几乎与真的无异!

楚流玥的眼神冷了下来。

看来这南禹行是真的想要她的命,居然连这东西都祭出来了!

这玉蟾蜍,是以极其罕见的千年寒玉雕刻而成,通体氤氲着极其浓郁的毒气,杀伤力极强!

如果想要使得这玉蟾蜍的威力挥到极致,则需要将其放入修行者体内,以精气血气温养。

时间越长,这玉蟾蜍的威力就越强。

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修行者需要承受极大的痛楚。

而且越是往后,其折磨也就变得越可怕。

从这玉蟾蜍的模样来看,南禹行应该是在这上面花费了不少功夫。

如今他一出手,就直接祭出了这物件,可见的确是想要她的命!

容修正要出手,忽然眉梢微扬,停下了动作。

楚流玥眸子眯起,一簇赤金色火焰,骤然出现在掌心!

眼看着那只玉蟾蜍就要飞了过来!

就在这时,一道黑色光刃,忽然凭空出现!

铿!

两者相撞,出一道清脆声响!

随后,那只玉蟾蜍瞬间倒飞而出,掉落在了地上!

其脊背之上,一道裂痕,清晰可见!

南禹行脸上的笑容尚未完全展开,就忽然凝固。

这玉蟾蜍是当初他苦修一年才炼制而成的!

他平日极其珍重,鲜少拿出来用。

没想到这就直接被损毁了!

要知道,这上面一旦出现裂痕,是无法修复的!

相当于那一年的心血,全都白费了!

他惊怒交加的看向楚流玥二人,血往上涌。

”你们——“

“南公子可是看清楚了,刚才不是我们二人出的手。”

没等他说什么,楚流玥就率先开口。

南禹行气的脑子昏。

“不是你们?那还能是谁!?鬼吗!”

乌蓬长老却是皱起了眉。

刚才他看的清楚,容修二人的确是没动。

那一道黑色光刃,的确像是凭空出现的。

他朝着那一道黑色光刃看去。

将那玉蟾蜍打落之后,它就静静的悬浮半空,浓郁的黑色似是要将周围的一切吞噬。

乌蓬长老心中忽然生出一股莫名的不安。

“大少爷——”

他退后一步,刚想说点什么。

一道低沉沙哑的声音,忽然从那一道黑色光刃之中传来:

“我要杀的人,岂容其他人觊觎。”

漠然、睥睨、阴鹜!

充斥着浓烈的杀意!几乎令人不寒而栗!

话音落下的同时,一股可怕的威压,骤然降临!

南禹行本就伤重未愈,此时又气火攻心,被这威压强行碾压下来之后,一时承受不住,猛地吐出一口血来!

“大哥!”

南漪漪连忙扶住了他,满脸焦急。

“你怎么了?这、这是谁在说话?“

她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又惊又怒,但更多的,却是深深的恐惧。

她虽然平日娇蛮任性,可是在修行之上,还是很有天赋的。

要不然也不可能那般受宠。

她清楚的感觉到,刚才那道声音的主人——强的可怕!

“你——你到底是谁!?”

那黑色光刃逐渐变幻,以黑色浓雾,凝聚成了一个高大身影。

那人身穿黑色长袍,兜帽垂下,遮住了他的脸容,无法看清。

浓烈的煞气,从他身上扩散开来!

南漪漪剩下的话忽然就卡在了喉咙,不自觉的捂住了嘴,惊惧万分的退后一步。

这个人...这个人...

太过危险!

那男人朝着南禹行”看“了过来。

“刚才,就是你动的手?”

他问的慢条斯理,但每一个字,却都似是带着彻骨的寒意。

南禹行周身的威压,再次加强!

他一时承受不住,竟是直接跪倒在了地上!

砰!

乌蓬长老立刻拦在了他的身前,沉声道:

“阁下,咱们有事儿好商量!”

他心念电转,不断回想着刚才生的一切,一个荒唐的猜测,出现在他的心底。

察觉到对方身上危险的气息,他艰难的咽了口唾沫,喉咙一阵紧。

“我、我们绝没有想与阁下作对的意思!只是、只是我们与这二人有点恩怨,大少爷一时气不过,这才出手。但、但我们真的没有其他意思!”

那黑衣人”看“向了楚流玥,出一道有些奇诡的笑声,却无法让人察觉到任何笑意。

“上官玥,你倒是一如既往的会惹事。我不过晚了会儿来,你就又招惹上了一个仇人。看来...想杀你的人,可真是不少啊。”

楚流玥笑眯眯。

“多谢夸奖。我这人呢,其实不喜欢惹事,经常是麻烦自己找上门来。他们是这样,你——不也是如此?“

听得楚流玥这话,乌蓬长老几人又是暗自震惊。

看起来...

这个上官玥,果然是和这个神秘的黑袍男人认识的?

而且...她似乎早就料到,对方会出现!?

那黑袍男人忽的冷笑。

“你的胆子倒还是一如既往的大。“

楚流玥轻笑颔。

“我胆子哪儿算大。阁下让我来赴死,我这不就来了么?”

二人寥寥数语,暗潮涌动!

南禹行几人,此时也是彻底惊呆了。

听这意思...

他们似乎是之前就已经约好,在这里决一死战的?

那——

似是察觉到了他们的视线,楚流玥回眸,唇角勾起,似笑非笑。

“都说了,刚才我夫君是好心帮你们,可惜你们不领情啊...那现在,还是和我们一起继续待在这吧。不过是生是死,可是各看本事咯。“

乌蓬长老此时已经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尽管不知对方身份,可他知道,以对方的实力,想要将他们留在这,绝对轻而易举!

他们来这里是找东西的,可不是送死的!

“阁下,今日之事,纯粹是一场误会。我们绝没有要与阁下争抢的意思。我们这就离开,为阁下腾场子。“

乌蓬长老说着,便又退后一步,准备带几人转身离开。

“慢着。”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