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有太多优点,如明珠灿烂夺目。

他只想捧在手里,自己独自霸占。

他当然知道这只是奢望,因为她值得更广阔的天地,看更繁华的风景。

那么,就只能挑一个,比较明显的说了。

她只要站在这,便已经赢了。

何须再费其他功夫?

楚流玥闻言,眸光微动。

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说起这样的话来,总是更容易让人心动。

”咳!“

一直被忽略,从未被注意的上官靖用力的咳嗽了一声。

他开始隐隐觉得自己跟着一起来是个错误。

分明这两个人呢,也没做什么。

只是对视那么几次,彼此说说话。

今日的揽腰,甚至是这段时间以来,二人之间做的最亲密的动作。

当真算是克制有礼至极了。

但上官靖还是觉得自己非常、非常的多余。

真是失策啊失策!

容修和楚流玥齐齐看了过来。

与此同时,容修指尖在她的后腰轻轻摩挲了两下,随后也识趣的收回了手。

楚流玥:”......“

她警告的看了容修一眼:你收敛点!

容修挑眉:我这难道还不够收敛?

楚流玥:“......“

上官靖抬头望天。

“啊,咳,我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咱们可以准备准备,进入赤魂林了吧?”

......

天气晴朗,万里无云。

昨夜在黑暗中显得格外阴森诡异的赤魂林,此时看起来也变得正常了很多。

黑色的树木林立,偶尔有粗壮的树根显露出来,也是通体黑色。

红色的树叶迎风摇晃,像是即将凋零干净的秋末景象。

然而奇怪的是,林中的地面之上,竟是并无落叶。

一片也没有。

正常的树林中,都会有着厚厚的落叶层,但这里却是一片平坦,干干净净。

这样看着,难免让人心中觉得有些奇怪。

“走吧!“

上官靖说完,便率先抬脚,进入其中。

楚流玥看了一眼那摇晃的红色树叶,微微眯了眯眼睛,旋即也走了进去。

上官靖在最前面打头阵,楚流玥紧随其后,容修落后她一步,排在最后。

地面的土壤是红棕色的,十分松软。

脚踩上去,基本上不会发出任何声音。

树林之中十分安静,除了风吹动树叶的飒飒声响,再没有其他声音。

他们甚至可以听到彼此的呼吸。

“在赤魂林中,不可动用原力,也不能御空而行,只能这样一步步往前走。”

上官靖一边走,一边耐心说着一些需要注意的事项。

“虽然慢了很多,但比较安全。想要徒步穿过赤魂林,大约需要两个时辰。我们基本可以赶在毒气再次扩散开来之前,离开这里。”

楚流玥在后面听着,顺从的应了一声,随后又忍不住问道:

“太祖,您以前来过弑神冢,怎么...从未听您提起过?”

关键,他似乎对这里还不是一般的了解。

以前他到底都在这里经历过什么?

太祖沉吟了好一会儿,才再次开口:

“其实也没什么不能说的,只是因为我上次来,在这里留下的记忆并不是很好,所以就没跟你提过。”

对于那些不开心的回忆,没有人愿意去主动回想和提起。

这一次如果不是楚流玥被对方逼到了这里,他也不会说起这些。

楚流玥眉头微凝。

她几乎从未见过太祖这样子。

应该是...在这里发生的事情,的确令他难以释怀。

“太祖,您若不想说,其实——”

上官靖摆了摆手,忽然笑了一声。

“也没什么。都过去了那么多年了...”

他顿了顿,才继续道:

“当年,我在前往洪荒北境之前,待的最后一个地方,就是弑神冢。”

楚流玥有些震惊。

这岂不是说,当年太祖是从这里去了洪荒北境?

可这两处,皆是神墟界出了名的险地。

他为何——

“当年我来神墟界,无门无派,但狂傲嚣张,连挑七个炼器尊者之后,更是风头无两,引来不少人追随,也招致不少人怨恨。“

“我既已建天令,自然懒得在这里再立门派,更想独自潇洒,便拒绝了所有追随之人。只中间认识一个朋友,相谈甚欢.”

“他不是炼器师,只是寻常修行武者,而且资质一般,在上神境界停留多年,依旧未能突破。但为人豁达,我颇为欣赏,听闻他也是神墟界之外之人,独自来此闯荡,便惺惺相惜,引为知己。“

“后来听说弑神冢这里有能突破尊神的至宝,他便有些跃跃欲试。我听闻此地危险,便决定与他一起前来。若能帮他突破尊神,也算了了他的一块心结。”

听到这,楚流玥已经隐隐猜到了什么。

果然,太祖一声长叹:

“可惜,我待他如挚友,他...却不过是利用我罢了。我们了来了这里以后,经历不少艰难险阻,最后才终于找到那东西。然而他——”

哗哗!

忽然间,风声骤起!

赤魂林中,遥遥传来凄厉的呜咽之声!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