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股冷意从心底涌上,让南禹行遍体生寒。

安然南漪漪的注意力,却放在了某个字眼之上。

夫人?

他已经成婚了?

南漪漪的心顿时凉了一半,如同兜头浇了一盆冷水。

“容修。”

正在这时,一道清朗的女子声音从后面传来。

南禹行和南漪漪兄妹二人,就看到方才还对他们冷言冷语,不留半分情面的男人,抬眸看向了前方。

瞬时间,他脸上眼中的冰霜,迅速融化。

取而代之的,是难掩的清润与温柔。

他绯色的薄唇微微弯起,深邃的凤眸之中似有流光闪烁,整个人周身的气息,也变得全然不同。

“玥儿,你醒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直接越过这兄妹二人,走了过去。

淡淡的冷香从鼻端扫过。

南漪漪怔怔的回过头,看向他去往的方向。

不远处,几块石头之后,正站着一个女子。

那女子一身红裙,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

肤如凝脂,欺霜赛雪。

黛眉如远山,眸灿如星辰。

她只穿着一袭简单的红裙,一头青丝简单的束起,身上再无多余的配饰,亭亭而立,便似是胜过了万千盛景。

她的唇角带着笑,然而周身却又笼罩了一曾清贵无双的灵韵,透着骨子里的尊贵。

在这缥缈的白雾之中,显得尤为清艳绝伦,倾国倾城。

看清对方容颜的一瞬,南漪漪先是一愣,随后心中便不由自主的生出了几分酸涩与嫉妒。

她向来自诩美貌,可是在这女子面前,她却是头一次知道什么叫自惭形秽。

哪怕她不愿承认,她也很清楚,对方姿容风华,的确胜过她许多。

南漪漪忍不住低头打量了自己一眼。

衣饰华贵,处处讲究。

可此时,在对方的映衬下,她开始觉得自己这一身的打扮都十分累赘。

甚至,连低头时候,头上叮当摇晃的步摇,也令她心头烦闷。

——打扮的这般精致,却还不如对方素面朝天来的动人,是个女人心里都不会舒服。

容修已经走了过去,将她颊边的碎发别到耳后,动作娴熟而自然。

他望着眼前之人,声色低沉悦耳。

“休息的好吗?有没有惊扰到你?”

楚流玥摇摇头,笑道

“没有。其实刚才你炼器的时候我便醒了。”

容修眉心微动,看了后边的上官靖一眼。

上官靖无奈耸肩。

“那么大的动静,有结界也拦不住啊。”

本来,在容修准备炼器之前,担心惊扰到她休息,便专门布下了一层结界。

不过现在看来,应该是没什么用。

她对这些本就敏锐,也不可能察觉不到。

容修眉梢轻挑,眼中便染上了三分笑意,取出了一个光团,递了过去。

“看看。”

楚流玥将东西接过,眼中划过一抹惊艳。

她知道容修在炼器之上的天赋极好。

以前两人在这方面,也不是没有较量过。

但基本上都是她输。

而且,她从来没有试探到容修的真正实力过。

这次,还是她第一次亲眼见到容修炼制王者神器。

旁人或许看不清,但这东西如今在她的手里,她却是能瞧个一清二楚的。

这是一身铠甲。

通体呈现淡淡的金色,只是质地看起来更像是玉石,拿在手中却又轻盈无比。

“你可以直接滴血认主。”

容修道。

楚流玥轻轻颔首,取出一把匕首在掌心划了一道。

殷红的血顿时涌出!滴落在铠甲之上!

铠甲上莹光闪烁,那些血很快就被吞噬吸收,在铠甲的表面上消失不见。

一道道极细的血色纹路,在里面浮现。

瞬时间,楚流玥便察觉到自己与这铠甲之间,似乎多了某种联系。

之后光芒一闪,那铠甲便迅速消弭!

楚流玥眨了眨眼。

手上那一道口子很快恢复,只剩下了浅浅的粉色疤痕。

一层淡淡金光笼罩楚流玥的周身,又很快消失不见。

但她很清楚,那铠甲是已经认自己为主了。

旋即,她似是感觉到了什么,微微睁大了眼睛,看向容修

“这——”

”喜欢吗?“

容修笑着问道。

楚流玥喉咙中的话忽然卡住。

片刻,她认真的点点头。

“你给的,都喜欢。”

二人这旁若无人说笑的场景,深深的刺激了南漪漪。

她忍不住上前一步

“你就这样轻易的把自己辛苦炼制的王者神器给了她!?”

容修眼底划过一抹冷意。

楚流玥却是眨了眨眼睛,第一次正眼打量对方。

实际上,刚才这兄妹二人拦容修的场景,她都看见,也都听见了。

很显然,这个女子是看上了容修,不然也不会如此不依不饶。

“还有你!你知道他为了炼制这个费了多大的力气吗?你居然真的这般心安理得的接受了?“

似是察觉到了楚流玥的视线,南漪漪直接将炮火对准了楚流玥。

再怎么说,那可是一件王者神器!

就这么轻松随意的送出去了?!

看着南漪漪激动愤懑的模样,楚流玥心中有些好笑。

她黛眉微挑,正要开口,容修却已经半转过身

“第一,这是我炼制的神器,我想如何处置是我的事,何时轮到你来置喙?“

南漪漪被他冰冷的眸色看的打了个寒颤,辩驳的声音也小了些

“可——”

“第二,这本就是我专门给夫人准备的礼物,不给她,难不成还要给你么?”

容修一字一句,脸上如同覆盖了一层冰霜。

被他那充满威慑力的眼神盯着,南漪漪终于察觉到了一丝危险,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南禹行看的又是生气,又是心疼。

他当即上前,充满警告的盯了她一眼,而后才一把将她拉到身后。

他这个妹妹平日嚣张惯了,而且说话随心所欲,刚才那两句,连他听了也觉得丢人。

可这到底是自己妹妹。

出门在外,哪儿有放任她被别人欺负的道理?

南禹行深吸口气,道

“我妹妹不是那个意思,你——“

容修对他们兄妹二人都没什么耐心,直接打断了他的话,眸子冰冷的盯着南漪漪

“第三,你是什么东西,也敢对我夫人大加指责?“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