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后不过半柱香的时间,那片神域就彻底涌入了那石块之中。

当最后一抹蓝色消散,四周的一切又迅速恢复了平静。

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楚流玥愣了愣神。

刚才...到底是怎么了?

容修已经俯身,将那一颗石块捡起,拿在手中看了两眼,眉梢微挑,露出几分兴味。

“原来如此...”

“怎么了?”

楚流玥一边问,一边好奇的凑了过去。

容修将石块递过来。

楚流玥仔细看了一圈。

这石块拳头大小,性状极其不规则,看起来应该也是来自于那些碎裂的墓碑,通体呈现灰白色,看起来和寻常的石块并无太大区别.

忽然,楚流玥目光一凝,看到了那石块上,有着一块指甲盖大小的蓝色印记。

这块蓝色的印记看起来像是用颜料刚刚刻画上去的,十分鲜明。

随便一想也不难知道,这就是刚才那神域灌入之后,留下的痕迹。

只是此时,将这石块拿在手中,并不会感受到神域的存在,和普通石头别无二致。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楚流玥自己也很难相信,一片神域,好端端的,竟是会自动涌入一块石头里。

“那块蓝色印记,你仔细看看。”容修提醒道。

楚流玥凑近了些,忽然一怔,抬眸和容修对视一眼。

“这...这是一个...图腾?”

最后两个字,楚流玥的声音放的很轻。

因为那个蓝色印记,只有小拇指指甲盖那么大,猛地看去,就是一整块,只有靠近仔细看,才能瞧清楚上面那些繁复交织的线条。

容修颔首。

“看来这片神域,本就属于这块碎裂墓碑的主人。”

否则的话,这神域绝不会如此莫名其妙的随便进入一块石头里面。

楚流玥想了想,觉得容修这话的可能性极大。

只是...

“这墓碑的主人,应该早就死了吧,怎么这神域还未消散?而且...埋藏在这样一个地方?”

楚流玥说着,再次看向四周。

回想起刚才的情景,一个荒唐的想法,忽然涌现在她的脑海。

“等等!难道...这些神域都——”

话音未落,楚流玥就感觉到,又有什么东西,撞到了她的脚上。

几乎不用亲眼去看,楚流玥便知晓,那肯定又是一块石头!

她脖子略微有些僵硬的垂下,看了一眼。

果然。

形状不同,但的确也是一颗石块。

耳边传来细微的声响,好像有什么正在靠近。

楚流玥回眸,一片泛着淡淡青色的神域,正缓缓飘荡而来。

到了二人身前,同样的情景,再次发生!

哗啦!

那片青色的神域,注入到了第二块石头之中,并且也在上面留下了一个小小的图腾!

因为那印记太小,楚流玥无法分辨,两个图腾是否一样。

但现在,她最关注的不是这个。

而是...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而发生的这一切,又该如何解释!?

”这些石块是刚才跟着我们一同陷落下来的。“

容修沉吟片刻,若有所思的看向楚流玥。

“似乎...它们刚才突然攻击,也只是想要拉你下来。”

“拉我下来?”

楚流玥伸出手,指向自己的鼻子,满眼惊诧。

“可这又是为何?”

这是她第一次来弑神冢,而且路上一直很守规矩,好像也没做错什么吧?

这些石块怎么莫名其妙就缠上了她?

容修眼底似有一道暗光划过,转瞬即逝。

他看向旁侧那一片浓郁的黑色。

沉吟片刻,他才道:

“许是...你身上有什么东西,是它们想要的。”

楚流玥想不明白。

难道她还能在这里成了什么香饽饽不成?

“如果真是这样,那岂不是说明...这些神域,以及这些石块,都是有着一定的意志的?”

而这两样东西能承载的,只有其主人的意志!

“难道当年那些人都还没死?“

楚流玥忍不住低声喃喃。

“不,他们是死了的。”

容修语气平静的说道。

楚流玥一愣,有些怀疑的抬眸看他。

”你...怎么知道?“

容修一顿。

“因为这些神域就是无主状态。”

“无主状态?”

“一般而言,主人身死魂灭,其神域自然无法继续留存下来。但这里不一样。弑神冢当年一战,无数强者陨落,其爆发的力量直接也将这里摧毁,此后数万年,皆是草木不生。”

“滔天的煞气,与无数残破的英魂交织,使得这里天地原力斑驳,所有力量汇集,就形成了一种奇特的状态。“

“那些修行者是死了,但他们当年战斗之时的战意,却是以某种方式保留了下来,寄存在了各自的墓碑与神域之中。”

“总而言之,修炼者虽死,然其战意犹存。”

容修一番话说完,楚流玥便陷入了深深的震惊与沉默之中。

到底是怎样的惊天一战,使得数万年过去,战意依旧存在?

又到底是怎样的执念,才会在身死魂灭之后,依旧在天地之间存留,久久不散?

“战意...“

楚流玥不自觉握紧了手中的石头,旋即眉头微皱,

“容修,这些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