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柔韧至极的金线瞬间绷紧!随后竟是直接将那青黑色镰刀,从乌蓬长老的手中拖拽出来!

乌蓬长老一时不查,自己的原器就这样被容修轻易夺去!

紧接着,那把镰刀就在众人的注视下,飞到了容修身前!

他一扬手,便将那镰刀拿在了手中。

“破天之镰...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乌蓬长老炼制的第一件王者神器吧?也正是靠着这个,乌蓬长老才终于成功跻身炼器王者。所以,纵然乌蓬长老已经贵为炼器尊者,但对这件神器,依旧十分看重。“

乌蓬长老冰冻一半的面容,越冷凝。

这容修...怎么会连这些也知道?!

唰!

容修的另一只手上,忽然出现了一把匕。

那匕不过一手之长,把柄黑沉,剑刃却是薄如蝉翼,几乎透明,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淡淡辉光。

乌蓬长老心脏猛地一跳!

“你——”

咔嚓!

清脆细微的断裂声响起。

却是乌蓬长老的那一把镰刀,直接被容修用匕从中间砍断!

切面整齐光滑。

容修似乎未费吹灰之力,便折损了乌蓬长老最心爱的一件王者神器!

他眉梢轻挑,眼帘微抬,似笑非笑道:

“乌蓬长老,看来你这件王者神器,也不怎么样啊。”

乌蓬长老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

“容修!你放肆!”

他这一生,炼制出的王者神器,不低于一手之数,但在那其中,他最为看重的,就是这一把破天之镰。

哪怕是他如今已经贵为炼器尊者,也依旧对这一件青睐有加。

当年,他曾经困于高级炼器师数年,却始终无法突破炼器王者的门槛。

久而久之,这几乎已经成了他的心魔。

后来机缘巧合之下,他终于成功炼制出了这一件王者神器,不但成功突破桎梏,更是打破了自身困境,自此在修行之上,一路畅通无阻。

正因为这个,他十分看重这件破天之镰。

如今容修直接当着他的面将其损毁,他如何能不愤怒?如何能咽的下这口气!?

然而恼恨之余,他心中还有着深深的震惊。

——容修手中的那一把匕,小巧灵便,看起来和寻常匕并无太大不同。但刚才却是轻而易举的斩断了一件王者神器!

也就是说,这一把匕,要么是极其出色的王者神器,要么——

”啊!“

一道凄厉的惨叫之声忽然从旁侧传来。

乌蓬长老一惊,连忙扭头看去,却见到白桐长老的小腿,已经再次被那金色丝线紧紧缠绕!

而且看起来,比上一次更甚!

他的衣衫上满是凌乱血迹,隐约可见血肉翻卷的伤口,触目惊心。

白桐长老脸色惨白,几乎疼的昏厥过去。

那金色丝线并非凡物,能轻易割裂肉身还不算,伤口边缘还都带着极致的灼痛。

金线收紧,勒紧之处,好像有一道道烧红的铁棍,贴着他的身体狠狠刮过!

滋滋——

令人头皮麻的灼烧声传来。

白桐长老颤抖着低头看了一眼,有那么一瞬,脑海之中一片空白。

他的腿上,竟是出现了道道灼伤!

皮肤血肉,甚至还泛着可怖的焦黑!

白桐长老开始拼命挣扎,用尽浑身力量尝试着挣脱。

但无论他怎么做,那金线都阴魂不散,甚至每每断裂以后,都会变得更多更强!

一根线忽然收紧。

冰凉的痛楚,刹那间传遍全身!

白桐长老的半截小腿,悄无声息的被割裂!

伤口处的切口十分整齐,甚至可见森森白骨!

这一幕深深的刺激到了白桐长老,令他又惊又怒,心底深处,还有着浓浓的恐惧弥漫开来!

诸多情绪翻涌,终于让他无法承受,胸膛剧烈震动,猛地吐出一口血来,而后重重跌倒在地!

砰!

随着一声闷响,地上烟尘四起。

“白桐长老!”

南禹行和南漪漪此时终于回过神来,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两位长老共同出击,竟然...还落了下风?

容修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乌蓬长老双眼紧紧盯着白桐长老身上的伤口,逐渐收紧拳头。

白桐是天医,可以将原力幻化为火焰炼丹,所以一般的火焰根本伤害不到他。

但此时却被一道金线灼伤了,而且直接被对方斩断了半条腿!

这个容修...分明比传闻中的更加可怕!

他的实力,究竟到了何种境界!?

“你——”

乌蓬长老正要开口,容修忽然竖起手指。

“嘘。”

他深邃的眸子里,一片清凌凌的光,偏偏眉眼之间神色疏淡,睥睨淡漠。

乌蓬长老忽然像是被什么扼住了脖子,剩下的话,悄无声息的碾碎在喉咙,再无法说出。

......

楚流玥的脑海之中,数个玄阵错落有致的排列开来。

每个玄阵皆是熠熠生辉,威压赫赫。

然而它们彼此之间,都是相隔甚远。

一道流光,从最中间的一个玄阵之上飞出,很快就和旁边的一个玄阵连接起来。

紧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

楚流玥的心不自觉的紧张起来。

她想要将这些玄阵完整的连起来,但想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

她已经记不清自己到底进行过多少次的尝试,体力和精力损耗极大。

唯一的欣慰就是,她每一次的成绩,都会比前一次出色。

也正是这一点,支撑着楚流玥咬牙坚持着。

越来越多的玄阵彼此连接起来。

其上威压,也开始了层层叠加!

终于,剩下最后一个玄阵。

楚流玥下意识的屏住了呼***神紧绷到了极致。

她太知道这一次如果能成功,意味着什么!

如果不是亲自经历,连她也不会相信,有人能在这样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就从玄王师,尝试突破大玄王师。

砰砰!

砰砰!

楚流玥的心脏在快跳动着,几乎要跳出胸膛!

但其实仔细想想,这件事也在情理之中。

因为她早在几年前的时候,就已经是玄王师。

她的脑海中,记录着无数玄妙无比的玄阵。

这一点,她不得不感谢大宝。

如果不是他,她绝不可能这般迅的走到这一步。

楚流玥意念一动。

最后一道流光,轻盈飞出,与最后一个玄阵,紧紧相连!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