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坚硬无比的墨金灵石,在他的手中似乎变得格外柔软,任由他捏变出想要的形状。

当这些墨金灵石相互融合,里面那些若隐若现的黑色纹路,也开始逐渐彼此连接起来。

一股磅礴的气息,隐隐散发而出!

“他这炼器的速度怎么这么快!?”

白桐长老也发现了不对,连忙看向一旁的乌蓬长老。

他们也不是没见识过炼制王者神器的场景,可是眼下这情形着实有些超乎预料。

乌蓬长老的眉头,此时也拧了起来。

其实他刚才就已经察觉到了异常,但还有些不太敢确定。

毕竟连他自己亲自来,都未必能这么快。

可现在事实摆在眼前,不信也得信了。

沉默了好一会儿,他才沉声道

“就算是同等级的炼器师,也会因为各自天赋和经验的不同,而产生实力上的差距。或许他之前便已经尝试过多次,所以今日才能这般信手拈来。”

白桐长老的脸上浮现一丝怀疑

“这不太可能吧?什么样的出身,能拿出那么多的墨金灵石来练手?”

要知道,如果炼器失败,那些材料可都是会成为一堆废物的。

乌蓬长老唇瓣抿起。

他当然也知道这一点。

可是除此之外,他的确想不出什么更好的理由了。

炼器师上的天才他见到不少,但

他们也绝对做不到如此。

“这人不简单。”

南禹行沉吟许久,给出了一个模糊的回答。

一开始他的确没把对方放在心上,但现在再看,却不得不承认,这人的确是有真本事的。

就是不知道这身份,到底是什么。

南漪漪瞄了他一眼,兴冲冲的问道

“大哥,不然等他炼器结束,咱们再去问问?这么年轻的炼器王者,可是难得一见啊若是能交好,对咱们也有好处不是?”

南禹行哪儿会不知道她的想法,只淡淡看了她一眼。

“这些事情你就别管了。目前你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进入弑神冢之后,找到那东西。”

南漪漪撇撇嘴。

这事儿都说了无数遍了,她耳朵都要生出茧子了!

她轻哼一声,又朝着那边看了过去。

虽然还不知道对方身份,不过,能成长为炼器王者,他背后的家族势力肯定也不会差。

而且其人如此出色,只要稍微用心打听一番,肯定能得到不少消息。

父亲总说她太挑。

可这世上,的确有着这样完美无缺的人!

南漪漪一只手放在了胸膛之上,轻轻吐出一口气,想要平息自己的情绪。

然而那颗心,却不受控制的快速跳动着,好像随时都会蹦出来。

时间缓缓流逝。

天雷降落的动静逐渐小了下来。

容修身前,那八块墨金灵石,此时已经彻底融合,并且初步被他锻造出了铠甲的模样。

唯有中间那护心镜的位置,微微凹陷了进去。

容修睁开眼睛,心念一动,原力幻化为一把锋利的飞刀。

嗤。

他手执飞刀,在掌心轻轻一划!

殷红的血液瞬间涌出,而后滴落在那护心镜的位置。

不一会儿,那凹陷的位置,便被他的血液填满。

容修将飞刀收起,掌心金色火焰腾跃!

他手上残存的血迹迅速消散,就连伤口也迅速愈合。

而在这短短的时间之内,护心镜位置盛放的血液,已经逐渐渗透到了整个铠甲!

一丝丝淡淡的红色,在金色铠甲之中晕染开来,与黑色纹路相融,并逐渐将其覆盖。

从外表看去,就像是晶莹剔透的金色玉石之中,泛了淡淡的血丝。

无形之中透出一股难以言喻的尊贵。

当最后一滴血扩散其中,那血腥气便彻底消散而去。

赤红色的线条,成为了刻印在铠甲之内的奇异纹路。

容修的唇色,有了一丝苍白。

然而那双深邃凤眸,却越发专注。

光芒闪烁,映照在他的眼底,璀璨夺目。

“这是要结束了?”

白桐长老仰头看了一眼,奇怪问道。

天空之上并未再出现天雷。

“这才过了多久,不应该吧?”

“许是失败了。”

南禹行道。

这样的情况,也不是没出现过,他都见怪不怪了。

刚才那么急切的引动天雷,现在应该是——

轰隆!

他剩下的话还没来得急说出口,便听到天空之上又传来一道巨响!

这声音,甚至比之前更加洪亮!

紧接着,厚厚的云层之后,又有数道天雷,接连出现!

南禹行脸色有些难看。

下一刻,那些天雷便再次落下!

火光四溅。

他们只能勉强看到那道身影的轮廓。

乌蓬长老目色沉沉。

“天亮之前,他或许便能成功。”

剩下三人闻言,皆是满目惊诧。

可连乌蓬长老都这么说了,那

南禹行缓缓握紧了拳头。

对方这般着急,难道也是打算明日便直接进入弑神冢?

容修开始对铠甲进行更加细致的锻造和雕刻。

每一寸每一处,他都耗费了十二分的精神,做到完美。

夜色逐渐褪去。

天边泛起了一丝鱼肚白的时候,他终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