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确定?“

乌蓬长老问道。

“当然!“

南禹行回答的斩钉截铁。

如果不是伪装,根本无法解释,为何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娃,可以有着那么恐怖的肉身力量!

他不是没见过天生神力的修行者,可也从没遇到哪个,能如此逆天!

必定是什么强者故作伪装!

“至于她忽然出现,肯定就是瞬移过来的!”

不然的话,还能怎么解释?

乌蓬长老闻言,与白桐长老对视一眼,皆是看到了对方眼底的不赞同之色。

“可是...那女娃出现的时候,并无任何空间与原力波动...”

即便是神级强者瞬移,也不可能做到如此。

南禹行一噎,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如果这么说的话,那么,那个小女娃出现的岂不是太过诡异了?”

白桐长老忽然道:

“其实,老夫倒是觉得,那女娃出现的方式,像极了...魔兽。”

只有召唤自己的契约魔兽的时候,才能如此迅猛而悄无声息。

而且,魔兽的肉身力量,也的确普遍强于修行者。

“这怎么可能?”

南禹行觉得这个猜测简直荒唐至极。

“世上唯有两大上古神兽可以变换人形,而且就算如此,他们出现的时候,最起码也是少年模样,怎么会以小女娃的模样出现?“

两位长老都不说话了。

这也是他们唯一想不通的地方。

除此之外,那小女娃的其他一切表现,都实在是像极了...

南漪漪忽然上前一步。

”大哥,现在的确是咱们动手的好时机。“

南禹行奇怪的看了她一眼。

“怎么?”

南漪漪扬了扬下巴。

“你看那个女人在做什么?”

几人闻言,齐齐看去。

片刻,南禹行神色微变。

“她这是在准备突破?“

”不错。而且...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她是玄师。“

南漪漪咬着牙说道。

虽然双方距离有些远,但南漪漪本身也是玄师,所以对这些极为敏感。

她猜测,对方一定是在进行玄师上的突破!

“就是不知道,她到底是在准备突破哪个级别。”

南禹行冷笑。

”那有什么重要的。反正今日过后,这些都会成为虚妄!“

突破好啊!

这个时候,她无疑是最为脆弱的。

旁边那个男人虽然是炼器王者,但也终究只有一个人。

他绝对不会是他们的对手!

还有比现在更好的动手时机吗?

南禹行看了身边的两位长老一眼。

“白桐长老,乌蓬长老,这一次,您二位不会再阻拦了吧?”

两位长老对视,旋即都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早点将其解决了也好。”

......

几人开始朝着容修与楚流玥的方向走去。

此地平坦宽阔,散落的碎裂墓碑,根本不足以遮掩几人的身形。

但他们从来也没想着这些,就那么直接过去了。

对手不足为虑,直接下手斩杀就是,何须浪费时间和精力在别的事情上?

容修自然早就听到了他们过来的动静,不过并未放在心上。

他站在楚流玥的身前,依旧安静而耐心的等待着。

从玄王师突破到大玄王师,绝没有那么简单。

所以在她突破之前,他都会帮她清理掉一切干扰因素。

“真是巧啊!”

南禹行冷笑着开口,眼神在容修和楚流玥的身上转了转,带着毫不掩饰的杀意。

“没想到,咱们又在这碰上了。“

容修没理会,连个多余的眼神都没甩给他。

如此漠然的态度,比轻鄙嘲讽,更让南禹行愤怒。

他脸上的笑很快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层冷色。

“我在跟你们说话呢,没听见吗?!“

容修剑眉微挑,这才慵懒的斜睨了他一眼。

“别人在忙的时候,不要打扰。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们也不懂么?“

“你!放肆!”

南禹行早知道对方嚣张放肆,但没想到目前这种情况下,他居然还是这样大胆!

这是对自己太自信,还是根本没意识到正面临着什么危险?

“能走到这来,你们的确是有几分本事...可惜,也就这样了。”

南禹行深吸口气,露出一抹有些狰狞的笑容。

“若你现在跪下求饶,我便饶你们全尸!“

闻言,容修挑眉。

他已经很久、很久、很久,都没有听到过有人这样跟他说话了。

“若我说不呢?”

南禹行气急反笑。

”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等会儿你想求饶,可也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了!“

容修忽然抬眸,看了一眼天色,旋即看向几人,似笑非笑。

“我的麻烦,你们还惹不起。你们的命,我也没什么兴趣。看在南一繁的面子上,这次就暂且放过你们。不过...我耐心有限。下一次若再如此,我不会再客气。”

听到这话,南禹行几人的脸色齐齐一变!

因为南一繁,正是南禹行和南漪漪的父亲,也是他们的家主!

几人面面相觑,皆是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震惊与怀疑。

这个男人...似乎早已经对他们的身份了如指掌!

而且听这语气,好像...身份也不一般!

否则,绝不会直呼南一繁的大名!

“你到底是谁!?“

南禹行的脸色难看至极。

本以为对方是无知无畏的小喽啰,可现在看,分明不是。

白桐长老忽然想到了什么。

“...容修...容修...等等!”

他豁然抬,不敢置信的盯着容修。

“你是云天阙圣子——容修!?”

之前他们听到过那女子这样称呼他,可是当时他们并未在意。

一方面,他们和云天阙以及容修都不熟,没见过,根本没往这边想。

另一方面,天下间重名者不知凡几,总不可能见到一个他们就直接认定了吧?

直到此时,容修主动提了南一繁的名字,他们才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劲。

南禹行神色变了几变,最终露出一抹狠色。

“呵,云天阙圣子...很了不得么?既然你知道我们的身份,就该早早跪下求饶!“

神墟界,其他世家宗派或许会对云天阙满心忌惮,他们却不会。

这个容修既然知道他们的身份,还这样嚣张。

他不死,谁死?

容修捏了捏鼻梁。

现在,他都有些可怜南一繁了,竟是生出这样没脑子的继承人来。

他抬眸,看着几人,轻声问道:

“这么说,你们不愿走了?”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