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桐长老被怼的没话说,讪讪的闭上了嘴。

南禹行眉心微动,目光审视的看向了南漪漪。

”漪漪,你怎么这般帮着那人说话?“

他这个妹妹,从小娇生惯养。

平日里,就连家族中的人想要听她一句好话,都未必能有那个资格。

而那年轻男子不过是个陌生人,她竟然说出这样的话,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南漪漪被他看的脸微微一热,别开了眼睛,有些心虚的说道

“我才不是帮着他说话,我只是实话实说啊!大哥,难道你忘了出行前,父亲千叮咛万嘱咐,让我们不要随便在外面招惹是非的吗?”

南禹行十分无语的看了她一眼。

难为她还记得这些。

可惜她似乎忘了,这些话是父亲专门说给她听的。

“本来嘛,人家也没主动招惹咱们,何必非要去找人家的事儿?”

南漪漪撇撇嘴。

那男人看过来的时候,眼神极其淡漠,甚至都未曾正眼看她。

“我累了,我要休息。”

看南漪漪这般说,南禹行也只好无奈的摇摇头。

“行了行了,咱们不去追究他不就是了?你说的对,咱们都已经到了这赤魂林了,明日一早便能进入弑神冢,的确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他环顾四周,抬手指向某个位置。

“咱们先去那边休息吧。”

随后,几人便朝着那地方走了过去。

一边走,南漪漪还回头看了两三次。

可惜夜色浓重,再没能看到那个白衣胜雪、清贵风华的身影。

她有些失落的收回视线,跟着南禹行在一块大石之后坐了下来。

南禹行余光轻轻瞥了她一眼,眸色微深。

南漪漪那点小心思,哪儿逃得过他的眼?

她这才不是善心大发,八成是——看上刚才那个男人了!

南禹行皱了皱眉。

其实南漪漪已经到了婚配的年龄,但她玩心很重,家中有意介绍的那些她通通没看上。

有一次父亲都打算帮她定亲了,结果还是被她给搅黄了。

再后来,父亲便干脆放手,不再管这些事儿,只等她什么时候收心再说。

没想到竟然在这赤魂林外,看上了一个连身份姓名都不知道的男人?

这当然是不行的。

南禹行盘腿而坐,手指在膝盖上敲了敲。

她这若是小小的心动了一下,便也罢了。

若真的为此做出什么事情来便要另行考虑了。

“二位长老,刚才可曾看出那人实力?”

南禹行思虑片刻,问道。

对面的两位长老对视一眼,皆是摇了摇头。

”他身上的气息藏的极深,应该是用什么神器刻意遮掩了。“

南禹行顿了顿。

两位长老的眼力都极好,连他们都没能看出来,证明对方的确是有两把刷子。

何况

刚才双方距离那么近,他们竟然都没有注意到那个男人的存在!

若非是他正好抬头看见

总之,那男人不可小觑!

“出门在外,一切都要小心。”

南禹行道。

“何况明日就要进入弑神冢了,更是不可出现任何纰漏。”

两位长老皆是神色一肃。

“是!”

”另外他既然出现在这,很大可能也是冲着弑神冢来的。明日,我们务必与他分开行动。“

”是!“

南漪漪顿时不满的嘟起嘴。

“大哥,为什么呀!”

南禹行看了她一眼。

“你自己觉得呢?咱们来这,可不是玩乐的。”

尽快帮她找到那东西,回家才是。

南漪漪顿时泄了气。

她就是再嚣张跋扈,张扬放肆,也知道这次的事情有多重要,绝对马虎不得。

每次大哥用这样的语气说话,她就知道不能继续闹了。

“知道了。”

她垂下眼睛,抿了抿唇。

见不到也无所谓。

反正那人的模样,她已经记住了。

虽然容貌看的不是特别清晰,但是这样清骨傲然之人,一定也是很有名气的。

只要稍加打听,不愁不知道对方身份。

想到这,她才压下了一颗有些躁动的心。

看她终于肯听话了,南禹行才满意的点点头。

“行了,今天已经很晚了,大家都赶紧休——”

轰隆!

天空之上,一道巨大的轰鸣声忽然传来!

几人立刻齐齐抬头看去!

只见夜空之上,乌云飞速汇聚而来,那一轮皎洁的明月,迅速被遮掩。

随后,一道明亮的、银蛇般的天雷,出现在了云层之后!

这瞬间的光,似是一把刀,狠狠撕裂了暗沉的夜!

白桐长老忽然道

“快看!那人好像在准备淬炼原器!?“

几人凝目望去,这才瞧见,刚才遇到的那个白衣男子,此时竟是走到了远处某个较为空旷平坦的位置站定。

他头顶上空,正是那天雷涌现的地方!

这里乱石堆积,加上夜色暗沉,所以他们刚才才没能看到他。

南漪漪先是一喜,旋即才看向那个黑衣长老,疑惑问道

“乌蓬长老,他这真是要炼器?”

乌蓬长老是炼器师,对这些自然更有话语权。

果然,乌蓬长老面容虽然依旧冷凝,但还是点了点头。

“想不到他还是炼器师乌蓬长老,您能看出他是什么等级的吗?”

南漪漪好奇问道。

乌蓬长老抬头朝着天空看去,沉思片刻,道

“现在尚且不能完全确定不过,这人引动天雷的速度极快,想来应该是有点实力的。“

南漪漪眼睛一亮。

轰隆隆!

很快,天空之上的天雷,迅速汇聚而来!

不一会儿,那片天空无数天雷涌现,几乎形成了一片雷海!

“这最起码也是高级神器了吧?”

南漪漪好奇问道。

她虽然不是炼器师,可从小却是见过不少炼器场景,所以也算颇有经验。

乌蓬长老点点头。

“不过是炼制一个高级神器,有什么可看的。”

南禹行看到南漪漪的反应就十分不爽,当即拉长了脸。

南漪漪轻哼。

“是没什么可看的,但人家好歹也是炼器师啊!单单是这一点,就比我强多了呢!”

看起来年龄也不大。

二十多岁的高级炼器师,在他们家族中也算不错的了。

正在这时,乌蓬长老忽然上前一步,神色惊疑不定。

南漪漪奇怪问道

“乌蓬长老,怎么了?”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