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一边看,一边回头看去。

只见那白衣男人正取出了几块泛着淡淡金色的石块。

那些石块形状大小都一模一样,一字排开。

仔细看去,还能瞧见里面似乎有着黑色的纹路。

“那是——”

南禹行看清之后,也是吃了一惊。

“墨金灵石!?”

乌蓬长老点了点头。

剩下几人面面相觑。

这东西珍贵至极,这男人怎么一下子就拿出了这么多?

而且,还是用来炼器的。

“这么多墨金灵石,他到底是要炼制什么神器?“

南禹行眉头微皱。

之前他只是心有怀疑,但现在,他基本上可以确定,那男人的身份,必定非同寻常。

乌蓬长老没说话,双眼只紧紧盯着那处。

或许是受到这气氛的感染,几人都不约而同的安静了下来。

将八块墨金灵石摆好之后,容修才抬眸,看了一眼天色。

天雷积聚,疯狂游动。

下一刻,他轻轻合上眼睛。

短暂的沉寂。

紧接着,便是无数天雷,铺天盖地而来!

轰轰轰!

一道道天雷疯狂落下!狠狠劈在那墨金灵石之上!

一时间火花四溅!

他的身影,几乎被那璀璨耀眼的光芒彻底吞噬!

“他不是在炼制高级神器。”

看到这一幕,乌蓬长老终于沉声开口,语气笃定,

“他是要炼王者神器!”

剩下几人都没说话。

其实就算他不开口,他们也能看出来了。

炼制高级神器,怎么会弄出这样的动静?

这样年轻的炼器王者,就算是他们,也极少见到。

“倒还真是有点本事”

南禹行眯了眯眼睛。

“可他为何偏偏要在这里炼器?“

炼制王者神器,要耗费不少时间和精力。

就算是炼器王者,也不敢保证每一次炼器都能成功。

通常情况下,他们都会提前选好一个宁静安全的地方,并且寻人为自己护法,确保自己不会被人打扰,才会正式开始炼器。

要知道,一旦在炼器过程中被外界因素干扰,导致炼器失败是小事,若因此对炼器师造成反噬,才是足可怕的。

但这个男人,居然就这样直接在赤魂林之外炼器了

到底是心太大,还是,对自己有着十足的底气与把握?

狂傲。

南禹行在心中给了对方一个评判。

他活了这么多年,加上身份特殊,见过的骄傲之人不少。

甚至连他自己,也属于这之中的一个。



对面那男人,还是比他见过的大多数人都更加轻狂骄傲。

哪怕对方从头到尾,也没和他们说上几句话。

但他就是能感觉到对方骨子里的那股傲气。

这让他非常不爽。

“这般年龄的炼器王者,在神墟界应该颇有名头才对,怎么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南禹行在脑海之中搜索了好一阵,还是没找到正确的人对上号。

“乌蓬长老,您可能猜出此人身份?”

乌蓬长老摇头。

“要么是对方伪装了身形容貌,要么就是新晋突破的炼器王者。”

他顿了顿,又生出了几分迟疑。

其实在他看来,这两种情况都不太可能。

什么样的人,能伪装出这样惊才绝艳风华万千的模样?

一般人若要乔装打扮,基本上都会往低调的方向去,何曾有人会反其道而行之?

就这模样,见过的人都不会忘。

那他图什么?

至于第二种猜测某种程度上是更加离谱的。

他本身就是炼器师,自然看的出对方的娴熟与轻松。

这绝不是刚刚突破炼器王者能有的实力和状态。

“还有一种可能——他以前掩饰了自己的真正实力。“

只有这样,才能解释诸多说不通的地方。

“这所以他才故意在这里炼器?”

南漪漪恍然大悟。

“这里基本上没什么人来,他才特意选了这!只是他肯定没想到,居然会碰到咱们——”

这可真是赶巧了。

赤魂林其实是围绕了弑神冢一圈的,偏偏他们却在一个地方碰上了。

这不是巧合是什么?

听到这,南禹行倒是放心了些。

这样看来,这白衣男人来这里,的确只是为了找寻一个方便炼器的地方。

他不想暴露身份,他们也不想和他打交道。

如此双方井水不犯河水,倒也不错。

更重要的是,这炼制王者神器,通常都需要很长时间。

短则一个月,长则半年。

他甚至还听过有人花费足足三年时间,只为炼制一件王者神器。

可见这事儿之麻烦。

要是这样的话,明天他们穿过赤魂林,进入弑神冢,这男人应该是还会留在这的了。

那也不必再费心与他隔开走。

就在此时,天空之上再次传来巨响!

又有数道天雷,接连出现!

南禹行脸色微微一变。

这这人引动天雷的速度,是不是太快了点?

光芒笼罩间,容修依旧闭着眼睛,神色不变。

他手臂轻抬,修长白皙的手指虚空一握。

八块墨金灵石,开始在无数天雷的轰击下迅速融合!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