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这一句话,成功的让兄妹二人都变了脸色。

南禹行是惊怒交加。

惊的是,他没想到对方竟是如此放肆!

怒的是,那男人竟然对他妹妹说出了这样满是羞辱与轻鄙的话!

南漪漪则是瞪大了眼睛,眼中满满的不可置信。

她从小到大都是被捧着宠着的,别说辱骂,便是连一句重话,都几乎从未听过。

此时猛然被人好不遮掩的指着鼻子骂,自然是许久才回过神来。

反应过来以后,她的脸迅速涨红,胸腹之间也好似有什么在疯狂翻涌,要从胸膛破出!

“你、你”

她想要反驳,却是连声音都是颤抖的。

因为此时她的心情非常复杂。

第一次喜欢一个人,可没想到,还没来得及表明心意,对方就说出了这样的话来。

这冲击太大,以至于她甚至来不及愤怒,整个人都懵了。

南禹行匆忙回头看了她一眼,见到她如此神色,心疼的不得了。

他的宝贝妹妹,何曾受过这样的委屈!?

“阁下此话未免太过分了些!”

南禹行抬高了声音,周身气息也开始涌动!

“漪漪不过是随口说了两句,阁下却如此出言不逊!如此欺负一个女子,难道是大丈夫所为!?“

容修眉心微动。

“她说了那些话,这些就是她该受着的。与其在这里指责旁人,倒是不如回去好好想想,怎么改了你这宝贝妹妹口无遮拦的毛病。“

对方几次三番冒犯于他,他早已经看他们不耐。

若非因为还要炼制这铠甲,他早在昨天就已经对他们不客气了。

”你——”

南禹行被气的几乎七窍生烟。

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遇到过这般嚣张放肆的人物!

是!

这样年轻的炼器王者,的确出色!

但这也不代表他们就怕了他!

”看来阁下是不打算道歉了?“

他阴沉沉问道。

话语之中,已经是掩饰不住的杀意涌动。

南漪漪见状,连忙上前,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

“大哥!你要干什么!?“

南禹行皱起眉。

”他欺辱于你,我自然是打算教训他,帮你出气!“

“我、可是我”

南漪漪当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以前她也没少请大哥出手帮忙。

可是这次不一样啊!

如果、如果大哥把人打了,那、那对方岂不是真要将她视作仇敌了?

她是生气,是委屈,是恼怒。

但却也不想因为这些就和对方彻底撕破脸。

大哥出手一向狠辣,若是把人给打死打残了

“这也不是他的错,你打他做什么!“

南漪漪咬着唇,充满怨念的看了楚流玥一眼。

那眼神很明白,要怪,也得怪她!

要不是为了维护她,他肯定也不会这样的。

楚流玥???

她这从头到尾,连句话都没怎么说呢,这帽子居然就扣到她头上来了?

南禹行焉能不知道自家妹妹心中所想?

无非还是不舍得!

南禹行真是恨铁不成钢。

人家的话都说的这么难听了,态度都这么明确了,她还执迷不悟呢!

到了这时候,居然还在帮他说话?

真是见了鬼了!

他本来想让南漪漪退后,自己直接出手。

可是南漪漪的手紧紧抱着他的胳膊,怎么都不肯松开。

南禹行又气又恼,最后只得咬牙,狠狠点了点南漪漪的脑门。

“你啊你!”

以前只觉得她娇气任性一点,却不知竟然能为一个男人,做到如此地步!

真是太让他失望了!

兄妹二人之间的气氛,一时陷入僵持。

“大少爷,二小姐。天亮了,赤魂林的毒气已经消散,是时候进去了。”

乌蓬长老适时开口,打破了这僵局。

白桐长老也连忙充当和事老。

“是啊是啊,这穿行赤魂林的时间短的很,少爷小姐,咱们得快点才行啊。“

二人这么说,也算是给了一个台阶。

南禹行一把扣住了南漪漪的手腕,朝着赤魂林的方向而去。

“走了!”

他们来这可是有要紧事儿要办的!

至于那个不识好歹的男人

等一切事情结束,再想办法收拾!

南漪漪被拽的手腕生疼,眉头紧紧皱起。

可她知道大哥此时正在怒头上,也不敢多说什么,只得跟了上去。

两位长老也一前一后跟随。

双方擦肩而过的时候,乌蓬长老意味深长的看了容修一眼。

容修神色淡漠从容,仿佛根本没有将他们放在眼里。

楚流玥眨了眨眼,看向那几人的背影。

容修在神墟界也算是声名远扬,见过他的大佬不少。

这两人看起来出身不低,但却似乎并不认识容修。

“在想什么?”

容修的声音传来。

楚流玥回眸,若有所思。

”没什么,只是觉得他们的来历,似乎不简单。“

那四个人的气息都遮掩的很好,但她直觉,他们的实力应该都不弱。

更重要的是,他们亲眼见证容修炼制了一件王者神器,竟似乎并不是十分震惊。

要知道,当初几大宗派世家的人,为了争抢苍羽之渊的赤霄剑,可是不惜直接与灵霄学院撕破脸了。

那时候,他们可还以为赤霄剑是一件王者神器。

可见对这些人而言,王者神器是何等重要尊贵,以至于可以让他们不惜付出极大的代价争夺。

但这几个人

从头到尾,好像都没有表现出半点对王者神器的觊觎。

这种情况,要么是知道自己争不过,所以连心思都不会有,要么是这东西对他们而言,并没有那么珍贵。

从他们那嚣张的态度来看,应该不是第一种情况。

可若是第二种那就有意思了。

楚流玥在神墟界待得时间也不算短,知道对于不少世家,甚至是一流世家而言,王者神器都是极其宝贵的。

这几人到底是什么出身,竟是如此

“那个黑衣老者,应该是一位炼器尊者。”

上官靖收回视线,沉吟着说道。

刚才他一直待在几块石头之后,加上矛盾点一直在容修和楚流玥的身上,那几个人并未太注意他。

“炼器尊者,却是那二人的随从?”

楚流玥眉梢轻扬。

有意思。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