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眉眼含着笑,声色清朗,语气柔和,像是在说着今天天气不错。

然而这简单至极的一句话,却是立刻令场中氛围大变!

南禹行脸色“唰”的一下阴沉了下来。

南漪漪瞪大了眼睛,满是愤怒与羞愤。

站在他们二人身后的两个长老,也都是皱起了眉,露出几分凶悍战意。

唯有尊贵的圣子殿下,闻言,剑眉轻挑,薄唇扬起。

舒服。

舒服极了。

那原本因为对方无理取闹生出的几分怒意,在听到那几个字之后,统统烟消云散。

他走过来,长臂一伸,便揽住了楚流玥的腰身。

楚流玥还记挂着刚才的”酸味“,回头瞥他一眼,便要挣脱开他的怀抱。

“夫人说的对。”

她的腰很细,不盈一握。

容修的手轻易便将其紧紧扣住。

他递了一个“配合”的眼神过去,似笑非笑。

楚流玥磨了磨牙。

这男人,还真是会找时机!

她心中轻哼,却也没再动作,任由容修的手臂将她揽着。

圣子殿下心满意足,连带着看对面那几个人都顺眼了那么一点。

“怎么,刚才我夫人说的话,你们是没听清?”

虽然他说这话的时候,是对这几个人一起说的。

但南漪漪觉得,他这话就是专门说给自己听的。

为了维护那个女人,他竟如此不留情面

南漪漪觉得难以接受。

她鼻尖一红,眼眶瞬间就红了。

自从她及笄,想要提亲的人不知凡几!

她还从来没有在一个男人面前如此挫败!

她咬了咬牙,终于忍不住上前一步。

“你只要回答我一个问题,我便离开!“

容修眼底浮现几分不耐。

他实在是懒得和这个女人再多说一个字。

可惜南漪漪此时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自己身上,没等容修回答,便已经直接开口。

她抬手,直直指向楚流玥。

“我到底哪里不如她!?”

就算是夫人,也不是不能休弃!

可是对方显然没有这个意思。

他看她的时候,眼中的不耐和厌恶,是清清楚楚的。

和他看那个女人的时候,完全判若两人。

南漪漪不明白。

她难道真的这么不招他喜欢?

再次被针对的楚流玥???

这语气怎么好像正宫在指责小三一样的?

这个叫什么“漪漪”的女子,好像真的不是一般的脑子有病。

只要她想,好似天下万物都应该是她的?

她楚流玥还站在这呢,“夫君”那两个字,说的是清清楚楚。

合着对方一个字没听见?

楚流玥连气都懒得生了。

和蠢货争论,自己也会变成一样的人。

而容修听到这话,好像也没生气。

他微微挑了挑眉,语气清淡,一字一句道

“因为你丑啊。“

因为你丑啊。

你丑啊。

丑啊。

容修话音落下,四周顿时陷入一片死寂。

南漪漪微微增大了眼睛,神色有了一瞬间的呆滞,似乎怀疑自己听错了。

但那句话,在她的脑海之中不停的回荡,让她想装作听错或者没听懂都不行!

还有什么能比这句话,更能打击一个刚刚春心萌动的女子的?

面前站着的,是如谪仙一般的,令她心神为之动摇的男人。

可他却对她,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最可恨的是,这句话她都没办法反驳!

因为她虽然漂亮,可是和站在他身边的那个红衣女子比起来,的确是逊色不少。

这个“丑”字,当真如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在她的脸上。

而他淡漠却流畅的语气,更像是一把锋利无比的钢刀,狠狠砍在了南漪漪的心脏之上!

南漪漪遍体生寒,脸色惨白,身子摇晃了一下,差点没跌倒在地。

“漪漪!”

南禹行连忙上前,将她扶住。

看到她那凄怆可怜的模样,顿时心头火起。

这真是欺人太甚!

“你!你们!”

“是她自己非要个答案,我实话实说罢了。“

容修眉头微蹙,

“怎么听一句实话,就这么承受不住?未免也太脆弱了点。你们真的不打算带她回家好好养一养?“

楚流玥在心中默默为圣子殿下竖起了大拇指。

这男人素来冷心寡情,话也少。

难得肯一次说这么多话,却是字字毒辣。

啧。

楚流玥甚至对南漪漪生出了几分同情。

寻常女子看到容修,迫于他周身的不自觉产生的威压,基本上只敢远观。

但南漪漪不一样。

她可能太看得起自己了,所以头铁的很,直接撞上来。

当然,就这样的脑子,今日不被容修收拾,他日也必定会招惹其他麻烦。

上官靖站在旁侧,满意的点了点头。

不错。

这小子倒是会说话。

真是深得他心啊!

南禹行脸色铁青,额头青筋暴起,有那么一瞬,简直想要直接将对方碎尸万段!

可是,南漪漪刚才的所作所为,也只能用一句”自作自受“来形容。

他本来想拦着的,没拦住,后来转念一想,让她去说个清楚也行,省的以后总惦记。

谁知道这个男人,居然这般狠辣!

南禹行一边恼怒南漪漪不争气,一边怨恨对方太过分,心中如有火焰奔涌!

“回答完了,现在,你们可以走了吧?”

容修似是还嫌不够,又清清淡淡的补上一刀。

南漪漪苍白着脸,眼泪不断涌出,随后猛地挣脱南禹行,转身快速跑开。

便是脸皮再厚,这地方,她也是待不下去了。

“漪漪!”

南禹行一惊,连忙追过去。

跑出两步,他又回头,咬牙道

“好!今日的账,我们记下了!你们最好期望,别在弑神冢中遇到我们!否则——“

剩下的话不必再说,众人也都知道是什么意思。

容修颔首。

“走好不送。“

有这样的妹妹拖累,进入弑神冢,真正危险的该是他们才是。

南禹行一噎,充满杀意的深深的看了容修一眼,旋即转身离开,继续去追南漪漪了。

两位长老也快速跟上。

几人的身影很快远去。

总算是清静了。

楚流玥收回视线,看向容修,似笑非笑问道

“难道我只有这一处比她好么?”

容修低笑。

“不。你太光华灿烂,我只想一个人看。”

------题外话------

十二点半五更哇~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